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H.H wish-fulfilling Gem Jigme Phuntsok Rinpoche
堪布益西彭措.编述

门措上师和法王如意宝在多生累世中有着极密切的关系,曾做过父女、师徒、金刚兄弟等。今世在愿力的牵引下,又示现为舅父和外甥女的关系,共同作普度众生的事业,且门措上师成为法王的最胜补处。需特别了解的是,大密虹身成就的喇荣道场为莲花空行会聚的圣地(也叫莲花空行会聚洲)。在法王圆寂之后,门措上师成为道场的法主,肩负起莲师法脉的灌顶、引导等重任,所以门措上师的事业实际是法王事业的延续。为了认识上师如海的功德与事业,我们先从法王的传记讲起。

根据密续、授记、传记记载:法王曾是普贤王如来于密严刹土法界宫转光明大圆满无上法轮时的结集者——勇士金刚藏;三十三天大圆满教主天王之子——德瓦桑炯;金刚持尊前结集密教者——智藏菩萨;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姨母——众生主母;大持明者嘎绕多吉降临人间弘扬大圆满时的母亲——德丹旺母;阿阇黎蒋华西宁的首座弟子——如意贤婆罗门;莲花生大士于印度八大尸林传授无上密法时的继承法太子——释迦莫扎;莲师在尼泊尔修殊胜悉地时的成就者——哲纳麦扎;莲师在西藏时的二十五大弟子之一——降魔金刚;后弘时期克什米尔的措普大译师——香巴华。在宁玛派的传承上师中,例如大持明者郭吉得澈坚、其第二世乐旦多吉、第三世阿革旺波、第四世伏藏大师班玛陈列与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等,都是法王上师的前世。

为调化不同根机的众生、弘扬各宗派的教法,法王曾在印藏两地化现为各大宗派的教主。法界金刚大师的伏藏品中授记:“昔日印度罗汉萨革拉,莲师座下降魔金刚尊,萨迦派法王根嘎嘉村,格鲁派中给洛华桑尊,木纳地方根索秋扎等。”这一授记明确指出:法王曾是印度阿罗汉萨革拉(《戒律花鬘论》的作者);莲师座下的大持明者降魔金刚;萨迦派的法王萨迦班智达;格鲁派教主宗喀巴大师的大弟子克主杰;木纳(1)地方的根索秋扎。

伏藏大师离垢觉性金刚的伏藏品中也记载:“尊者昔日是帕思巴法王、明朗教主德达朗巴、大瑜伽士拉龙华多、大伏藏师列绕朗巴等,列绕朗巴再过五世将成为时轮金刚军队的主帅,统领五万眷属降临人间消灭外道,凡与之结缘者均可往生香巴拉刹土。”

释迦佛早在二千多年前就于《文殊根本续》中授记说:

名为阿字大德者,受持佛陀之正法,

具慧功德诸尊敬,授记获证正等觉,

将悟我之大菩提。

其中的梵文“阿”就是指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梵文全称“阿白拉江嘎 ”)。

莲花生大士也在《甚深幻镜》中预言:

我子降魔金刚者,将于康区新龙地,

潺潺缓流江河畔,巍巍三峰雪山前,

龙年降生密咒师,成为列绕朗巴尊,

修持无上密乘道,开取诸多伏藏品,

倘若缘起自然聚,遣除浊世诸灾难,

广弘显密之教法,伏藏大师于人间,

住世八十一周年,七位弟子证佛果,

一百五十名眷属,获得中等之成就,

结缘众生四千余。尔后转世之灵童,

鸡年诞生于多康,名有阿字通三藏,

教法住世三千年,九百获得大成就,

随行瑜伽六千余,结缘众生有七万,

大师年寿八十六。后世降生于卫藏,

虎年诞生名吉祥,住世三十三周年,

教法住期二百年,三名弟子得成就,

结缘有情千余众。此世再过三世后,

又于康藏交界处,龙年生在富贵家,

具足善巧之方便,名为无碍金刚力,

成为一切伏藏主,广行弘法利生事。

以前的伏藏大师列绕朗巴在晚年来到洛若寺,对洛若寺的活佛等,赐予殊胜的“莲师猛修火风旋转”灌顶,又对大众说:“再过几年,我会真正来洛若寺。之后会讲闻《经幻心》等显密正法,以讲修来护持和弘扬正法。届时达西喇嘛顿多,你要做辅导员。你们要造一间房子供我住。为使这件大事不出违缘,你们每年要修九天《普巴金刚忿怒法》。”

特别在专门给洛若寺的授记中提及,来世的化身要以七种不变之相来认定。当时写下一首偈语暗示:“处不变正法之源中,光不变璁玉海母里,种不变莲花茎顶上,列绕巴化现胜灵童,年不变妙翅鸡年生,身不变空行坛掌纹,语不变三藏海严饰,意不变亲会法身面。”按照这七种不变的特征来对应,可以确认法王是列绕朗巴的真实化身。

法王这一世诞生在“紫媚曲列”,意思是“法源地”,符合第一句。母亲的名字叫做益措,意为璁玉海,符合第二句。父亲的名字是“巴德”,意为莲花,也符合暗示中的“莲花茎顶上”。于此处所、此母胎中、此父种姓,列绕朗巴化现的殊胜灵童将在妙翅鸡年诞生,也与事实相合。法王确实生于鸡年。“妙翅”是大鹏鸟,属于鸡的同类。这是一个重要标志。喇荣佛学院的大鹏鸟标志即是指法王如意宝。密法所修的忿怒尊顶上,也都有大鹏鸟,它能起到降伏魔军、遣除违缘和障碍等作用。

法王的手纹为空行坛城图案。语言特征则更加明显地符合,因法王此生显现为通达显密法海。讲解注疏时,自然流出无量经续的教证。当年,印度的南卓大堪布师徒,前来依止法王。法王叫他去霍西亲近曲恰堪布。于是他向曲恰堪布请求:“能否写一些前译方面的甚深著作?”曲恰堪布回答:“你去找洛若堪布,他睡个觉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他会唱的。”意不变——“亲会法身面”,指法身面目一直存在,常人从未遇过,而列绕朗巴的化身已见到大圆满法身本面。“亲会”指亲自触证。

藏历水鸡年(1933年)正月初三,法王降诞人间。常人出生时为业风所吹,都是倒头降生,法王却头部朝上,出于母胎,随即端身正坐,将胎盘如披法衣般甩到左肩上,口中朗诵文殊咒王“嗡阿RA巴扎纳德”七遍。这一幕惊呆了在场的忠泽等人。

在刚出生时,睁开眼睛,油灯的灯光照来,使眼前出现了很大的光明。

很小的时候,见到牛羊被宰杀,虽然显现上自己没有不让它遭戮的方便,但无伪大悲心与生俱来——为了救度众生,假使要失去自己最爱惜的生命,也毫不在乎。很小的时候,类似于大乘种性完全苏醒的相貌,已完全具足。

有一天,路过卡鄂地方的石形堆时,见到石堆的缝隙里有一个小纸团,就取出来,让一个识字的人读给自己听,纸上写的是《文殊语狮子修法》。结尾有一颂写到:“印度圣境一老人,高龄已至九十九,不识文字勤修持,一日得见文殊尊。”他当时想,这么老的人修一天就达到这么高的境界,像我这样的小孩,肯定能很快修成。于是,以恭敬心和信心修持数天,出现了好几个加持相。从此,不必要别人教,对于拼读等很快就懂了,而且对于众多经论,只要稍微看看就能领会其中大致义理。

从六、七岁时起,前世所遗留的开发伏藏的业习气又苏醒了。什么时候想取伏藏,都能随意取出。甚至在玩耍时也取出伏藏宝箧和佛像等。

此外幼年时,已经现前各种神通,能够通彻地见到山峰或山岩后面的事。尤其从那时起,各地会出现什么好、坏、苦、乐之事,事先就能预知(比如何时发生传染病,或有什么重大变故等)。下至开玩笑中说起的一些预言,也都无不应验。对于他人心中的想法都很清楚地了知。并且有了宿命通,能清晰见知自己宿世在莲师座下闻法的情形;在夏嘎巴上师(2)前听大圆满法、在贡珠云登嘉措(3)前听闻正法的情景,都历历在目。尤其,曾作为格萨尔王的意子——丹哲由吾布美时的情景,能十分清晰地现在心前。

格萨尔王时代的著名大将丹玛是全知麦彭仁波切的前身,为布玛莫扎的化身。藏文里,“丹哲”意为“丹玛之子”,名字是“由吾布美”。记得法王讲述自己前世为丹哲由吾布美的情况时,很明确地说到:“就像想起前两天的事那么清楚,无论在谁面前,我都可以保证说,自己的前世是丹哲由吾布美。”

幼年很小的时候,法性中阴位所现的寂静、忿怒本尊就已经能现在心前。尤其见到众多忿怒相本尊时,显现有些害怕,叫母亲先别睡觉。总之,从幼年起,自现中时时不离寂静、忿怒本尊。

9岁时,父亲去世,家境日趋贫寒。因为生活窘迫,当时法王穿的衣服破烂不堪,自己也经常受到别人欺凌。

一次,在宗采地方(色达五色湖附近)又受到几个小孩的凌辱,他非常伤心,边哭边往家里跑。这时天色已晚,空中乌云密布。不一会儿,大雨从天而降,到家的时候全身都淋透了。

夜深了,他裹着湿漉漉的衣服躺在那里,两眼看着上方。想到父亲这么早就离开了自己,眼泪不禁夺眶而出,不知不觉进入了似睡非睡的状态。

在光明的境现中,莲师现前,一面二臂,手结契克印,是国王游戏的坐式。并对他说:“你不要伤心,也不要厌烦这个世间,等你长大后,会成为不可多得的人才,宛如群星中的明月,受到许许多多人的恭敬拥戴,麦彭仁波切直接摄受、加持你,你未来的弘法利生事业十分广大。”说完就消失不见了。他欢喜不已,得到了很大的安慰。

此后14岁时,以猛利欲求出离三有的心力策进,见到增上戒学妙宝是一切功德的所依,便于扎宗大堪布索南仁钦前受取沙弥戒,法名为“释迦善说贤”。

从此一如世亲菩萨于《俱舍论》中所说:“住于净戒,由具足听闻、思维的缘故,随后趣入修习。”即未错乱闻思修次第,而显现如序如法地实行。首先是,平均每天在心中背诵德格版式那么大的长幅藏文经15页,相当于几百偈颂的量。许多论的偈颂,都背得滚瓜烂熟,同时在诸多善知识座下连续不断地精进闻思,由此智慧得以增胜广大,从而后来有能力为他人广传教法。不但如此,还顿然显现修法的仪轨,如一些赞颂、祈祷等文类,都文雅而义深,教理清晰,具大加持。

14岁时就写过《关于文殊智慧勇士持剑之外内密三种赞文》《慧辩八藏修法仪轨》两个窍诀,及其他注疏等著作。这些都收集于法王著作中。

15岁时,对光明大圆满法,以不共的信心和恭敬心一心贯注地猛利祈祷全知麦彭仁波切。每当念完一百遍祈祷文后,就读诵《直指心性》并如文入观一遍。念到一百万遍祈祷文,观过一万遍文义时,与以往迥然不同——心之本性真实智慧(明空不二、净裸裸之自性)从觉受和寻思的皮壳中脱出。从内心深处断然无疑,从是非的镣铐中解脱,纵使千万智者与成就者前来,也不可有较此更殊胜的所诠义,心中有此甚深定解(即疑根断尽)。

以下为使有缘者也获得祈祷颂的殊胜加持,简要予以解释:

明空文殊童子加持力,性具慧辩八藏全体开,

无量教证法藏自在王,祈祷麦彭不败尊胜前!

首先对偈颂涵义得到深广的了解,才能由此启发信心,随后再祈祷就易于相应。

偈中蕴含修道大关要。初句“明空文殊童子加持力”,指在道上得到根本。“明空文殊童子”是指我们的本性,明空是其相貌,一切妄相消失,又并非如虚空般冥顽不灵,而是有个“明”在。如临济禅师所说“孤明历历”,百丈禅师说“灵光独耀,迥脱根尘”,都是此种指示。

“文殊童子”说的也是这个明空。其中“文殊”译为妙吉祥。“妙”指世俗一切粗涩的戏论本来无有。“吉祥”则是具德,指性中本具四身五智等无量功德。“童子”表示无为法。并非因缘所生,故而没有生灭,也没有增减、迁变,常恒如是,称为“童子”。“加持力”既可指文殊至尊的加持,又可说由自己彻证本性而现出力用。

起到何种力用呢?颂曰:“性具慧辩八藏全体开”。“性具”指本性上法尔具足慧辩八藏,并非新生,如芝麻中有油,灯中本有光、色。原文为“意界中的”,译为“性具”。“意界”指如来藏或者性体。恒沙智慧德相无不含摄于本性中。本性为万德或一切相、用之根源,故称之为“界”。藏文所说“在意界中的(慧辩八藏)”,即表明此是性中本具,今由修力脱出,故译为“性具”。正如六祖所说:“何期自性,本来具足;何期自性,能生万法”。那么,本具哪些智慧德相?能否较具体地指示呢?此处紧接着说到“慧辩八藏”,即无论对于教法或证法,性中本有智慧力用,如明记、拣择、了达、闻持、演说、护持,以及常护三宝种性、对无生法得忍力而修习圣道等,都是体性中的力能,是本具的“慧辩八藏”。借顿证的力量,便得以全体启开。

《智者入门》里有一段揭示此中要义:通达如来善说的究竟密意后,自然智的显现如同虚空,以获得自在之故,将启开“慧辩八藏”。也就是说,以不忘念故,有念藏;智慧透彻抉择之故,有智藏;对于一切经义之相无碍通达故,有证藏;一切所闻悉皆记持于心故,有陀罗尼藏;善巧演说能令一切有情满足之故,有辩藏;对一切圣法悉能护持之故,有法藏;能令三宝种性相续不断之故,有菩提心藏;于无生法性获得忍力之故,有修藏。如是获得慧辩八藏。

以下分述其义。“如来善说之密意”,即佛陀演说一切法,都是为令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如果通达此究竟密意,则证得本性。此本性是自然智,而不是假借其他因缘后来才作成,故是本自具足、法尔如是的本体。此自然智在凡夫份上仅表现为狭小的灵知,并都用于颠倒的反面;一旦见知本性、去除垢染,便开始不断发展其性能,发展到充分时,自然智的显现则如虚空般无任何边际地周遍而显发。此时本性已得自在故,自然开出内具的八大妙藏。所以关键在于开悟的力量,它能使本性从障中脱出,令此性分光明日益显明。当极为显明之时,八种妙藏也得以全体打开。

其实,八种藏即是智慧性体大用现前,或本具的力用无碍显出。以往被客尘蔽障,纵然本具却无以显发;当智慧德相显发后,便任运现出不思议妙用,此处以八大藏而作归纳显示。因此,“慧辩八藏”是大智慧的八种大用,修证至极处,便全体开发,即是实证佛果。由此从无边际周遍的虚空法界中出现不可思议的智慧力用。

分别言之,一切时处明记不忘,从无一刹那失却正念,恒常智慧明了,称为“念藏”。

对一切差别法,以智慧都能确认抉择,称为“智藏”。即开根本智后,继开后得智,世、出世间万法,细至毫厘,无不悉见。例如对六道的每一种类众生,是何种业行、果报、根性、意乐等,自相或共相,无不毕见。

大智慧脱出时,对于无量经藏之义无不了达。以前看经不明其义,此后则如见自己屋中的物件般,无不照了证知,称为“证藏”。即法义如何,心中自然证知。

再者得到“陀罗尼藏”,指所听闻的一切法,都能明记在心而不忘失。也就是获得了无量法义总持之成就。

又在演说正法方面,自彻证本性后,便能善巧称性演说,无碍无阻。且心极灵妙,说法恰合来机。针对不同类众生,任运说出相应之法、语言,以种种方便使之当下相应,心得满足,即为“辩藏”。内涵为四无碍解,无论法、义、辞、辩何事何法都通达无碍。因而说法时如云如雨,毫无滞碍,且恰如其分,无不合机,实际都是智慧极灵妙、无碍的起用。

再则,对一切小、大、密三乘无量法海,都能真正做到护持,即是“法藏”。也就是说,一旦开了大智慧,就能够对于三乘法海完整体系中,每一个次第、每一层面、其上下差别处、圆融处等,无不了然于心。由此方能真实护持佛法。反之,若未开启此智,仅仅依文解义、鹦鹉学舌,并不能真正护持佛法藏。

第七、获菩提心藏,指能使三宝种性相续不断。如同《无量寿经》所说:“护佛种性,常使不绝。”“菩提心藏”,指光明本性,或无念的灵知,也就是三宝种性。以自身彻证本性故,能恒时护念此种性而不令断绝,即称为“菩提心藏”。

自彻证后,便知诸法本来无生,得到了无生忍力,则具足“修藏”。这是开悟后起修的无量功德。严格言之,见道前尚不名真修,由未见本性只如盲人一般,哪里能称性而修呢?见道有如开眼,开眼后便知如何行道,此后才是“真修”。彻见本性,见到万法本无生,就能在境界中无碍无著,念念修习圣道,具足修藏。

如此以智慧光明极为显明的缘故,性中本具的慧辩八藏全体启开,开出无量的念藏、智藏、证藏、陀罗尼藏、辩藏、法藏、菩提心藏以及修藏,由此能够任运成办自他二利。

此种智慧量如虚空,对于无量教、证二法,无碍无难地自在而转,因而成为“无量教证法藏自在王”。这是称赞麦彭仁波切此生显现出的功德。对显密任何教法都能依理自在地建立、开演、断除疑惑和抉择要义,以此种大智慧,还造出了许多如纯金般无垢的殊胜法宝,建立了显密正法的法幢;在证法上,则无论任何法,都能够自在修习,证量圆满,因而称为“教证法藏自在王”。

尊者还由此得名为“不败尊胜”。这是指已无余降伏四魔,成为自在万法的法王,在任何辩论等中都能胜伏对方,立于不败。故末句说到:“祈祷麦彭不败尊胜前”。原文写的是梵文——“阿泽达波扎雅”。“阿泽达”就是“阿逸多”,是无能胜或不败之意。“波扎雅”意为尊胜者。若如此体会到麦彭仁波切具无上智,便会生起极大信心而作祈祷。

实际上,法王当年的祈祷并非简单地念一念,或漫不经心地翻阅法本。传记中讲法王在至心祈祷一百遍后,便按《直指心性》如文作观。这实际是根本的修法,一来,以祈祷上师作为开发本性的增上缘;二来,自心入于胜观而安住。由这一百万次的祈祷和一万次的入观,终至获得大悟。

以上四句颂实已指示修证关要。初句为证体,后句即启用。正如唐代仰山禅师开示大众时所说:“但向自己性海如实而修,不要三明六通。”何以故?他又说:“如今且要识心达本,但得其本,不愁其末;他时后日,自具去在(即自在具足)。”即只要证得心性此根本,不愁得不到枝末,有根本就必有枝末。证体后消除盖障,本具的无量性德自能全体开发,因此说“他时后日,自具去在”。

再从自他二力合修而言,至尊麦彭仁波切的法界心遍于一切处,只要至心、恭敬地祈祷,请得尊者的意传加持入心,具此开发助缘,随后依《直指心性》入观,便易于相应。在达到修量时,则豁然开悟。

总之此处无论祈祷或如文入观,都要用心心相应的方式。明空文殊童子本是不思议境界,不必用寻思、分别,而当以信心、恭敬来相应。

简略讲述祈祷文的涵义后,以下再回到传记上来:

当时法王很年轻,年方十五,但已经达到很高的证量,全知父亲与自己的心完全相应了。

虽然这以后已不必辛苦地向外寻觅善知识和闻思修法教,但为了使众生对依止善知识发起难遭难遇之想,并对求法生起殷重之心等,便以身垂范,亲近诸位善知识,为求正法经历苦行,在诸位上师面前闻受了诸多法要。通过比量不难推知这一切都是为众生而示现。

法王自彻悟后就能在梦中识梦,以及在梦中自在地幻变,幻变中又能归于光明本性,并能在光明中持住幻身,去十方刹土,在众多佛陀面前求法。证境之中,夜晚的一切周围境相都如白昼般朗然呈现。

16岁那年,当听到托嘎如意宝的尊名时,全身汗毛竖立,泪水溢流,心中暗想: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去依止他老人家。于是和同乡土巴商量,一起去石渠求学,依止托嘎如意宝。但由于母亲卧病在床而不忍心抛下,就暂时放置了这个念头。到第二年母亲去世,他想:父母已去世,今后除了正法我再没有其他依恋,我一定要去寻找上师。

不久,他和土巴踏上了前往石渠的路。

18岁到达石渠江玛寺,开始如法地以三喜依止托嘎如意宝,得到上师共与不共法教的传授,圆满无余。尤其大密宗金刚乘方面,能成熟之灌顶、能解脱之引导,诸多的窍诀和传统法规,以及大圆满法的道体及支分,无不得到满瓶倾泻般的传授。

22岁时在托嘎如意宝等前受取近圆戒。住在江玛寺,六年前后,十分精进地求法。如是在托嘎如意宝为主的诸多上师前努力求学,完全通达了自他诸宗法教的关要,到达了多闻广学的彼岸。这不只是停留于口头言说,而是对九乘法教中各自见、修、行、果的要义,以及如何依圣教建立、依正理抉择、如何提取教授关要等,都能凭四理及授予诀要而无碍建立及抉择。(1)

整个显、密教和大圆满心部、界部、窍诀部,乃至窍诀部中的外、内、密、极密四层,一切都在明空的证量中自然显现大量金刚句。现在我们看上师的著作就很清楚。

如是首先经由闻思的抉择而确定法义,其次按照闻思所决定的法义,从最初的四种厌世心开始实修。尤其以内密三乘(玛哈、阿努、阿底三约嘎)作为实修的重点,终至获得高深成就。

例如在属于方便的生起次第上,“现有本来清净、本自是佛”的正见已达究竟。依正见起修,行持的是一切显现和行为都现为身智游戏的圣尊身之瑜伽。修量上已达到完全明显的最究竟程度。持诵本尊咒达九亿多。由上举例可知,法王当年对于各种生起次第,无论见、修、证都已圆满。故而对于行持息、增、怀、诛四种事业,全都获得无碍能力。

其次,在属于智慧的圆满次第方面,内之金刚身方面,也切合要点而实修,使不清净的风、明点、心得以消融,中脉中的融乐智慧现前炽盛,明点丝毫不漏不坏,对于圣者出世间的清净戒获得自在。

彻悟本面后所成的自住之“定”与本面自明的“见”本来不二。如是无功用光明大圆满、本来清净的“彻却”与任运成就的“托嘎”的光明本性的妙力得以圆满,在增上觉受之瑜伽上已得坚固成就。

如是修成后,一切显现都现为经法。除天文学外,在共同五明方面,并未特别学习,而自然从修慧明界中无碍流现。

有一次,智慧中显现出把“医学八支要略”的诀要摄归在一起的一部论典(“八支要略”是古印度医学的一部重要典籍)。虽然法王显现上根本没学过医学,但从明界中自然流露。由于时代原因,当时没有记录成文。

又一次,法王心中现出一部梵文声明学大论,将近五百张。这是一部把印度当年著名的三部声明学要义合集一处的大论,多数都已写下。在接近尾声时,因为不得不参加一个世间会议,结果破了缘起,成了不完整的一本书。

在天文历算方面,显现了一部将“吉祥时轮金刚”和“战胜密义”的要义综合起来的论典,名为《花鬘庄严》。现已收集在“法王全集”中。

在撰写这部论时,瑞相纷呈。当天早晨动笔,空中现出许多祥云,又呈现形相各异的彩虹,或为竖线状、或为斜线形、或为圆圈等,有许多形状。在这些彩虹中间,显现了以天界、龙界和藏地文字写出的各种能表示吉祥时轮金刚续义——乐空不二的“明点六字”及“大空五字”。当时大家都有目共睹。

尤其出现前所未有的很多鹦鹉、八哥、画眉等鸟类,不计其数。众多的鸟儿不断从喉间发出各种鸣唱,此等自然显现的许多供品荟萃一堂,均非人力所造。稀奇的是那些八哥和羽色碧绿的鹦鹉,不断地从口中发出表示“乐空不二”的“明点六字”与“大空五字”妙音。

中午时分,森林中飞来了当年第一次的布谷鸟,它们不断地欢唱,仿佛在迎接一个异乎寻常夏天的到来。空中回响着鸟鸣声时,又响起雷声,普降甘露雨。人与动物都自然沉浸在幸福、快乐中。

特别是上师的内证当中,很多藏地根本没翻译过的“时轮金刚”偈颂显现在心里。当时有无量空色境相现前。

当日恰逢结集《吉祥时轮金刚续》的日子,和世尊当年为有缘眷众传授时轮金刚法门的年、月、日完全一致,而且和佛当年讲解《摄集时轮金刚之大续》的月和日完全相同。这些都绝非故意凑集,而是自然遇到。上师是在如此极稀奇的因缘中造出了这部论。

以上仅是举例。对于名言的众多学处,法王以智慧已完全照见、达到究竟,犹如无尽的虚空般增胜、广博。但法王认为写这些名言学处的东西,必要性不大,以此密意,并未留下文字。

一般而言,法王的善说并非如寻思者由正理观察、参考众书而写出。显现上,法王祈祷上师和本尊,在定中自然显现。一旦现出则如河流般相续不断,手也需要不停地写。此外,不须费力参阅相关的任何一页书。

当流露时,对于文句上是否通顺、合不合理、法义的关要上无有相违等问题,根本不必观察,也无需对照其他论等。甚至年青时,边和别人谈话边写作,像幻化师随意幻现那样。法王的很多弟子都亲自见闻了这一点。而且在写作时,假使有少许漏掉的词句,乃至未结成文字前,这些词句就一直在心里现,如果不快点写下,就好像会不舒服那样。写下的每一篇东西都和教理相连,都是文美、义深、加持力很大的极稀有法宝。

法王曾说:“我年轻时写的这些道歌,和米拉日巴尊者的道歌很相似,不夹杂任何分别寻思,也不经任何勤作,从智慧中自然流出,一挥而就。如果全部记录,一次可以写几本书厚的道歌。”

一般来说,法王的著作是首先在心中清楚地显现文句,乃至未记成文字期间,好像身体不舒服。正撰写时偶有个别词句模糊不清,但通过祈祷上师本尊,以心和智慧相合,很快就会现出。

法王还说:“我写这些唯是持明传承的加持入于心中,如此任运而现,绝非分别心臆造。除此之外不观察随意而写的,一个也没有。因此,这其中有许多必要。但现在缺的是修法的人,而不是法。所以还是以往昔的智者和成就者的著作为主。”

总之法王喉间受用轮之脉,以文字云清净后,意库显现为论著——纯是此种方式。不但著述,包括讲法也是如此。有时讲法对某些论的难点似乎心中不现,但当下安住“实相定”,就会全部了解。此等讲述和论著的内容,不但和显经密续不相违,而且是直接开示此等教法的教授关要,因此和无垢光、麦彭两大尊者的金刚句全无差别。而且就时代而言,它的加持和必要性更为殊胜,因为此等著作都是随应当代因缘和根机而显现的。

26岁时藏地发生巨大事变。法王在康巴下区的狮堡山搭起一间小兰若。对一些能舍弃今世的合格弟子,传授了显密法要,尤其对于以强力使明空法身之密意现前的甚深方便——《七宝藏》等密法,做了深细的传授和引导。

期间,在一天夜晚的梦光明中,去往铜色吉祥山的莲花光明宫。到达后,在很多持明者和空行母前领受窍诀。尤其是在刹土西方的一处悦意宫殿中,来到邬金莲师座前,享用了大众会供喜宴,并以金刚歌使会众生起欢喜。此后修证上得到许多增长(会供时所唱道歌,现已收集在法王著作中)。

不久出现了大动乱,如法修行的人基本绝迹,只剩名字而已。但以法王修证之力,护法神仍然如影随形般地守护,所以讲法不曾出现任何违缘。

不但护法神守护,而且在梦光明定中,常常出现其他上师嘱咐“何时会有何等人说何种话,你要按这样回答”等。类似之事很多,在此不一一讲述。

藏历土鸡年(1969年)七月二十五日,在喇荣坛城下的紫青河畔,法王搭起帐篷,实修“格萨尔王”上师瑜伽。到第七天的黎明,梦光明净相中,显现一座由许多妙宝合成的城堡。在城堡门口有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子,穿着一件内衬羊毛的黑红氆氇,身上佩戴天珠、珊瑚等许多美饰,像是康巴下区女子的装扮。

女子上前握手说:“我多世的殊胜心友,你来这里,我心里十分欢喜。认得我吗?我是尼穹,是你心上的伴侣,我们到父亲跟前去吧!”说完带领来到一座壮观的殿堂前。

进屋时,看到一人,穿着一件内衬羊毛的黑色氆氇,氆氇上嵌饰着虎皮斜纹,相貌威严,让人不敢正视,稍微有些老相。

在他身体前,左边放着一张弓,右边放着一把剑,都装在套子里。他手持一把锋利的剑,“嚓嚓嚓”地火星迸射,看起来正在磨剑。

梦中见到时,心想:这是丹玛吧!此念才生,顿时涌现极大的欢喜和信心,把头埋在老人怀里,不禁泪水涌流。

这时老者说:“我的爱子!三世诸佛的总集身、南赡部洲的大雄狮——格萨尔王就在我们身边,我们现在到他那里去。”

随后来到一座名叫“如意宝库”的寝宫中,房屋是由自然红水晶形成。进入屋中,有种种悦意的宝物和经函、佛像等极为庄严,床榻上层叠着垫子和衣服。上面坐着一位大圣者,相貌庄严,面色白里透红。右手握着以各种绸带所严饰的五股金刚杵,举向面前虚空,左手持着一个熠熠发光的如意珠,身披红色半月形的绸缎披风。

法王见到时,顿时生起无量信心和恭敬。随后以头碰触格萨尔王的膝盖,祈求道:“大丈夫!您一切身语意功德融入我心,成就广大圣法与有情义利,祈降加持。”说后,格萨尔王右手握着五股金刚杵,在空中来回挥动,同时念着“金刚七句”祈请文,还念了“于此胜处,当降加持;殊胜法子,当灌四顶……”。念完,把金刚杵放在法王头顶上,法王合掌端坐,顿时根尘脱落、能所双亡,现前了明空大光明。

当时,父亲丹玛坐在格萨尔王身边的一块四方藏毯上,空中自然显现各种供物。法界空行母尼穹唱着金刚歌,大家都生起欢喜心。唱完,尼穹行礼告别,对法王说:“(我们)走吧!”正准备走时,法王就从梦中醒来。

法王说:后来我在铁狗年六月四日晚上,认为是见到了伏藏大师拉那朗巴。梦现中,他对我说:“以前你在梦光明中,格萨尔王和大将眷属聚会时,尼穹唱的那首歌,现在谁唱的话,加持也极大。”我感觉梦中是这么给我讲的(尼穹空行母吟唱的那首歌,现收集在法王著作中)。

十七胜生周土蛇年,藏历十一月十一日上午,在法王的净相中,面前的虚空,光明无际。光明界中,显现南赡部洲的大雄——格萨尔王,白色皮肤,骑着赤红马。在虚空的上中下三处,分别有天、龙、神三部大军,还有一千九百位勇将和他们率领的部属,成千上万,全都现量见到。

因为这次净现,法王当时就显出《勇士大笑声》仪轨。具体情况记录在法王著作里。

十七胜生周火兔年(1987年),法王说:“我小时候就特别想亲自去五台山。”特别是在火虎年(1986年)的春天,授予《文殊幻化网》的灌顶中,在降下加持时,灌顶的圣尊现身降临,对法王说:“如果你去五台山,会产生很大的弘法利生利益,所以应当去。”如是授记时,外在出现了一些稀有瑞相,大家都看到了。

之后法王在各地劝念文殊心咒,总共达四万多亿。法王说:“在去五台山之前安排念文殊心咒,有两个目的:一、让你们在护持佛法和闻思修上,能很快开智慧;二、能和文殊智慧尊接近,并得到殊胜加持。”

第二年(即十七胜生周的火兔年)正式去五台山。途中到了四川峨嵋山和乐山等地,朝拜圣地,并念诵《普贤行愿品》发愿。

随后到了北京,和班禅大师会晤。法王说起自己整顿僧团和建立正法法幢等的情况时,班禅大师特别欢喜,而且予以赞叹。当时以班禅大师为主,给喇荣道场提名为“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期间,法王和班禅大师一同到北京佛牙塔前,为成就弘法利生的大业,共同发下殊胜宏愿。此后便从北京前往太原,朝拜五台山。

跟随法王前去的有康巴、安多地区为主上万的藏人和汉、蒙等各民族同胞。法王赐给大家《三主要道》、《道次第摄颂》、《佛子行三十七颂》等法要。塔院寺里,有一座以佛舍利装藏的大白塔,大众主要是在那里共同念修了三百万遍《普贤行愿品》,以广大发愿印持此次朝圣的殊胜善根:凡是结缘者全部往生极乐世界,以及令圣法兴盛、群生得乐。

为了总体上兴盛佛法的利益,在菩萨顶的寺院等中,还造立莲师、阿底峡、宗喀巴等多尊圣像,并如法装藏,在圣像上做了各种庄严。

如是,在文殊菩萨的刹土——五台山,同去的那些人都结了很好的善缘,从此出现了今生、来世安乐之道的开端。

有一天,法王突然去了对面山上的一所寺院。当时,有非常稀有的七个童子到上师面前听法。听完法,忽然消失,不知去向。

那附近有一个善财洞。法王在洞中持续21天,以特别严格的方式闭关、安住。四月二十九日早晨,在意的乐空金刚中现起无量净相,与空性不二的周遍虚空的金刚本体中现出有相文殊童子。法王在文殊圣尊前祈祷,无论兴盛佛法还是利益众生方面都获得究竟,乃至虚空未尽之间,恒常随学文殊智慧勇士,精进成办众生利益。同时唱了《亲近文殊童子发愿的金刚道歌》。

此后来到东台的那罗延窟(早晨在峰顶能见到大海的那个洞窟)。《华严经》中记载,文殊菩萨恒常安住在此洞窟中。法王便在那罗延窟进行为期两周的闭关,昼夜都处于光明显现中,没有一刻间断,纯粹是这样度过的。

在法王心的中央——童瓶身的刹土中,自明的文殊勇识,对如海般的明念眷属,以主伴不二的方式转妙法轮。从此妙力当中,对于普贤王如来的心印秘密,从根基上安立起来的玛哈约嘎的续、阿努约嘎的教、阿底约嘎的窍诀等许多法宝,全部在自心中自然现出。包括《文殊寂静修法之传承祈祷•信心妙药》、《文殊寂静修法仪轨•速赐加持》、《文殊寂静修法之灌顶仪轨》、《文殊寂静修法之支分引导•手中赐佛》、《文殊寂静修法之支分•增智丸仪轨》、《忠言心之明点》等一整套的法宝。与此同时,格萨尔王和他的眷属勇士众,发誓协助法王弘法利生。而且对跟法王有缘的诸心子,在降临证悟的意传加持等方面给予顺缘,如是发了金刚誓愿。

由于善业和愿力等会遇,因缘已和合,因此上中下三种根机的弟子相应出现了许多外、内、密瑞相。有的是在证量中,有的在觉受中,有的则在梦境中。外相显现了身之手印、语之文字、意之文殊手持的宝剑、法轮、金刚杵等各种相,内相则有前所未有的乐、明、无念殊胜觉受;密相则是见到光明大圆满了义文殊的本面,从而获得陀罗尼、三摩地等如海功德。再者,不仅出现瑞相,且非经刻意拼凑,而是自然形成了某时在自现报身刹土中师徒不离、聚会一处的缘起。

那段时期,也有一些有权威的非佛教徒等来干扰。结果,法王的心自在无碍,不但可胜伏他人的境相,而且自在地给有缘者做许多成熟、解脱的灌顶和引导。在此期间,恶缘、违缘全部转成顺缘,有如是极稀奇的事业自在相。

总之,法王率领千万大众,朝礼文殊道场,共同念诵、修法,并在闭关期间现出众多甚深、秘密法宝,大众也出现了各种感应相,由此名声传遍了亚洲、美洲等地。其次,显现上也是文殊智慧本尊完全摄受了法王,这是内的自相。外在显现的则是能转一切、不为一切所转。一切无不表明法王已经得到大自在。所以,各种人与非人并没做到违缘,这也是无比稀奇的传记。

此后法王来到南台一所有石头法座的清凉寺。当时正值夏季的第一个月,初十那天在寺中做了“文殊会供”。就像《清凉山志》所说的“文殊菩萨幻出无量光明”,整个虚空中立即遍满了虹光。当时大众共同目睹,叹为稀有。

法王未亲自朝礼五台山之前,依靠梦中的幻身去过三次。此次到了五台山,法王便说:“我很熟悉这些山,这里的地方全部认识。”尤其在善财洞安住期间,某一天的座间说到:“以前我在梦中来到圣地,好像到了中台附近的那个地方,如果是的话,那里有一尊只剩头部的破损佛像。”等等,讲了这些情形。随后派人去看,果然有这样一尊佛像,于是迎请到喇荣山谷对面的心宝山,供奉在文殊殿里。此外,因为有弘法利生上特别的必要,法王在五台山期间,前后埋藏了很多佛像和宝箧。

法王曾说:“我本人从小时候四五岁起,就是这么想:‘凡是与我结缘的有情,我能不能接引到极乐世界呢?’后来,我得到大成就者第一世多竹钦仁波切香秋多吉(菩提金刚)在两百年前写的授记书,那里面说:‘单坚阿拉木天喇荣沟,邬金莲师化身名晋美,彼于菩萨四众眷属中,广弘显密教法如明日,利生事业顶天立地也,清净所化眷属遍十方,凡结缘者皆生极乐刹。’里面讲到我自己的名字、喇荣的地点、眷属弟子的种类以及出现的兴盛佛法和利益众生的情况,还有,凡是结缘众生都往生极乐净土的情况等等,现在我们亲眼这么见了,也没办法写出更具体的授记文字来——这篇授记在我手中拿到之后,我鼓起了百倍勇气。

“以后,我在各地大力倡导持念阿弥陀佛圣号,是这么做了的。

“再后来,带领一万余藏人到汉地五台山,大家一同为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念诵了大量《普贤行愿品》。其中有一天,正当大众念诵《普贤行愿品》的时候,我观察缘起。当时大众在塔院寺念诵《普贤行愿品》,法座安放在寺院里,我走到法座边上,左脚踏上法座的梯子时,大众正在念‘于诸惑业及魔境,世间道中得解脱’,在我上了法座的同时,刚好碰上念‘犹如莲花不著水,日月经行不滞空’(藏文直译),从这里就形成了即使在五浊恶世期间利生事业也像日月不滞虚空那样无碍成就的圆满缘起。”

后来法王在印度菩提伽耶金刚座,配合积累资粮的种种供养,以《普贤行愿品》为主发了很多愿。在因缘成熟之际,法王普遍弘扬净土法门,劝导大众念诵阿弥陀佛名号,多次举办极乐法会,一次是在喇荣沟山脚下的草坝上,人数达到四十万人;一次是在道孚,人数达到六十万以上;一次是在新龙,人数达到七十万以上。

1989年,法王来到拉萨大昭寺,拜见代表释迦佛的觉沃佛像时,想起大悲世尊的稀有事业和浊世众生的苦难,大悲心无以抑止,声泪俱下,猛利地祈求佛陀加被,使佛法兴盛,有情得到利乐。尤其是发愿:凡和自己结缘的众生,都往生极乐世界。随后,稍许安住在无缘大平等上。最后在净相中,觉沃佛的脸微笑着注视过来……然后法王说:“以后你们也应当发愿往生极乐世界,这样的话,我们全部得到了在此生命终无间往生极乐世界的授记。”

某年夏天,再次来到木纳根桑曲扎的道场,并赐予大众“四心滴”灌顶。一天,法王登上古屋地区一个名叫“如意天顶”的神山,然后说:“我肯定暂时不会来这个不清净的刹土……这以后是去极乐世界了。”随后对大众广说如何发愿往生极乐世界。

土蛇年九月一日,法王说:“今后我们大家要在往生极乐世界的发愿和行持上一心一意地做,要精进地积资净障,圆满念完一百万遍弥陀圣号。你们有上师和文殊本尊无二的信解,在这前面祈祷往生极乐世界,这是决定不欺诳的。对我来说,如果没这点把握,绝对不会做这么多大众的住持。”此后,从各地邮来的发誓修念金刚萨埵、百字明和弥陀圣号的信函,犹如空中降下的雪花那么多。如是做了引导无量众生往生极乐世界的事业。单单这一点也超出了分别心的行境。


(1)木纳:指道孚、康定等地方。

(2)《光明大圆满大鹏展翅》等的作者

(3)《口诀藏》等五藏的作者

(4)即对各宗法要之见、修、行、果,完全能依教理及窍诀建立起来,并指示其中的要义,如此而护持一切法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