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三编 往生比丘尼

《历代净土圣贤传(二)》 ︱ 智圆法师.译白 ︱

民国如智法师,姓王,她是陕西长安县以东宛平人,秉性清净、坚贞。幼年时不吃荤,喜欢听念经声和佛号。见到堂姐出家了,住山苦修,常常生起见贤思齐之心。父母很疼爱她,所以她平常不敢说要出家,只是随着姐姐在山里住,帮姐姐背柴、打水,吃的是蔬食菜羹,仍然怡然自得。

18岁,生病垂危,医药无效,奄奄一息。昏迷当中,只是叫着要剃发求戒,没有别的话。她父母心疼女儿,这时就观想在佛前允许她出家,病就慢慢好了。

21岁,在姐姐师从的同保老和尚前剃发。这一年冬天求戒,然后礼拜、忏悔、学戒,非常精勤恳切,但身体虚弱经不起劳累和用心,老病又发作。病中勉励受了沙弥尼戒。戒师怜悯她,让她回寺调养,以后病好了再来受戒。

她回到寺院,病加重,已经不可治了。此时她仍然念佛不断。(她在生命垂危时一心系念西方,以西方为归。)

这一天,忽然睁开眼睛,望着空中合掌,高声称念观世音菩萨,念了三声,作三礼拜的样子,就这样忽然去世。当时是民国八年十一月十七日。

 

民国如觉法师,台州人。她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后来她三哥和二哥都出家了,如觉和姐姐心里很羡慕,于是就在清朝光绪十一年正月十五日同时剃度出家,当时姐姐22岁,她20岁。受具足戒之后,姐妹俩一起闭关三年,又一起到各名山去进香。一年后回来,又共同闭关九年。出关后修行更努力,每天一定礼佛一千拜,念佛不计其数。见人就劝导念佛,说“多念一句佛,就少说一句话、少生一个恶念”。徒弟们经她们的感化、教诲、训导,都修持很努力。

民国十一年六月初三,早课完毕,如觉忽然觉得胸部和腹部涨闷。徒弟们赶忙让她吃药,没有效果。第二天稍微好一点,起床照常做功课。吃完饭,身体突然发寒,就蒙着被子睡,还是不出汗。初六日,身体已经非常疲乏,只是神志很清醒,把徒弟们召到床前念佛。到了傍晚,眼睛慢慢闭上,手脚也冰凉了。床前的徒弟都在哭,她又张开眼睛,微笑着对大家说:“生何喜,死何悲,你们哭干什么(她有修行,生死之际能自在,所以教导大家:这世间,生有什么好欢喜呢?还是轮回。死又有什么好悲伤呢?凡是生就有死,哭有什么用呢)?我现在去了,你们相处要比以前更和好,修持要更加不松懈。生死事大,时间有限,千万不要耽误了。你们既然已经以女子身、现尼僧相、得尼僧的名,不可以认为这不是殊胜因缘,无量幸福。所以必须时时警惕策励自己,保持这比丘尼的人格,做一个有名有实的尼僧。”说完就安然去世,相状极为安详,顶门直到第二天中午还是温热。世寿57岁,戒腊38年。

民国莲贞法师,丹徒赵家的女儿。清朝光绪二十五年秋天,夜晚逃到某寺院,投靠圆信比丘尼剃发。圆师怜悯地答应了,就给她剃度,当时17岁。现了出家相后,她修持非常勤奋、坚定(人最初出家时都有一番好心,都想好好修行,但时间一久往往就变了,如果能够保持当初出家的这番心,那就会成就道业)。每天一定诵《阿弥陀经》四十九遍、念佛号几万声,即使生病也不间断。

受戒之后,她回到家先看父母。父母很高兴,强迫她蓄发还俗,她宁死也不肯答应。住了一个月之后,就回到庙里,从此修行更加殷重、虔诚。

民国十一年七月二十九日晚上,烧了地藏香后,忽然感觉头疼,就睡下了。早晨起来,徒弟悦禅端来粥。莲贞说:“不需要,可以给我准备水,我要洗个澡。”洗完又剃发,取来干净衣服和袈裟等,都穿好、披好。

当时大家听到消息都赶来,莲贞师合掌向着圆信师点了三次头,说:“师父,我走了!”又向大家点头告别,说完就闭上眼睛往生了。这是民国十一年八月初一下午三点的事。

 

民国了定法师,安徽崔家的女儿。从小跟父亲离开家乡到江苏一带做官,嫁给黄家。当时牵涉到一些嫌疑的事,离婚回来。他父亲很正直严厉,要把她处死(从上下文看,好像是男女之事)。母亲偷偷地把她放走。

她离开家,不晓得到哪里去,漫无目的地到处走。途中遇到了青莲庵的德惠比丘尼,忽然生了感悟,就跟随而行。等到庙里,哭着把自己的事跟德惠尼师表白,坚定地请求出家。德师可怜她,就收留了她。最初没给她剃发,在庙里住了几个月,功课已经熟了,屡屡请德师求剃度出家。德师见她很诚心,而且又年轻、美貌,如果不剃度,常常住在庙里,恐怕多有不方便。因此为她剃度,成了正式的出家相,取法名为“了定”。她皮肤白皙,就自己把皮肤晒黑,想毁了容貌而谨慎修行。

受戒之后,闭关三年。她在关房的墙壁上帖了两张大纸,一张上写着:“汝是什么人?答曰:我是一个尼僧。”另一张写着:“做尼僧应该怎样?答曰:做尼僧应息妄念佛。”每每生妄念及念佛疲倦时,就读这两张纸上的字,心便安定,念佛更加有精神。

这样德师也很器重她,说:“人谁没有过失呢?有过失能改正,那也就是无过。”又说:“人人能像这样立志,天下没有一个不好的僧尼。少年男女出家最初难免生妄想,但自己能设法克制加上警惕,时间久了,妄念自然止息。妄念止息,破戒坏法之事,自然不会发生,修学也自然勤奋。”了定说:“如果天下做师父的,人人能像师父这样善于教诲引导感化,那不论什么人出家,也一定能持戒修行。所以世上破戒毁法的也有一半是师父的过失(就是没有常常提醒、常常教诲、引导)。”

后来了定尼师,对她的徒弟恩德有加、启发她们,常常这样好心利益徒弟,结果师徒之间就像母女一样,心非常相契。而且她平常教导徒弟很严格、很恳切,也很有方法,所以徒弟们都精勤、坚定地持戒念佛。

了定晚年专修净土。民国十一年十月二十九日,没有病就示现圆寂,有很多瑞相。世寿76岁,僧腊56年。

民国果仁法师,彭泽陶家的女儿,嫁给宗家。清朝光绪三十二年,到本地净土庵出家,礼圣宗法师为师。民国元年,落发为尼。

最初她学一点导引术。民国九年春天,刘契净居士等在庙里设了佛学会,她因此听到了念佛求生净土的简妙法门,顿时发起信心,把以前盲修瞎炼的外道法尽情抛弃,然后就孜孜不倦地念佛,又学《金刚经》《阿弥陀经》、大悲咒,作为早晚功课。

民国十三年冬天,有一点咳嗽的病。她徒弟常参在十二月初八,梦见四个童子在前面手执幢幡,后面四个人扛着一顶轿子,说是来接当家师去西方。

乙丑年四月二十日,果仁自己梦到一个僧人,左手捧着莲花钵,右手垂下膝盖,对他说:“你将在六月初五登上莲花座。”第二天告诉了常参,接着取了钥匙等交给她,嘱咐说:“我能够生西方,亲自得受佛的明诲,这是我最安慰的。你好好侍奉师公,撑持法门,要严谨守护皈依戒,念经礼佛,就像我在世时一样,不可以乱来。”

临终前七天,又让徒弟跟山下人家告别。刘契净居士因为她还没有受大戒,就请城隍庙的比丘悟道师为她说三坛戒法,以及为她制备衣具。

六月初三晚上,常参又梦到一个僧人,有一丈多高,披着红袈裟,胸前斜挂着一条带子,上面写着:“南无西方接引阿弥陀佛”,头戴莲花瓣帽,帽顶上现着一朵白莲花,一尊佛在上面跏趺而坐,口里称“请当家师一起去”。

过后两天,也就是果仁预告往生的日期,悟道师和刘契净等都来助念。午饭之后,果仁对大家说:“天气太热,请各自回家洗澡。我在晚上戌时(晚7~9点)要走,洗完澡再来也不晚。”大家就离去了。

到时候再来,见到果仁已经结跏趺坐,念了几声佛就圆寂了。第二天入龛,面貌如生。她的遗嘱是要把骨灰散在地上,跟蚂蚁等结众生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