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往生杂流

《历代净土圣贤传(二)》 ︱ 智圆法师.译白 ︱

清朝吴生,杭州人。祖父和父亲都是县学生。清朝顺治初年,大兵围城,和父母失散,他被军队抓住,送到张将官的部队里服役,当时才13岁。

自己感叹:我本来是儒家子弟,现在这么下贱,一定是宿业所感。就在佛前立誓愿,持斋念佛。每天诵《金刚经》回向往生西方。

16岁时,本官(当时清朝掌管兵权的官吏)发粮供给服役的壮丁,他就把所发的钱粮拿来买香供佛,跪着念阿弥陀佛圣号。

到十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忽然告诉本官:“我要去西方了。”本官不相信,呵责他妖言惑众。第二天,他又到提督面前请假,提督生气,命本官捆绑殴打他十五棒,也毫无怨言。又向各营的人告别,自己定好十一月初一归西。

这一天五更(早上3~5点),他沐浴、烧香,礼佛完毕,仍然到本官的船上磕头告辞。本官大怒,派兵士逮捕他。见到他向着西方礼三拜,再端坐说偈:“身在营中心出家,身披铠甲是袈裟,刀刀亲见弥陀佛,箭箭射著白莲花。”说完偈,自己口中吐火,把身体焚化了。这时全营的长官都遥望礼拜。从此,本官全家也都斋戒。

 

清朝沈承先,昆山人。住在宣化坊,以作木工为业。70多岁时,持斋念佛,专修净土。手里斧头不停,佛号也不绝于口。

康熙十年三月预知时至。三天前,告别一切亲友说:“我要去西方,以后不再见面了。”对家里人说:“明天十五,我要走。”第二天早晨,沐浴,换好衣服,朝西方结跏趺坐,取一张干净的小桌放在前面,烧香念佛,就走了。

 

清朝周绚堂,潜阳人。最初在公门办事,后来看破世间,立即就除掉世间轻薄的这些恶行,自己在一间屋里静坐,诵大悲咒。平时持斋、放生,做各种方便利人的事。见到贫穷无归的人,就随力救护。

后来遇到山庄道人,劝他修净土,从此就立定志向念佛,昼夜六时不懈怠。而且将净土法门辗转地教导朋友,其中很多人都因此而信向念佛法门。曾经刻印《极乐津梁》广为赠送。

乾隆五十一年春天闹饥荒,他到县里募款,布施稀粥。殚精竭力,昼夜从事。一天五鼓,忽然起来要水沐浴、更衣,对妻子说:“我生西的时间到了,你们不要效仿世俗的做法(不要在我死的时候哭哭涕涕或者是杀生办酒席等等),只要一心念佛。”说完,就端坐往生。没有一句话说到家里事。这天早晨,还有人见到绚堂在施粥的地方往来检察巡视。

 

清朝姚生,长洲县的差役。家里穷,下聘而未娶的妻子去世了,以后不再娶妻。他把衙门里的差事让给别人做,寺院里的事则尽心竭力地做。他做人很正直,能当面指出别人的过失。夜晚安定时,一定坐着持佛号一万声,从无间断。20多岁时,生病去世。当时是端坐走的,香气满屋,顶门灼热。

 

清朝宋宝官,华亭人。家里穷,卖酱为生。侍奉母亲很孝顺,奉养饮食,从不推给兄弟做。听人说净土法门,就坚信遵行。有一天告诉母亲说:“母亲有哥哥在,我要西归了。”就念佛坐着往生了。当时是嘉庆十六年。

 

清朝陈德心,苏州的农夫。夏天纳凉的时候,偶尔经过村里的学校,见到《敬信录》这本书,就求学校的老师给他讲解,听后有所醒悟,沿街收拾字纸。当时彭二林居士听到这事,把他招入文星阁,劝他修念佛三昧。德心向来不识字,他奉持彭居士的教导,静心虔诚念佛,以后渐渐地能识字写字了。

不久,为苏州妙济堂管理放生、掩埋等事。每次见到骷髅,他总是生感叹,觉悟世间无常。这世间没什么意思,因缘法根本不可靠的,最后人就是变成一具尸体、一个骷髅架子。所以这个人生,围着身体做是没有意义的。他从此觉悟了世间无常,虚幻不实,念佛就更加精勤(因为要给自己求一个安身立命之所)。而且终身不娶妻。他把这些世间事看破了,不再搅和世俗当中的事。什么娶妻、成家、生子,然后世间享受,功名利禄,这些统统都是空花泡影,所以一心西归。

69岁时,身体像平常一样健康。忽然预知时至,就到处跟亲友道别。到了往生的日子,自己在堂中寂静无声,闭门很久。有同事推门来看,见到他的桌案上供着一尊佛,双烛辉煌,香烟满室,德心已经朝西坐化了。当时是嘉庆十八年八月十五日。

 

清朝东门乞丐,住在松江明星桥一间破屋里。每天他到集市门口诵一卷《心经》,乞讨一钱。人家给他,就连声感谢。呵斥他,也不介意。只要每天讨到的钱,够这一天的饭吃,就不再讨,回来关上门念佛。

蔡西斋方伯觉得很奇异,就亲自给他送钱米,想给他修修房子,乞丐推辞。西斋说:“我所送给你的都是清净的钱财,没有什么欺诈偷盗等不正当的来源。”乞丐说:“我向来知道你操守严洁,我是害怕被衣食房屋转移我一向的志愿。”最后不得以,请求蔡公同意,以所赠的钱米斋僧。于是带着所送之物,去东禅寺供僧,自己还是回来住在破屋里,念佛如故。嘉庆年间,无病坐脱,乡里人发心把他葬在桃华庵的后面。

 

清朝痴头道士,直隶人,非常愚笨。父母死了没饭吃,整天就躺在破屋里,不晓得怎么来谋生。有人给他钱,他也算不来多少。

当时京邑的陈道人收他为徒弟,叫他每天扫地拣柴,晚上就做功课,念几百阿弥陀佛名号,并且礼拜阿弥陀佛,以一炷香为时限。这个王痴头念佛不成声调。每每昏沉想睡觉时,道人用长竿打他,说:“你这么愚昧,还不知道精进啊!”这样过了3年。

一天晚上,呵呵大笑,道人又打他。痴头说:“今天打我不得了。”问他缘故,说:“师父你枯坐了18年,不知道修法。如果能像我老实礼念,早就生西方见佛了。”道人觉得奇怪,也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第二天,王痴头登上陡峭的山崖,朝西方合掌,就站立而化。火化得到二粒舍利。

 

清朝周耀发,是苏州的唱戏的艺人。给人家演戏剧,不唱淫辞,有空就默默地念佛。家里从不宰杀。

到晚年,念佛礼拜,更加精进恭敬,他的额头间都有一个叩拜的印子。而且逢人就劝,当时艺人当中,也有些为他所感动而发心念佛的。

66岁,示现生病,卧床一个多月,念佛不断。一天,忽然让妻子扶起,说:“我要走了,给我取洗肠水来。”妻子不晓得什么是洗肠水,说:“就是净水。”然后喝了一杯水,肚子里滃然做响。过了好一会儿,让家人念佛,端坐向西方,才跟着念了几声,双手合掌就往生了。过了一个时辰,鼻涕下垂,有一尺长,很久才消失。这事是在道光六年十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