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往生比丘尼

《历代净土圣贤传(二)》 ︱ 智圆法师.译白 ︱

清朝湖上老尼,不清楚她的来历。念佛、诵经极为虔诚恭敬,持戒精严。有位同道人,每年来一次,来了就畅谈一整天,之后才走。有一天,是老尼和这位道友预约的日子,等他不来,自己说:“我要走了,不能和这位道友告别,怎么办?”又等了几天,还是不来,就叫人把龛抬到断桥上(指西湖的断桥),自己手里拿着一枝线香,从容地坐到龛里。一会儿,从里面燃起火来,就自焚了。当时观看的人多得像一堵墙。到身体已经焦黑时,念佛的声音仍不断。

 

清朝本印法师,吴县人。幼年多病,因而发愿出家。25岁,父母送她到城里圆通庵剃度。不久,受具足戒,另外买了几间屋子居住,取名为“观幻”。戒行清净,勤修福业。到过各大名刹,供佛斋僧,回向净土。

乾隆四十五年八月,从九华山归来,结期礼大悲忏,才修了两个七日,忽然生了小病。说:“我在生的因缘快尽了吗?”于是停止礼忏,专持佛号。到了十月初旬,卧床七天,右胁西向,一直念佛不断。之后嘱咐完后事,叫徒弟诵《阿弥陀经》,诵到第三遍时,寂然而逝。

 

清朝遂钦法师,无锡人,9岁出家。稍大,遇到一位尼师激发,从此专持佛名,行住坐卧都不间断。不久住在苏州南园白衣庵,重新修建殿堂,念佛更加恳切。50岁才受具足戒。55岁这一年三月,公鸡初鸣时,召来徒弟说:“我要走了。”徒弟说:“师父没别的病,怎么这么说?”因此流泪。遂钦说:“你这个痴人,哭我有何利益?认真念佛就好了!”然后结跏趺坐,朝西方,和徒弟一同称佛名,念到一炷香烧完就往生了。这是乾隆五十三年的事。

 

清朝律宗法师,嘉定人。3岁时,母亲去世。祖母把她带到苏州圆通庵,不久就剃度、受具足戒。年少时喜欢拜佛,长大了诵《法华经》,苦于不能理解经义,就到金山寺和杭州崇福寺参究多年。回来专修净土,屡次去各大名山供佛斋僧。

53岁时,得了咳嗽的病,以后就闭关不出门,决定以西方为归。到64岁这年正月十五,集合僧俗二众同称佛名。当太阳西斜时,看着左右的人,劝勉他们修行,语言非常苦切。不久举起手,称“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连称三遍,结跏趺坐而逝,当时屋里充满莲花香。这是乾隆五十五年的事。

 

清朝佛琦法师,长洲县人。从小不愿成家,长大了,母亲送她到苏州西门外的雨华庵剃度,不久受具足戒。后来受城中崇佛庵的尼师道坚嘱托,继任为此庵的主持。筹募一千多两金子,造立西方三圣的栴檀像,高有八尺。每年结七日的法会,集合修净业的僧人成为念佛会。曾到各大名山供佛斋僧,给常州天宁寺置办三十亩田地。晚年就专修净业。

往生前三天,见到菩萨现身,两个童子在旁侍立。有人说闻到了菊花香,佛琦说:“这是青莲花的香。”乾隆五十八年,八月底,有女居士来看望,佛琦让她扶起自己,集合大众焚香,称佛名约两千声,就去世了。

 

清朝莲芳法师,不清楚出处。住在崇佛庵,亲见到佛琦往生的事迹,于是就很绵密地行持。30多岁得病,念力更加坚固。临终也是正念分明,朝西结跏趺坐,合掌去世的。这是嘉庆十三年的事。

 

清朝朗然法师,嘉善人。18岁时,见到嫂嫂难产的痛苦,就自己发誓不嫁人,求父母允许,在本县的陶庄净池庵出家。她一生专志于净土,行持时间久了,不论忙碌空闲,念佛都不间断。嘉庆十三年,对徒弟福缘说:“我三个月中,已经三次梦到宝池,在莲花中结跏趺坐,往生有份了。你应当坚志念佛,自然水到渠成,功不唐捐,千万不要错过。”到三月二十五日,无病坐脱,当时7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