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乙一、宣说依止之根据

《如何依止善知识》 ︱ 益西彭措法师.编述 ︱

【《摄决定心藏》云:“住性数取趣,应亲善知识。”又如铎巴所集《博朵瓦语录》中云:“总摄一切教授首,是不舍离善知识。”】

何为“善知识”?《法华文句》说:“闻名为知,见形为识,是人益我菩提之道。”何为“住性”?《瑜伽师地论》云:“云何种性?谓住种性补特伽罗,有种子法。由现有故,安住种性补特伽罗,若遇胜缘便有堪任、便有势力,于其涅槃能够得证。”(安住种性的补特伽罗由于具有种子法,遇到殊胜助缘就有势力,堪能证得涅槃。)

《摄决定心藏》说:“安住种性的补特伽罗应当亲近善知识。”(“安住种性”是具因,“亲近善知识”是殊胜助缘,因缘值遇便能证得涅槃,所以应当亲近善知识。)又如铎巴汇集的《博朵瓦语录》中说:“总摄一切教授的首要,就是不舍离善知识。”

总摄一切修行的教授,以修持上师瑜伽最为重要。以下宣说原因。

【能令学者相续之中,下至发起一德、损减一过,一切善乐之本源者,厥为善知识,故于最初依师轨理极为紧要。】

能让学人相续中,下至发起一分功德、减少一分过失,这一切善乐的根本来源就是善知识,因此最初依止上师的轨理极为紧要,这是关键中的关键。

下面引经证明。

【《菩萨藏经》作如是说:“总之,获得菩萨一切诸行,如是获得圆满一切波罗蜜多、地、忍、等持、神通、总持、辩才、回向、愿及佛法皆赖尊重为本,从尊重出,尊重为生及为其处,以尊重生,以尊重长,依于尊重,尊重为因。”】

《菩萨藏经》说:“总之,我们能获得菩萨的一切修行,能圆满一切波罗蜜多,能获证一至十地的果位,能成就安忍、等持、神通、总持、辩才,能发起回向、大愿,乃至能成就佛的功德法,这一切都依赖上师、以上师为根本、以上师的大慈大悲而得以出生、以上师的护持方得增长。一切地道功德之出生乃至圆满,都依靠上师,上师是一切利乐的源泉。”

【博朵瓦[1]亦云:“修解脱者,更无紧要过于尊重。即观现世,可看他而作者,若无教者亦且无成,况是无间从恶趣来,欲往从所未经之地,岂能无师?”】

博朵瓦尊者也说:“凡是修持解脱,再没有比上师更紧要的助缘。即便是观察今生,我们可以看他人做事,若无老师指导,也无法成就,何况刚从恶趣中出来,想去往从未经过的地方,岂能没有上师?”

华智仁波切在《普贤上师言教》中说:“一切佛经、续部、论典中,从未宣说过不依止上师而成佛的历史。我们现量见到的,也无有一人以自我造就及魄力而生起十地五道功德的。如此自己以及一切众生对于邪道很有造诣,而对于解脱与遍知的圣道却犹如无依无靠的盲人迷失在空旷的荒野上一般知之甚少,没有不依靠商主而从如意宝洲中取宝的例子。”

归纳:

住种性者,如理依止善知识非常重要,因为:总摄一切教授的首要,是不舍离善知识之故;一切善乐的本源即是善知识之故;菩萨的修行乃至佛功德法等,均依上师而出生之故;《菩萨藏经》中明显宣说之故。

(诸理由中,后后是前前的能立:以教证了知一切功德皆依上师出生,可以决定善乐之源为善知识,由此了知一切教授的首要是不舍离善知识,所以如理依止善知识极为紧要。)


 

[1] 博朵瓦:种敦巴尊者三大弟子之一,生于一零三一年。尊者初出家时,就非常重视因果,曾管理札觉寺一年,但期间从未比其他僧众多喝过一杯奶酪,行为如此严谨。尊者智慧广大,对经典通达无碍,本想隐姓埋名到康区觅一静处专修,但二十八岁至惹珍寺拜见种敦巴尊者时,生起了很大的信心,便留住惹珍寺学法。尊者从种敦巴圆寂后至五十岁之间,专重于自修。五十一岁后,才弘法摄受徒众,日常有一千余人随他学法,居无定处。所讲之法,以《菩提道炬论》为主,也常宣说《大乘庄严经论》、《菩萨地》、《集学论》、《入行论》、《本生论》、《集法句论》,世称“噶当六论”。尊者所讲的经论,所有文义都结合修行,一字不漏。“噶当”之名从此大振。晚年创建博朵寺,驻锡于此弘法,一一零五年圆寂,住世七十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