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三编 往生居士

《历代净土圣贤传(二)》 ︱ 智圆法师.译白 ︱

清朝高士桢,钱塘人。他祖先住在山阴梅里,所以自号为“梅溪道人”。51岁生病时入了冥府,在地狱里游观。有冥府官员嘱咐他说:“你现在回去,要一心念佛,一心行善,决定能出苦。”高士桢记住了。三天后苏醒,病也好了。从此发心念佛、修各种善法回向西方,而且也转而把这件事教导别人。

这样经过25年。到了75岁,临终前三天,自己预知时至说:“现在我离苦恼了,奉劝世人及早修持,免得后悔。”这样安然而化。当时是乾隆三十五年十二月。

 

清朝沈载元,自号“可僧”。吴江人,中年经商。60多岁就不做了,潜心净业,长斋念佛作功课,每天念一万多佛。他性情很仁慈、宽恕,自己有多余的都拿来救济穷人和放生。

嘉庆十六年秋天,有一位僧人忽然来了,直接奔向他的住房,稍微谈了几句,他就了达话里的玄义。僧人嘱咐他:“来日你临终时要告诫眷属不要哭。”说完走了。沈载元很感动,就在门外烧香、顶礼,表达敬意。

这年冬天他生病了,但念佛声不离口。已经不吃不喝七天了,到了十二月六日早晨,让人点四十八对蜡烛,佛堂里设好香案。他洗好了澡、换上了衣服,端坐合掌朗诵佛号,叫眷属一起助念。很快,鼻子的气像烟一样,声音渐渐低下来,就这样走了。世寿72岁。等大殓时,面貌像生前一样。

 

清朝王际良,金山县人。50岁时皈依三宝,念佛放生。他的志向很坚定,行持这些善行从不厌倦。这一年二月初,有病,拒绝医药,日夜持名,口里绝不谈家里的事,只是说:“十五日我要走。”到这一天果然如此。前两天他要念珠,等他走后,手里还捻着念珠没有脱开。

 

清朝曹居士,不清楚他的生处。平时持斋、精进念佛,有好多年。道光二十年冬天生小病,一天他孩子早上来看望他,见他神色不同往日。他指着空中说:“你见到佛菩萨了吗?我没想到持名的功德能够这样!你作证,我跟佛回西方去了!”说完就走了

 

清朝丁世济,元和县的县学生。50岁时皈依杯渡海公,法名“广如”。从此精修净业,10年精进不倦。

道光二十五年冬天,他生了病,每天晚上一定念佛一千声、《阿弥陀经》三卷、《西方发愿文》一遍。

一天晚上,诵到“净光照我”这一句时,忽然微笑说:“我现在见到佛的净光了!”

十一月十三日半夜,眷属们围绕床前。忽然闻到异香从空中飘来,逐渐香气充满房间。大家都感到奇异。第二天,他要来笔写了偈子,但字迹模糊,只认得最后一句,有“我便回家见佛”六个字。到了晚上合掌念佛而逝。时年61岁。

 

清朝钱文彬,苏州长洲人。每天早晨起来,默修十念法。平时做很多善事,做了也不宣扬。曾经出一千金放很多鱼鸟。向来有咯血病。41岁时,病情加剧,皈依在经茂公。

生病时喜欢听念佛的声音。临终前一天,延请灵鹫福海和尚到床前,然后供佛设置法座,受菩萨戒。又延请几位僧人轮流念佛。第二天晡时(下午3~5点),急着叫人扶他起来,眼睛看着佛像而往生。当时是道光二十八年二月二十五日。

 

清朝邱逢泰,长洲秀才。少年时有咯血病。这一年夏天病情大作,忽然对佛法生了信心。请了在经茂公在床前给他念佛。

病好之后,他不出门,遍阅各种净土经典。道光二十九年夏天,疾病又发作,念佛不断,结跏趺坐合掌往生。他父亲一向行善修净业,不久也是念佛走的。

 

清朝钱文灿,他是前面传记中钱文彬的弟弟。20岁时遇到吴宗魏指示他修净业,然后皈依见心和尚。他在灵鹫义公前受菩萨戒,长斋念佛20多年。曾经印《念佛警策》广为布施。

灵鹫寺募款修建丈六高的西方三圣像,缺乏资金,钱文灿慷慨赞成。虞山有座古庙,募款修建西方三圣像,则由钱文灿独自担任。天台国清寺铸造铜钟,也多半依赖他的财力。每一年都照例放生、救济贫苦。

道光三十年夏天,他下痢疾,让人去虞山请莲友张元祺来助念。他对张说:“我和你生死之交,现在病情危急,请你帮助。”张元祺说:“好。”这样每天跟着他在一起念佛。每当昏沉想睡时,张元祺就策励他。后来元祺想回家,文灿说:“我这四天中可以没问题,过了四天就不能等了。”

元祺按他的话,四天后又来了,这时他昏沉更加严重,元祺就以上面闻启初的传记跟他细讲(闻启初在临终时也是昏沉迷乱,这时也是得人策励,然后提起正念才往生的)。这样讲了之后,钱文灿涕泪交流,就猛厉念佛,从未时到亥时,神识顿然清醒,长夜都不疲倦。天快亮时,手作莲花状给张看,然后右胁而逝。当时是七月初四。遗嘱中说丧事不用荤酒。世寿43岁。

 

清朝谢春华,杭州钱塘人。他禀性温和正直,与人无争。侍奉父母非常孝顺,从来没有触怒父母的容颜。凡是善行都努力相助,但是不知道吃素念佛。

光绪十年,忽染上蛊胀病,当时不论是医药、祷告都没有效果,就在床上呻吟等死。他有个表弟朱金伯居士,信佛很久,也参访善知识。有一天来对春华说:“我看哥哥的病苦肯定是宿业,如果不立大誓愿念佛忏悔,恐怕难以消除!”春华点点头,就发愿:终生戒杀放生,至诚一心念佛。发愿之后,朱又教他一起念阿弥陀佛,以四十九天为期。

这天晚上,梦到有僧人给他一粒药丸,让他吞下。醒过来就觉得腹中响动,连续排泄几次,当时身体就很安定。不到三天病就全好了。从此信心恳切,念佛不间断,凡是有念佛法会都去参与。

光绪十五年夏季初,偶尔染上小病,很少进食,念佛更加恳切。到四月二十六日,梦见西方三圣,知道是往生的相兆,就普告亲友说:“我要生净土。”对姚明斋居士说:“二十八日我要去西方,你可以来助念。”姚说:“二十八日没空来。”又说:“那二十九日可以吗?”说:“二十九日也没空。”又说:“这样的话,那就定在五月初一去,怎么样?”他说:“初一要来送。”

到了时间,他洗澡更衣,朝西端坐,对子女说:“你们如果有孝心,就念佛帮助我,千万不要哭。”随后善友都来了,共同念佛大约半支香,他就举手合掌谢谢大家。然后眼睛向上看着虚空,好像有所见。合掌向着虚空,含笑走了。走后好几天异香不散。

 

清朝胡亦薛,浙江泰顺人。当地有华严寺的彻权大师,专心于净土,老实念佛。亦薛30岁时皈依彻权师。白天回家干农活,晚上就入寺院念佛。

到了35岁,有病,对妻子说:“我要到庙里养病。”从此就拼命念佛,有半个月的时间,自己知道决定往生西方,这样就放下万缘,不谈世间事。临终的时候,大约在下午,叫妻子请师父和僧人们一起帮助念佛,自己也高声念,越念越响,声音震动了房上的瓦和墙壁。后来师父们让他自己念,他虽然断气了,但念佛的声音一直往空中走,一直念了五六十声,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低(这真是稀有的事,所以净土法门确实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