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甲初 总说世间中佛法如何而来的情况

《佛教史大宝藏论》 ︱ 布顿大师.著 ︱

 庚二 依大乘之规而说。众生传说,在王舍城南方“毗玛那婆嚩哇”山中,集会菩萨十个十万(即百万)众,由妙吉祥(即文殊)主持结集《阿毗达摩藏》(即现对法藏);由弥勒结集《毗奈耶藏》(即律藏),由金刚手结集《经藏》。清辨所著《中观心要八十颂释》中也说:“大乘为佛所说,而根本的结集者,为普贤、文殊、秘密主(即金刚手)、弥勒等大菩萨。非如我等的根本结集者为声闻大众。因大乘之语教,非彼等(声闻)的行境。”《十万般若疏》中也有“金刚手菩萨为结集千佛教法者,秘密不可思议……”等语。《金刚手灌顶续》中也说:“金刚手菩萨为结集者。”所以经言:“金刚手菩萨对弥勒等诸大菩萨,作如是言而结集。”

己二 所结集教法的情况。分三庚目:庚初 教法能住世若干时间;庚二 悬记教法住世时所出住持教法的有情;庚三 得悬记者对佛教法所作的事业。

今说庚初 教法能住世若干时间。有一部分持律师说:“《毗奈耶杂事》中说,佛的教法能住世七千年,由于度‘摩诃波阇婆提’(佛的姨母)出家的原因,减短二千年,而只能住世五千年。”这种说法和《杂事》中所说住世千年,是相矛盾的。《贤劫千佛经》中说:“教法住世五百年,像法住世五百年。”即一千年。《俱舍疏释》的《金鬘论》中也说:“大王!您于梦中,见召集大众,作诸恶语,并惩罚加害等,是何因缘?”王说:“此为释迦世尊的教法住世千年,后来由于邪恶论说与惩治因缘,而有使教法毁灭的预兆。”又《俱舍论自释》中也说,佛法住世千年。其他还有人指出《金鬘论》中就是那样说的,而在《阿含经》中说是长久住世,也就是住世千年的长久时间。《报恩经》中说:“如来若许可度女人入佛教法,正法将提前五百年被毁灭。以此因缘,如来的密意未思及诸女人入于佛教。”这是说,由于度女人出家,以致佛法住世减短五百年。《无尽慧菩萨所示经释》中对于末后五百年中“末后”的解释是:例如以人寿能活到百岁来说,活到五十岁之间,为增盛时期。在这时期,身体、智慧、能力等都旺盛发达。过了这五十年,到后阶段的五十年,是减弱时期。在这时期,身体、智慧、能力等都将衰弱减退。如是释迦能仁的教法,证果与极盛时期,为一千年,住于此赡部洲中。复将这千年,各半分开,前五百年确定为旺盛时期,后五百年则确定为衰减时期。又《月藏经》中说:“我灭度后,像法住世两千年。”以及《大悲妙法莲花经》中说:“我灭度后,正法住世一千年,像法住世五百年。”这是说教法将住世一千五百年。《金刚经注释》中说:“所谓最后五百年,是五个百数的聚数为五百。”即是通称佛的教法,将住世到五个整五百的年数。因此,“最后”是分别(五个的最后)而说的。又《佛意庄严论》中也说:“薄伽梵释迦牟尼的教法,将住世五个五百年。”这类说法,是说教法住世二千五百年。《十万般若注疏》中说:“教法住世五千年。”是将每千年各分为半,因此为十个五百,而作为十品。此中第一、第二、第三等三个五百年中,如其次第出有许多阿罗汉、阿纳含、须陀垣[122]。故此名为阿罗汉品、阿纳含品、须陀垣品。即是“悟解”三品。续为第四、第五、第六等三个五百年,如其次第出有许多具足胜观、三摩地、戒律等功德的人。因此名为胜观品、三摩地品、戒律品等,即是“修三品”。继为第七、第八、第九等三个五百年,如其次第出有善巧《现对法》、《经藏》、《毗荼耶》等的许多导师。因此名为对法品、经藏品、毗奈耶品等,即“教三品”。第十个五百年;由于仅有出家相,而不具足正确见行,因此名为“唯持相品”。此即最后五百年。阿阇黎妙吉祥称说:所谓十个五百年,即是指通“达对法”的三期。即修的三期,教的三期和“唯持相”的三期。初三期又名为“果时期”。帕巴嘎尾协业(圣喜友)所著史籍中说:“赡部洲的人寿由下减到十岁时起,至上增到人寿六百岁时,薄伽梵释迦牟尼的教法将能存在到这样长久的时间。”至于说教法住世一千年、一千五百年、二千年、二千五百年等说法,显然是不了义(即不彻底的)的说法。而密意的根本,是针对修行等的衰败而言,如《佛意庄严论》中说:“正法的衰没,是修行完全衰败之故。”又《金刚经注释》中说:“正法示现败坏相,是对教法的信解、阅读、念诵、领受经教、说法、听法、思维等产生动摇之故。”所以其目的是,使应化有情生起忧感而警省。又如《无垢光母授记经》中说:“我灭度后,二千五百年时,于赤面疆土,正法将兴。”此与无著菩萨昆仲等的授记,是相矛盾的。《俱舍释论》中说,教法长久住世,是说千年以后,还能住世。所以应认为此种理解(千年后还能住世)为正理。

关于住世五千年,是了义(即决定的或真实的)的说法。其中若以往昔的年代而言,阿底侠尊者所承认的说法,是说佛世尊于甲子年住胎;乙丑年诞生;已亥年成佛;甲申年秋末上弦初八日示涅槃。而萨迦法王则认为:丁卯年住胎;戊辰年诞生;丙寅年成佛;丁亥年三月十五日或九月初八日示涅槃。其中佛灭度后,一百三十七年,“能喜王”出世。以后,到佛世尊灭度后八百年时,“月护王”出世。由此又过了二百三十一年,“多忘王”出世。此后又过了七百二十四年,延至八百一十四年间,尼泊尔“光铠王”出世。此后又过了二百四十二年,西藏“赤祖德赞·热巴瑾王”出世。在此之前,已过去的年数,共计为二千九百五十五年。这是印度和西藏的历学家,和诸藏王精研计算的。继阿底侠尊者提出的看法之后,钦·朗喀扎的看法是:到丁巳年之间,已过去了三千三百九十三年。因此戊戌年以前,已过了三千四百五十八年。按认为佛世尊辰年(诞生)的说法,大德扎巴绛称在丙子年作“静逝法轮”时,按萨迦班智达所算,那时恰好到了三千三百四十九年的时候。以后,于丁丑年,作“泉源法轮”时,按喇嘛却嘉所算,则已到三千四百一十年的时候。因为壬戌年,是喇嘛帝师恭嗄洛卓绛称在西藏受具足戒之年,在这年以前,已过去的年数为三千四百五十五年,也就是恰在五十六年上。以此来说,果期与修期的六个五百年,和教期中的四百五十五年,都已经过去了。剩余的年数,还有教期中的四十五年,及经藏、毗奈耶、唯持相等的三个五百年,共计还余一千五百四十五年。又迦湿弥罗的“释迦悉利”于甲子年在“措朴”地方所算,以及丁卯年在“素纳汤清”所算,见颂句说:“秋末上弦月,初八中夜分(半夜),时值月落山,能仁示涅槃。”此后又过去的年数为一千七百五十年又两个半月再加五天。未来教法住世,尚余的年数为三千二百四十九年又九个月另十日。如以丁卯年仲春五日计算,及庚午年以“萨迦”所算的方法来说,则应认为壬戌年以前,已过去的年数,为一千八百六十五年。萨迦法王说:“这种算法,是印度‘生达哇’诸声闻报时说佛世尊灭度已若干年数而说的。”又据《一日间农历算法》一书说,这种算法,是根据阿阇黎脱准杰及“邓杰达波”所作算法,依摩揭陀旃檀树浆凝结成天然的大菩提像时算起,而报时说佛已灭度若干年。所以这种时节是不免错乱的。随后同意这种算法的人士,虽有印度、尼泊尔、迦湿弥罗等地的诸班智达用他,但不可确信。因为他和“无垢光母”记别中所说的赤面地区,即西藏,和龙树等记别的年数,及诸国王的年代算法,都是相矛盾的。《巴协》(即桑野寺志系西藏一种古代文书)中说:“所谓‘赤面地区’是指汉地。”一些人说:“按《时轮》的算法来说,则壬戌年以前,已过去的年数,为一千六百一十三年,尚余一百八十七年。”这种说法,是未知《时轮》密意之所在。又有一些人说:“按莲花戒之说法,已过去的年数,为二千零四十年,尚余四百六十年。”这种说法也没有充分的理由。因此以《时轮》之说法,如《时轮根本续》中明确指出,于壬戌年以前,已过年数,为二千一百九十八年。至于说教法能住世到人寿增至六百岁时的说法,是否指骨身舍利塔等能住存到那时而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