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三编 往生比丘

《历代净土圣贤传(二)》 ︱ 智圆法师.译白 ︱

清朝静海法师,浙江太平县人,姓朱。小时候父母就去世了,伯父没有孩子,想以他为子嗣,让他料理家业。他平时在市场上,心里郁郁不乐,对世间事没有很大兴趣。有一次读到《三国演义》,忽然生大感悟。他认为像诸葛亮、关羽、张飞这样的人是世间一流的人物,也是功业未成身先死。像我们连古人的千分、万分之一都做不到,想在世间建立功名不是很难嘛!一念间,他就领悟了出世的因缘。(这也是他有善根,他见到像诸葛亮、关羽、张飞是人中的豪杰,做人做到这种地步,又如何呢?最终关羽败走麦城被孙权杀了,张飞也被人杀了,诸葛亮也“壮志未酬身先死”。这说明有漏的世间毕竟是苦的本性,人身很渺小,几十年就死去,能完成什么呢?只是人的妄想很大!再说,即使世间功业做得伟大,但毕竟没有超出轮回,死后一样要弃舍。而且世间功业都是暂时性的,最终都败坏无余。所以他就对世间生厌离,想到出家解决生死问题。)

18岁时,礼天台济舟大师披剃为僧。过了三年在国清寺受戒,之后就住进了禅堂。33岁听说灵鹫寺讲经,来到苏州。随后在苏州木渎的一座山上闭关三年。

以后又因为苏州宝莲寺的能诠师往生,讣书敦请督促他去,诸山的尊宿也强迫他去,这样他就主持宝莲寺方丈席。

以前,这寺院遭到兵火只剩下遗迹,是能诠师在这里兴建了地藏殿和观音殿。静海继承能诠师,精勤地做了很多兴建道场的事。而他自己内在明了佛法的理观,苦行超过旁人(所以住持道场一定要有道德、要有修行,内在如果没有佛法的修行就很困难,而且造业很多。但他是真正的修行人,因为要兴建道场就是给三宝办事,都是为三宝、为众生作服务的,不是光指挥别人,是要以身率众,所以要有很强的毅力、要有吃苦耐劳的心)。他以他的诚心感得佛力加被,很多善信都皈投仰靠、全力协助,于是将寺院大殿、寮房次第落成。寺院建成之后,他修持更加努力,每天诵《法华经》全部,回向净土,30年不懈怠。

光绪壬寅年六月十五圆寂。提前几个月,梦见一个世界清净犹如琉璃,自己处在里面光明无量,于是晓得不久于人世。曾经把此事告诉给弟子。在他圆寂时,在禅床上结跏趺坐,集合四众宣说涅槃。然后跟大众诀别说:“一超直入,决定往生,勉旃同学,努力精进。”说完,念佛圆寂。世寿63岁,僧腊45岁。

 

清朝上仁法师,湖南衡州人。父亲学儒,早年去世。上仁幼年时,聪颖敏捷,读书一目数行。15岁时,因为写文章在同辈中居于前列,当时老师对他抱有很大期望。过了两年,他在雁峰寺学习,曾写《金刚经》,写到“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时,忽然生起出世的心。

咸丰七年,母亲给他成家,他就偷偷走到南峰寺,跟随普照禅师剃度,取名为“上仁”。第二年,在福严寺翠庭上人座下得戒,听说祝圣量禅师的法席很盛,他就去接受心印。又过了一年,拜谒法云禅师,深入教义,同时对儒书也从此贯通。好学的人很喜欢跟他一起交游。他勇于上进,于是避居在南岳的己恭岩,和澹云师互相策励进修。

同治改元年,在南北方遍参丛林,以后返回福严寺精研三藏。光绪二年秋天,在南岳祝圣寺建立精舍,勤苦恳切地隐密修行。时间久了,对于内外典籍一一融会贯通,地方名人多数与他交游。

南岳大善寺是一座古刹,很早就卖给了邻边的人。上仁法师把它赎回来在此安居,仿照彻悟禅师的遗规。当时十方来参学的人很多,寺院不能容纳。

上仁法师戒律精严,对于性相二宗非常明了、贯通。他以天台教观作为学者最初的前导,以弥陀净土作为此身究竟的指归。最初他每天念佛六万,时间久了,就不必刻意记数,不念而自念,几乎没有间断的时候(也就是功夫到达纯熟时,不必要刻意去提,静坐也好、做事也好,心里自己会念佛)。壬寅春天,把寺院的事务交付给上首,而且说:“我要生西了。”

冬天举行佛七,共14天。定中见到七宝池、八功德水。不久,有点小病,谢绝医药一心念佛,让徒弟们轮流念佛来帮助。十二月初一断绝食物,不久断绝饮水,虽然常常吉祥卧,但白天必定坐起来念佛。有一天看见阿弥陀佛,白毫光炯炯,就向西端坐,让人把棉袄脱下。别人说:“天冷不要脱吧!”他说:“我要把这破衣服扔掉,换珍妙的衣服!(意思是要把娑婆世界这个苦恼的身子扔掉,换上净土清虚、微妙的莲花化身。)”这样说了之后,又徐徐地问:“什么叫解脱?”左右的人都不契会,答不出。上仁笑着说:“不如学斋公斋婆,老实念佛去!”当时助念的木鱼声敲得很急,他让停止敲木鱼,只要共同念“南无阿弥陀佛”,念到一百五、六十声,合掌圆寂。几个小时后,头顶还温热,身体柔软。世寿64岁,僧腊45年。

 

清朝香灯僧,不清楚他的生处和名字。清朝光绪年间,在普陀山佛顶山的大悲楼里管香灯。不论闲忙,念佛都不间断。所得的供养全部供众结缘。

这香灯师以前跟同寺院的一个行堂僧关系很好。有一天忽然对行堂僧说:“明天早上,上完了殿,我就要西归,烦劳老兄一助。我临走时请敲大钟三声。”行堂僧答应了。到时候忘了,吃完粥才想起来,赶到香灯师这里。香灯师说:“我等师兄很久了,怎么才来?你见到这里有好多佛菩萨吗?”然后就端坐念佛往生了。

 

清朝慧达法师,苏州人。因为生大病,病好之后,夫妻俩都感觉幻化的身体很危脆,就相继出家。妻子出家为尼,公公婆婆自己建家庵给她居住,并且分一些田产资助供养她。

慧达受具足戒后,在天台山精修了几年,返回苏州住在关帝庙。从此专门以净土作为自行化他的要门。当时王普愿太史皈依慧达法师。这位太史临终时请慧达开示。慧达策励他一心念佛,果然走的时候神志清醒,说是看到了佛菩萨,空中还有幢幡来迎接。当时异香满室,很欢喜地道谢之后,就这样走了。

慧达晚年专修净土,念佛不间断。光绪末年预先说出自己往生的时间。到期,弟子好几十人,集合来请法师长久住世、化导众生。慧达说:“臭皮囊是不坚固的,念佛是稳固的。”就念佛安然化去。

 

清朝良修法师,浙江镇海人。年轻时在镇江信局工作。他平时和金陵宝华山九莲峰茅篷的从乾和尚交往很好。

有一天,他厌患这世间无常、没有实义,就挑着行李上山,求从乾和尚剃度。受了具足戒之后,一心念佛,决志求生净土。后来他师父从乾和尚主持慈溪金仙寺,良修也跟着到了宁波。当地有一位叶鸣年居士,很欢喜他的道行,另外建了一座小庙,有五间房,让他住。凡是日常所需,都是叶居士供给的。

良修师住在这座小庙里多年,屋子里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一堆草灰,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人来了就稍微接待说两句,身边只有一个老佣人平时帮他做一点事。

到了宣统初年,有一天良修师奔到叶家请假,说:“我要走了,承蒙你照顾,我生西之后再来报答。”叶居士就留他吃午饭,告别之后回到庙里。

第二天吃完早饭,对平常帮忙做事的老人说:“午饭你自己吃吧,我不用了。”老人认为他有什么事要外出。等到中午还是照常做饭。饭熟了,请他吃午饭,连续叫他也不应,只见屋门半开。推门进去,见到良修师右手拿着念珠放在胸前,左手袖子垂下,叫他没有反应,推他也不动(他是站着走的)。

老人急忙跑去报告叶居士说:“良修师走了!”叶居士听到之后,就叫几个人跟着到庙里,只见良修师站在屋里巍然不动,真是稀有罕见的事。揭开他左边的袖子,看到手里有东西。拿出来一数,是三十元银币。再见他手指里有灰,才知道他屋里那堆灰是他平时蓄藏财产的厨柜。他为什么要储存三十元呢?他是怕自己往生后麻烦别人,因为处理后事要花钱,所以他用心深远而且良善啊!像他这样一生信愿,绵密修持,预知时至,最终屹然立化,往生的品位一定很高,没有功夫是做不到立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