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三编 往生女人

《历代净土圣贤传(二)》 ︱ 智圆法师.译白 ︱

元朝念佛婆子,不知道姓名。元朝至顺元年,浙江西部连年发生饥馑,当时在杭州,饿死的尸体一具叠着一具,官府命令管理街道的官员,请人抬着尸体扔到六和塔后面的大坑里。当时有个婆婆二十天尸体不腐,每天这具尸体都自然处在众尸体的上面。大家看了觉得很奇怪,就去搜查她的身体。结果在怀里有一个小袋子,里面储存着“念阿弥陀佛图”三幅。这事传到了官府,给她买棺材装殓。最后焚化的时候,烟焰当中现出佛菩萨的像,光明显耀。因此发心念佛的人极多。

 

清朝杨氏,她是清朝乾隆年间,袁子才祖母柴太夫人的外祖母。老人家没有儿子,依靠女儿洪夫人(即柴太夫人的生母)住。平时自己住在楼上,30年脚没踩过地。虔诚地供奉观世音菩萨,诵经、念佛日夜不断。性格非常仁慈,如果听到楼下有用鞭子打仆女的声音,她心里就很不安,吃不下饭。有仆女上楼,她一定把自己的食物分给仆女吃。

97岁时,临终前三天,要盆洗脚,婢女就把一向用的木盆端上来,老夫人说:“不可以,我这次去要踩莲花,所以要用洗脸的铜盆。”洗脚之后,很快闻到栴檀妙香旋绕在空中。杨氏结跏趺坐走了。三天三夜异香不散。

 

清朝张氏,金山人。嫁给王生。她丈夫的大姑姑王氏修净业往生。其事迹见于净土圣贤录续编。张氏从小就相信净土,为人淡泊质朴。她一向多病,但念佛不间断,受了三皈五戒,不愿成家。无奈小时候已经许配给人家,所以就在嘉庆二十年嫁人了。

一年多后,她回娘家看望母亲,当时病发得很重,请了出家在家人一起同声念佛。不久,喘气很急促,叫人扶起来,面朝西方端坐,诵《阿弥陀经》和佛号,眼睛亮亮地向上注视,脸上含着笑容。一会儿,闭上眼睛就走了。

 

清朝林节母(节母是过去对守节妇女的尊称),她是广东潮阳林之琦的妻子。之琦家里穷,读书很刻苦,但是不得志,心情郁闷,导致生病死掉。节母正有身孕,过了一个月生下儿子,叫“道逊”。

节母性情贤淑,她自己家很富有,常常给她很多资产,所以她的日子过得还比较安定。她平时对公婆很孝顺,妯娌之间也很和睦,而且她守志抚养孤儿。家里世代供奉观世音菩萨,节母礼拜尤其虔诚。

后来有一次手触到了芒刺,疼痛难忍,医药无效。一天晚上,忽然梦到菩萨给她抚摸,然后给她一个豆子吃,尝起来味道很美。等到醒来,病一下子没有了。从此她吃素念佛,每天坚持做功课,修行了15年。

临终时,还嘱咐她的儿子媳妇说:“我们家世代都要虔诚奉佛。”先一个月,她叫一个妇女给她裁衣服、裙子,像佛制那样的款式。时间到了,就念佛坐着走了,世寿65岁。走了之后,她儿子做梦随着一个青衣人在海上航行,到了一个地方,殿宇辉煌,有人说:“你母优婆夷,往生极乐国。”当时是嘉庆道光年间。

 

清朝丁氏,金山人,就是前面张氏的嫂嫂。她丈夫的大姑姑王氏劝她念佛,她们同一天受三皈五戒。王氏先往生,丁氏见她临终正念分明,所以更加感动奋发,自己按时作功课,回向西方。平常做功德,戒杀、放生都是按照王氏的做法。她有个女儿嫁到太原,生病了,就教她念佛,后来也很安详地往生了。

过了一年,丁氏生病,在床上辗转反侧,非常艰难。到临终的一刻,她努力地支撑起来,朝着西方端坐,叫家人诵《阿弥陀经》和佛号。才念到一百多声,看她若有所视,别人问:“见到佛菩萨没有?”她头微微一点,一会儿没了气息。当时是道光八年五月初九。

 

清朝邵媪,常熟邵子寅的母亲,平时信奉佛法。道光十八年十一月,有点小病,忽然对子寅说:“你明天接妹妹回来。”子寅应声答应,但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意思。第二天妹妹回来了,邵媪说:“我今天想走,所以叫你来,了却母女的一场因缘。”女儿一听就哭,老媪笑笑说:“死生一幻相也(死生只是虚幻的相)!”说了之后,就跟她谈一些其他事,到了中午说:“时辰到了。”子寅问母亲哪里去,老媪用手指着空中说:“佛来了!”就这样走了。

 

清朝陆孺人,苏州包心愚的妻子。她侍奉婆婆很孝顺,婆婆病的时候,她曾经几个月不解衣带的侍奉。心愚一向勇于为善,凡是造桥、修路、施舍衣服、放生等善事,恒时都牵挂在心上。陆孺人一定尽力赞助成就。她小时候曾经渡海朝礼普陀。中年以后就不再出门。早晨起来诵经、念咒、念佛,40年不间断。

道光二十七年四月初,有点病,告诉孩子和媳妇说:“我夜里梦到穿着古代衣服、头冠的三个人来找我,说我念佛的心至诚,让我当天就见佛。”初八凌晨,她就朝着西方念佛走了,时年85岁。

 

清朝钱氏,苏州人。小时候端庄文静,嫁给顾家。后来因为怀孕,生病很危急,整个半身都凉了,神识昏乱。有一个近亲来看她,劝她丈夫发誓戒杀、诵观世音菩萨圣号来救妻子。这样做了之后,三天流汗,疾病一下子没有了。从此,钱氏归心于净业,每夜焚香诵观世音菩萨名号,即使严寒酷暑也不间断。

道光二十八年冬天,得了咯血病,病情日益严重。一直拖到二十九年,十月初八,忽然说:“苦海茫茫,三天就可以出了。”果然到了初十早上,她叫人在床右边设立香案,说:“我今天决定往生。”口中仍念着观音菩萨。一会儿,忽然改称“阿弥陀佛”。到了下午三、四点钟,声音渐渐轻微,向着西方吉祥而化,第二天天明,顶部还温热,时年29岁。

 

清朝易特墨太夫人,满洲正红旗人。生性勤俭仁慈,她对亲戚同乡都照顾得很周到,而且在家相夫教子,孜孜不倦。故依太守勒通阿札、分转拉芬阿(满族的名字),两位做官政绩卓著,都是秉承母亲的慈训。

太夫人中年吃素,潜心净业,每天的定课是念佛两万声,20多年不间断。

光绪元年,62岁,突然在十一月十五之后精神不爽,告诉家人说:“我见到了好几尊佛像,好多童男童女手里执着幢幡来接我。我自己定了时间,二十七日午时往生西方。”这样就把所存的衣服、首饰分送给媳妇女儿等人,而且嘱咐说:“你们自己修身以及在世间待人处事,都要以给人方便为本。”其他没有什么话。到了时间,让合宅眷属环绕跪着念佛,她就合掌结跏趺坐,大声唱着佛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