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甲初 总说世间中佛法如何而来的情况

《佛教史大宝藏论》 ︱ 布顿大师.著 ︱

戊二 分说佛的事业。牟尼事业,不可思议!但就意乐数次及主要者而说,诸智者都以“十二事业”作区别。白玛昂楚论师说:“当思佛身或十二事业,以息除心中惽沉”。法友论师也说:“佛是以兜率下降等的十二事业,作成熟所教化的众生。”对此,如《宝鬘论》中说:“为成悲愿一切义,降世诞生及游戏,婚配以及诸苦行,为证菩提降魔军。转正法轮从诸天,下降复来此世间,如是最后示涅槃,此为释迦之事业。”在此等事业中,将“从天降临事业”合一而计算,其中复有在印度“博俱罗”大城,佛为度其母而上升三十三天,此后复临阎浮提,下降道路为吠琉璃宝阶,以此名为“从天降临”。《善巧方便》等经中说:“对于正法衰没,善巧名为‘法衰没”。(是对法不能成为有义时,而开示说为“法衰没”)。这也是与事业合一而说,是为止息众生造谤法罪业而示说的。《金光明经》中说:“正觉全不示涅槃,正法亦不变衰没。”有人说,这是将往生兜率合一而说的。其他人则认为此说于理不合。在《庄严经论释》中也说:“由示现住兜率之门”。又《现观庄严论释》个也说:“可遍示住在兜率处。”《宝性论》中说:“往生与现生。”是说佛住在兜率时,为事业之始。此与《解深密经大疏》中所说,一切世界中,化身先从兜率而下降时起,至最后示现大涅槃之间佛的十二事业一起而说的说法,是相符合的。那末,此诸事业为佛的事业,抑或为菩萨的事业?《父子相见请问经》中说:“释迦能仁王佛,早于无量劫前成佛,名‘帝释顶佛’”。复示现成佛及菩萨相者,为作利他之故而化现。如颂所说:“八十俱胝佛世尊,佛虽已示成佛相,仍为消除满足想,复入菩提胜心中。三千六十一佛刹,诸刹土中成正觉,如是能仁善方便,佛世尊前普遍礼。仍示最初发大心,彼彼义中尽开示,仍复数数作化导,示现许多正觉相。”又《妙法莲花经》中也说:“不可思议俱胝劫,从彼何时难量劫,我获最胜妙菩提,常时广说诸正法。”这是示现早已成佛。此中密意如领会为“平等性”而言,则有三种宗规的承许法:其中声闻宗规的承许法,如上面所说。至于大乘所许之规,则说诸佛于色究竟天成佛,于欲界中示现十二种事业。如《楞伽经》中说:“欲界无色界天中,彼处不成正等觉(佛的异名),色界天中色究竟,离欲世尊成正觉。”《大乘密严经》中说:“于色究竟一切佛,若未成佛于欲界,正觉事业亦不作。”《宝性论》中也说:“由佛大悲世间智,遍观一切诸世间,从彼法身不动中,示现种种变化相。不现转生诸现生,从兜率天往生己,示现入胎与诞生,以及善巧工巧明。爱乐妃眷游戏等,发出离心行苦行,来临菩提藏树下,降魔成就圆满觉。继转菩提正法轮,末示涅槃等事业,于诸不净刹土中,住世时中常示现。”这是说“化身”。《论议正理释论》中也说:“佛从示现生为婆罗门之子名‘无上’时起,到示现圆满大涅槃之间,仅是化身所示现,其中有何意义?”此之释论说:“佛世尊在迦叶佛时,生为婆罗门之子名‘无上’,安住梵行,为化身所示现。后生兜率天中,名‘圣善白幢’。末后示现为净饭王的太子名‘萨婆悉达’(意为“一切义成”),以及婚配、出离家眷、修远飞等行、觅菩提大道、渐次成佛、转法轮,至示现大涅槃之间,仅是化身所示现。”昂旺扎巴师也说:“厚德庄严中,解证殊胜义,为利兜率众,曾为圣善白。从彼利此众,转成释迦尊,胜伏诸死主,普化愿尊胜。”如上说法,不止一端。因此可以说从圆满资粮,到证得十地最后有所依身,于色究竟天中成佛,而于欲界中示现十二事业等,这一切均可说为佛之事业。释迦协业等论师根据《密集》之规说道:“释迦行苦行时,置异熟身于‘尼连河’[51]畔,而智慧身则往‘色究竞天’,成就圆满受用身正觉后,其智慧尊复入行苦行的身中,而作来到菩提树下等事业。”可见此师是承认行苦行的后阶段为菩萨,前一阶段为成佛。又大译帅仁清桑波也说,在《黜邪密集》中也是这样说的。中观师法友说:“于色究竟天成佛,于此世间示现事业,如释迦牟尼即是这样。”并且说在欲界中示现十二种事业,与现证正觉有二解。以共通乘的法规来看,如《集论》中说:“何以说如来不可思议?从住兜率起,至圆满涅槃之间,是示现一切菩萨行;成佛之行也是示现为利于欲界中的有情。”此之释文中说:“所谓一切菩萨行,是指从住兜率起,至胜伏魔军之间的阶段;所谓成佛之行,是指从现证菩提起,至圆满大涅槃之间的阶段。”这和本论的说法一样。

译者按照以下原文,标出十二事业名目:

(一)从兜率下降事业:于此应引《宝性论》中所说:“婆罗门子‘无上’寿尽后,往生兜率,名‘圣善白幢’,为天众说法。”那时,由他的福德力,及诸佛加持力,天乐齐鸣声中发出偈句:“广大福资证悟力,无边智慧放光明,具无等力大幻术,请忆燃灯所授记。世尊胜生福德力,兜率天宫虽美妙,但因具足大悲心,愿由悲幢降甘霖。”唱偈已复作颂句说:“请勿弃置时己至,今以悲意而劝请。”这是以偈颂作了劝请。那时,净居天诸天子作如是念想:于菩萨入胎前十二年,将化现为婆罗门,如果由下面所说的形相入胎,将具相好,将得转轮圣王位,或将成佛。并对诸独觉说:“十二年中,菩萨将诞生,应舍此住处。”话往下传时,为住在“王舍城”[52]下“转尾山”中的一位名“朗波”的独觉听得,他当即在石上留下足印以示寂。又在“婆罗尼斯”城[53]中,也有五百独觉入火荼毗而示寂。由于有舍利下落,遂传称为“下落仙人”。后来,菩萨忆念所有劝请的意义,而观察了时间为人寿百岁时,生洲为赡部洲[54],生处为中土,族姓为王族等四种。如《阿含经》中所说:“观种姓、观时、观生处、观血统、观妇女等五观世间,将开始下降人间时,菩萨对诸天人说:“善友们,这一百零八种见法门,是佛子将往生时所开示。善友们,‘信心’即是见法门,能令意思不分散之故;‘净念’即是见法门,能令浊心转成清净心之故。”继之又说:“灌顶处也即是见法门,将从入胎起而至示现大涅槃”。菩萨说后作偈说:“何时从此兜率天,导师狮子往生时,我向诸天所宣说,愿友舍离放逸行。”说此等话后,并将宝冠给弥勒菩萨戴在头上,而复说道:“善友们,我降赡洲去成佛,弥勒开示汝等法。”菩萨说后,诸天人心生忧苦说道:“圣者士夫不住此,兜率天宫失美严。”复说:“菩萨,赡部洲中,现有富兰那迦叶波(意为护国究竟)、未伽黎拘余黎(意为善行黑神男)、删阇夜毗罗胝(意为男女具胜尊)、阿耆多翅舍钦婆罗(意为具胜)、迦罗鸠罗驮加旃延(意为加旃延子)、尼键陀菩提子(意为裸体亲男)等六种外道辩论师,以及婆罗门胜因、婆罗门耳击、婆罗门具善、婆罗门梵天寿、婆罗门莲心、红色婆罗门等随传外道六师,并喜乐子余行、精艺师远飞、梵志极贤、婆罗门子普胜、无烦恼仙人、上广迦叶具髻等外道证会派六师,共十八种外道宗师。彼等正造作不净凶残恶业。故此,非下降之时。”菩萨答道:“螺音、乐声不同他声,如阳光不同他光一样,我之法不与彼诸师之法相混杂,我能慑伏彼诸外道。比如一狮可令百兽惧伏,一金刚杵可摧众多坚岩,一帝释可威慑一切阿修罗,太阳一出可消除一切黑暗。”菩萨说后,又问:“我当以如何形相下降?”有些天人说:“应以梵天的形相。”有些天人说:“应以帝释形相为善。”天子“正威”说:“根据吠陀典籍所说应以大象形相为宜。”于是菩萨离诸天人而起行。

(二)入胎事业:那时,净饭王宫出现十八种瑞相。严冬过后,春天氐宿降落时(即四月十五日),月轮圆满,鬼宿现时,菩萨化作大象形相,适值母住“长净法”[55]时,从母右胁入降胎中。同时摩耶夫人梦中见得瑞相,就将瑞相作偈向婆罗门等问道:“金络妙覆顶头红,具足白牙数有六,色如螺雪与白银,如是胜象入我腹。彼象一入我身心,顿感发生极妙乐,昔日经受未曾有,犹如安住禅定乐。”诸婆罗门记别说:“将生一殊胜王子,如居宫婚配,当为转轮圣王,如出家则当成佛。”于是菩萨住母胎中,仍不失妙宝庄严佛子行以为加持,住胎十月,圆满受用无漏乐,从而成熟人天众生三十六那由他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