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第五品 远传经幻心

《藏密佛教史》 ︱ 第二世敦珠法王[著] ︱ 索达吉堪布[译] ︱

雍敦巴

雍敦巴:种族为兰,木猴年出生,从孩提时代起就具备圆满的智慧。总体来说对一切法相无所不知,尤其是精通《大乘阿毗达磨》。在新旧密宗方面智力十足,特别成为噶玛巴自生金刚的得意弟子。在宿·香巴桑给面前圆满得受了《经幻心》的窍诀,而成为讲解这方面的伟大语自在者。他对《密藏续》作了《明镜疏》,讲解的能力远远超胜他人。

他在宿·香巴桑给从刚瓦释迦白面前听受大威德法门以后一直跟随在他身边学修。在幻轮降伏事业等方面尤为擅长,而且具有强大的威力。

后来,对于害死宿·香巴桑给的苯波徒,他旋转大威德轮使他的人畜连同舍宅一扫而光,片甲不留。当时他也造了“降伏师敌唯有我……”偈颂。

在他年青时,奉诏到了汉地,也造了在这个世界上前所未闻的禳解术。当时个别地区出现大旱灾,他又奉诏使天降大雨,由此发挥出自己的能力。皇帝龙颜大悦赐予丰厚奖赏。他带着这种殊荣回归藏土。

他的所有财物,并没有赠送认识的人及道友,只是为了母亲供养上师和僧众。

成为布敦仁波切的传承弟子后他对《时轮金刚》极其精通,他用雄鹰翎把水袋穿破,而水却一滴不漏,他赤身裸体接触燃烧的铁也不受伤,六层石头所成的墙面经他抚摸即变成大岩墙,诸如此类的众多缘起他都了如指掌。主要由于噶玛巴自生金刚赐大安慰他才开始实修总的窍诀,尤其是大圆满法。获得了《方广庄严经》中所说的八种辩才,以善说满足一切有情愿望的广大辩才彻底解开之后,撰著了《显密成佛有别》的论典。雅德大班智达见到此论后生起无比信心,师徒十五人到他面前恭敬顶礼。

他下半生于凑巴秋隆巴面前受比丘戒,原名多吉白改为多吉华。他住在不丹、彭波大山、热德岩等地讲经说法广泛利益他众。八十二岁木蛇年圆寂。

达那卓玛瓦桑哲多吉

达那卓玛瓦桑哲多吉,是依靠宁玛密法获得成就的哲坚之子,木羊年出生在达那内萨地方。在宿·香巴桑给面前广泛闻法,尤其对《幻化网》最为精通。在兰涅擦巴索南滚波面前得受幻化网灌顶,智慧与事业令人难以测度。

他一心向往寂静处,在雪玛桑给地方专心致志修行大圆满心滴法门,达到了觉性如量的境界,平等畅游如海佛刹。

扬温的宿·释迦炯与鸱枭谷的上师桑给巴,从小就蒙他放在身边,精心养育,为此,他们一心一意敬重其为上师,为此他对宿氏种族来说也是有着大恩大德。

共称为香巴全知的兰萨瓦在孩提时代就得受了这位上师赐予众多灌顶、恩赐加持而成为大智者,他诸如此类的加持实在不可思议。

八十二岁火龙年临圆寂时他对儿子说:“我将前往极乐世界,你也要活到与我的年岁同等,尔后来极乐国土。”说完便示现圆寂。

宿•桑波华

宿氏传承和子传承中,宿氏传承是宿哈·释迦炯,他的父亲宿·桑波华在世时期,接受皇帝弯颜特汗的昭书,并得到赏赐,后来奉诏前往汉地。起初作为皇帝的诵经师,他以其超凡绝伦的威力和咒力,能保护庄稼免遭灾害,用灵器食子能摧毁雷雹等的侵袭。

尤其是有一次,皇宫地德的上空,出现了恶蝎相乌云的凶兆,谁也无法消除它。当时皇帝下诏书,宿·桑波华作了禳解术,施食子,跳起舞,结果乌云散去,诸如此类在边地多次展现出佛法的优胜性,使皇帝生起信心,在他面前请求了真实九本尊的灌顶和长寿灌顶。赏赐给他银子的官印,十三藏升银子,一百五十匹锦缎。在地德宫殿建立密宗。据说当时的四事业金刚橛一直保存在宫里。

就这样,他以此丰富的财产刻版《根本密藏续》、《巴卡释》、《密宗道次第》以及《九窍诀》等前译派的二十八法部。各印一千份发给僧人。而且提供了刻宁玛续全集的物资,诸如此类,对佛教作出了巨大贡献。

后来,国王弯颜特患的风病用热疗法以后就驾崩了。此时萨迦派和宿氏派宗派同心同德,十分融洽。为此,当宿·香巴桑给圆寂的消息送到萨迦法王前,当时他说:“事情不妙,现在要唤宿·桑波华从汉地回来。”其余众人经过商议后便派近侍嘉扬前去迎请。当他到达汉地时,正当宿·桑波华也因染上热病接近圆寂,经过空行护法的加持才表现出稍有好转的起色。当时,在他自己的境界中见到国王弯颜特,国王问:“你去西藏,都给予你什么奖赏了?”他详细作了答复。国王说:“那什么也没有赐予呀。”说罢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后来王妃塔布拉听到这件事的经过,说道:“一见到你就让我想起先皇来。”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其后也赐予了他十升银子。当汉土响铜金刚萨埵佛像和护法兄妹跳神铸像迎请到西藏之时,怙主护法面向西藏跨越七步,由此被人们共称为七步护法铸像。宿·桑波华回到藏地以后为佛教事业,刻了宁玛续全集,护法神也听从他的差遣,现量授记未来之事。

后来,皇帝诏他必须来汉地时,他不愿意去。于是他赠送国王的使者特莫达和嘎热银子等想把他们打发回去。可是他们说:“国王会惩罚的。”不肯离去。他在不愿意去的情况下说出了“自由自在皆安乐,受他控制皆痛苦……”的教授以后去往汉地,只住世到三十八岁。他的儿子就是宿·释迦炯。

宿哈•释迦炯

这位宿哈·释迦炯从小就开始研修父辈祖辈的法要,觉醒了前世的缘分,五岁时在父亲前去汉土迎接的大人物及使者中,零零碎碎、模模糊糊地宣讲根本续,使得众人目瞪口呆。

他从七岁开始住持讲学院。在喇嘛根帮巴面前受沙弥戒,在秋吉索朗札巴面前受比丘戒,法名为释迦炯内。宿巴式之子宿·释迦桑给奉诏而往汉地,得受六十四大升[1]黄金、二十大升白银及内外锦缎二百匹。特王妃也赠送了丰厚财物。由此他对宿氏教政利益颇大。

尤其是宿·释迦炯把嘉瓦大宿法衣片段装藏的、非常精致的文殊金像奉为鸱枭谷寺的主要佛像,并建立起规模宏大的讲学院和修行院。他对财物毫不吝惜,而主要用于作佛事上。

令人见而生信的他这种尊严让蒙古的大人物特莫达也生起信心而在他面前求长寿灌顶……能使人生起虔诚信心、具有大菩萨本性的他,依止了色桑列钦、嘉瓦荣、嘉扬桑哲多吉、萨迦派的后裔、宿氏著名的大师为主卫藏后藏具有智慧卓越、戒律清净、人格善妙的大德,认真研修了显宗三藏、所有新旧密宗的论典及窍诀。特别是着重探究《现观庄严论》、《入行论》、《时轮金刚》、《普作王续》、《幻化网道次第》、《密藏续》、《巴卡释》,是人们公认的大智者大成就者,后来成为宿派多的唯一教主。

他在卓钦桑多面前听受《经·集密意续》灌顶时,供养了汉藏的衣物、厨具、五十斗青稞等为主的供品,传承、实修都已达到究竟。为了得到印证,他又再次供养大匹锦缎和黄金令上师欢喜。在他的境界中极其明显地见到释迦佛、黑日嘎五部佛。而且他撰著了《集密意续释》等大量论典,对《经幻心》教法作出了卓越贡献。

他培养了卓玛瓦之子桑吉仁钦、涅巴德勒巴等光显佛法的众多弟子,三十八岁时圆寂。也有涅巴德勒所编辑的教言。

 

[1] 大升:旧时,西藏某些地方使用的一种广底狭口的容量器具,较一般藏升大二、三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