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甲二 分说西藏佛教如何而来的情况

《佛教史大宝藏论》 ︱ 布顿大师.著 ︱

此中分三乙目:乙初 前弘时期[1]西藏佛教的情况;乙二 后弘时期[2]西藏佛教的情况;乙三 西藏所译出的佛经和论典目录。

今说乙初 前弘时期西藏佛教的情况。总说最初西藏地区人的来历:据《胜天赞释》(脱准住杰等所著)说,是般荼王的五个王子和十二个极恶的仇敌军团交战的时候,汝巴底王领着他的军队约一千人,乔装为妇女,逃遁到大雪山丛中,逐渐繁殖起来的。又西藏的传说故事中说,是由猴和罗刹[3]女交配而来的。应阅读其他史书便可知道这些详细的情况。

至于说到西藏藏王的传统:有一部分人说,最初的王嗣,是从憍萨罗(古印度国名)国王“胜光”的儿子名“五节”传来;又有一部分人说,影胜王最小的一个儿子名“小力”才是“五节”的王子;还有一部分人说,西藏诸魔同十二夜叉[4]小王共同造作灾害的时候,白萨罗王名“能现”生有一子,睫毛盖着眼睛,手指间有蹼(薄膜)联着。该王十分惊恐,将小孩装入大铜盒中,抛入恒河中,被一农夫拾得,将他养了起来,直到他年事渐长,听旁人讲他是拾来的,便心生悲苦,逃到大雪山里。渐次越过“拉日”山口,来到了“赞塘阁西”[5]地方。被当时的本教[6]徒们看见,说他是由天索和天梯下来的。因此,说他是一位神人,问他是谁?他回答说是“赞普”。问他从那里来?他以手指天,彼此不通语言。于是将他安置在木座上。四人用肩抬着,向众人说,这是我们的救主。尊称为“涅赤赞普”(意为肩舆王),这即是藏地最初的王。这位藏王的王子为“谟赤赞普”;“谟赤赞普”的王子为“顶赤”;“顶赤”的王子为“索赤”;“索赤”的王子为“耶赤”;“耶赤”的王子为“达赤”;“达赤”的王子为“舍赤赞普”。以上七王,统称为“七赤王”。在最后一藏王“舍赤赞普”时代,正是“垛本”(最初本教)兴起时期。舍赤赞普王有三子,最小王子(长子名侠赤;次子为枳贡赞波;最小王子即稼赤,又名布德贡嘉。枳贡赞波和大臣交战失败,被大臣杀害。三王子逃往“公波”地方,当了“公波”和“梁波”之王,王被大臣诺昂逮捕。三王子的母亲在梦中,梦见和一白人相交合后,从血球中而出生一子,命名“从因生”)即“稼赤王”,名“布赤贡嘉”,通称此王子叫“布德贡嘉”。他后来制服了大臣诺昂。那时,已有种田、冶炼金银和造桥等事业。稼赤的王子为“阿学勒”;“阿学勒”的王子为“依学勒”,他修建“青哇达哲”堡,这是西藏最初的一座堡寨。“依学勒”的王子为“德学勒”;“德学勒”的王子为“古汝勒”;“古汝勒”的王子为“种杰勒”;“种杰勒”的王子为“脱学勒”。以上六王,统称地上“六勒王”(据说六王的陵墓建筑在天空,身体都如虹而消逝)。“脱学勒”的王子为“嘉萨朗盛德”。从“嘉萨朗盛德”的王子“德洛朗”起,至“赤脱杰脱赞”王之间,以上共传了二十六代王朝。继此由“脱脱日涅赞”王当政,在他享寿六十岁时,他住的“容布拉岗”宫顶从空中落下一宝箧,开箧一看,里面有《大乘庄严宝王经》、《百拜忏悔经》,及金塔一座,起名为“严密宝箧”,而作恭敬供养。从此佛教圣法正式建立,大约延长了一百二十年,在这以前,西藏的政治,都是由本教徒来治理的。该王(脱脱日涅赞)在梦中得到授记说:“王朝再传五代的时候,将有知道此箧中经典的人。”涅赞王的王子为“赤业松赞”(亦译“乞嘌双提赞);“赤业松赞”的王子为“卓业德汝”;“卓业德汝”所生王子名“达日业舍“谟隆”(意为“生盲王子”),他登王位后,因供奉“严密宝箧”双目复明,而能看见达日山上岩羊在跑。由此得名“达日业舍”(达日,山名;业,岩羊;舍,看见)。他的儿子即“朗日松赞”(此王在位时,从汉地传来算法和医药)。朗日松赞配妮“泽邦萨枳萨脱嘎”生下一具足相好的王子,头顶上住无量光佛(即阿弥陀佛),常用彩缎包束佛像以为庄严(装饰)。系丁丑年(隋义宁元年,公元617年)诞生,起名“赤德松赞”。这位藏王十三岁从王都出发,远征边区所有诸小邦国,使之归顺于权下。由于收他国进页礼物须阅读文件,那时西藏没有文字,特派“图弥阿努”的儿子(即图弥桑补扎)和随行人员一行十六人赴印度去学习文字。他们在班智达“拉日巴生格”(神明狮子)座前,学习了《声明》,而与西藏原有的语言配合起来,总摄为藏文三十个辅音字,以及“阿”和四个元音字,并参照“迦湿弥罗”的字体,在拉萨玛如堡,制造出西藏文字和《八种声明论》。藏王也在此闭户专学了四年。继后,也就译出了《宝箧庄严经》、《百拜忏悔经》、《宝云经》等。那时,两藏民众在藏王座前听受指责后,制定十善法规。藏民都被安置于正法中。由此都称他叫“松赞干布”(含有“正直修德王”的意思)。于是松赞干布王从印度南方迎请来“蛇心旃檀”[7]自然现出的十一面观音像;又和尼泊尔王“峨色阁恰”(光铠)王的公主“泊姆赤准”结了婚,由公主迎请来不动金刚佛像、弥勒像、旃檀救度母像等;复与汉地皇帝太宗“生格赞普”(意为“狮子王”)的文成公主结了婚,由公主迎请来幻现的释迦牟尼佛像(十二岁时身量)。王妃赤准很想修建寺庙,但不能如意地兴土动工。经仔细观察发现藏土地形如罗刹女[8]仰卧的形状,须要镇伏。于是在魔女右肩上,修建了“嘎察”寺,左肩上修建了“察珠”寺,右足上修建了“章丈”寺,左足上修建了“仲巴江”寺。这即是“四翼四大寺”。又在右肘上修建了“贡布布曲”寺,左肘上修建了“脱扎空厅”寺,右膝上修建了“噶扎”寺,左膝上修建了“扎冬哲”寺。这即是“四隅四镇寺”。又在右掌心上修建了“江察”地区的“弄伦”(意为镇风)寺,左掌心上修建了“康”区的“登隆塘度母”寺,右足心上修建了“芒裕”地区的“绛真”寺(意为慈云寺),左足心上修建了“门裕”地区的“笨塘”寺、“坝卓杰曲”寺等许多寺庙。又在“堆窝塘湖”上建筑了石堡,系用坚木支架以龙泥(传为龙宫所出粘土)涂抹,驱使山羊驮土填湖,而建成“羊土幻现”寺(即拉萨大昭寺别名)。仓促间将房檐屋板等安装后,迎请自然显现的十一面观音像奉安在里面而供养。此后,藏王来到汉地五台山修建了一百零八寺。文成公主也修了拉萨小昭寺[9]。

那时,有印度的阿阇黎“古萨惹”、婆罗门“香嘎惹”、尼泊尔的阿阇黎“西那曼珠”、汉地的阿阇黎“哈香玛哈德哇泽”(意为大寿和尚),以及译师“图弥桑补扎”,及其助手“达摩阁侠”和“拉隆多杰”等人翻译了各种经典,并作了审定。传称这位藏王是大悲观音的化身和前生是古黎域(藏北新疆境内)的大德,并有这种传说的史事。松赞干布王执掌藏政六十九年,享寿八十二岁。同时文成公主突然命将释迦牟尼像从“小昭寺”迁到大昭寺奉安供养;并涂抹寺门,在其上面绘画文殊身像。而公主、赤准妃、藏王三者也就(化光)入于观音像中而与世长辞。诸大臣遵照遗嘱将两像(小昭寺原有佛像)更换位置。

松赞干布的王子为“芒松芒赞”(执政五年,十八岁逝世),“芒松芒赞”的王子为“贡松贡赞”(十五岁时执政,二十四岁时逝世);“贡松贡赞”的王子为“杜松芒波杰”即“洛朗楚王”(癸酉年诞生,二十九岁时执政,不久逝世);“洛朗楚王”的王子为“赤德祖登”。这位藏王修建了“拉萨喀扎”(石堡)、青普朗萨、达普喀塔、垛麦地区的“里曲赤哲”、扎玛地区的“嘎曲侠阁”、澎塘地区的“嘎麦”、嘎曲班穹、“扎玛正桑”等堡、寨、寺庙。并请郑嘎谟那阁侠,及梁礼那古玛惹翻译了《一百羯摩》及《金光明经》,并翻译出星算及医药等书籍,建立了广大教法规范(此一藏王六十三岁逝世)。“赤德祖登”王的王子名“江察拉温”,迎娶汉地皇妃之女金城公主,不幸江察王子夭亡(又说是被大臣所害),金城只得同祖父成亲。寻得释迦牟尼像(释迦像中间一度失去)虔诚供养。这位藏王在戊午年(唐玄宗开元六年,公元718年)生一具足相好的王子,但在藏王为教法的事务,前往澎塘时,王妃“纳朗”夺去初生小王,这一小王也就成为“纳朗”的儿子,称此小王叫“赤松德赞”。“赤松德赞”在少年时曾同“尚喜”(译音)等一行四人派到内地去求佛法。那时,有一具有神通的和尚,事先说西藏派来的使者中,有一位是菩萨化身,他的相貌是这样,说后捏出了面相。他们到时,汉地皇帝对他们很优待,并给了许多经典,派了一位和尚同他们一起返藏。当抵西藏时,藏王已逝世,因王子年幼,由大臣们专权,破坏了善法之规律;驱逐信奉佛法的人们;拟将释迦牟尼像送还汉土,但三百人也未能运走,只好埋在沙坡里面;将拉萨作了屠宰场。那时,当政的“纳朗”王朝的“塘那坝王”突然背裂而死,厥住杰·桑杰贡也焦渴而死。说这是将佛像埋在沙坡下的恶报。于是挖出佛像,用两条骡子运到“芒裕”区的“吉仲”城中。拉萨的喀扎寺和正桑寺也遭捣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