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注解

《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讲记》 ︱ 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注解 

法王如意宝 造颂

慈诚罗珠堪布 注解

益西彭措堪布 译文 

自心明界无垢水晶镜,若为忽现障尘悉掩蔽,

深明等持影相难现故,四力白布精勤以拂拭。 

此颂明示忏悔五大要义:一、于何处还净;二、所净之体性;三、未净之过患;四、能净之对治;五、教诫勤净治。

一、于何处还净

自心明界无垢水晶镜

贪欲、嗔恚等诸障尘还净于何处呢?答:自心光明界——如来藏远离以见世间之心思维、言说事及无事等。从本体空分而言,如同第二转法轮所诠,具三解脱之法界,离绝一切戏论;从自性光明而言,如同第三转法轮之密义,非因缘所作,智悲力功德法尔自成而住,此并非自体不空之谛实,亦非如兔角般毕竟无之空无,而是现空无二的法界自住,即于此处还净也。《华严经》云:“诸佛子,谓摩诃菩提萨埵之种性,即与法界不二如虚空般广大本然明性者。”对此,以白色晶镜即无垢晶镜之相状表示。

二、所净之体性

忽现障尘

以“忽现障尘”宣说。所净诸垢并非于心之自性中本住,即以增而减之有法客尘忽然而现,即如同空中浮云般,因缘所生、自无始轮回以来所集起的自性罪与佛制罪,障碍生起觉受、现证的彼等诸业。此处对彼等以“能令明镜自体不现的尘垢”而作表示宣说。

三、未净之过患

若为悉掩蔽,深明等持影相难现故

以“若为悉掩蔽,深明等持影相难现故”宣说。由于彼等十不善业等罪障,界之自性被完全包藏或被掩蔽。若不作净治,则障碍后世增上生及决定胜解脱,能令心于三恶趣中受苦。且此生也对内心生起深——圆满次第、明——生起次第之三摩地,而作障碍。亦即此明界如来藏之自性中,本来无垢,然以忽现的彼等障,则能障碍见彼,此等持以影相之色表示,以明镜若为尘所染,则难以如实现前故。因此,于忏悔净治,应当精勤。

四、能净之对治

四力白布

以“四力白布”宣说。那么,能净除彼等罪障的对治为何者呢?一、对于往昔无始所作诸不善业,多起追悔,即破坏现行力;二、为净除所集起的彼等业,修习空性,即趣入无我光明法性,深极忍可本来清净,及如念百字明等诸殊胜陀罗尼,或读诵经等行善者,即对治现行力;三、受禁戒已,于彼等罪,不复再作,为恢复力,亦名遮止罪恶力;四、依止三宝及菩提心后,消除罪业而令减薄,为依止力。如是由四力能令罪障,消尽及减薄之故,即是对治。以“白布”即“无垢之布”表示。

若想:依于四力净修已,不领受诸恶趣苦,则与经中所说“诸业纵百劫不亡”岂不相违?答:经文的密意是未修四力对治。若以四力对治净修,虽顺定受,亦能清净。否则与教理相违,《八千颂大疏》中如是说也。

五、教诫勤净治

精勤拂拭

以“精勤拂拭”宣说。如是由四力对治作净修,则产生如是利益:如《业辨》云:“已造极猛诸业者,自呵责故令薄弱,极度忏悔能净治,从根力拔彼等罪。”《妙臂请问经》云:“如黑暗中燃灯光,能遣黑暗罄无余。千生增长诸恶暗,以念诵灯能速除。”《亲友书》云:“先时虽放逸,后若改勤修,犹如云翳除,良宵睹明月。孙陀罗难陀,央具理摩罗,达舍绮莫迦,翻恶皆成善。”

如是所说,定业的诸业亦根本不受异熟,或今生中仅以头痛,便净除生恶趣业。若生恶趣,亦如球落地即起般,以及须受的大苦、长期苦转成小苦、短苦。

因此,凡是自性罪及别解脱、菩萨、密乘的誓戒有失坏处,为净除罪堕尘垢,当以“四力白布”精勤数数擦拭。如是教诫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