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二、所净之体性

《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讲记》 ︱ 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二、所净之体性

忽现障尘

以“忽现障尘”宣说。所净诸垢并非于心之自性中本住,即以增而减之有法客尘忽然而现,即如同空中浮云般,因缘所生、自无始轮回以来所集起的自性罪与佛制罪,障碍生起觉受、现证的彼等诸业。此处对彼等以“能令明镜自体不现的尘垢”而作表示宣说。

这一段开示了所净的业障是虚妄客尘性。用“忽现”二字,表明不是本有。以下分段解释:

(一)区分自性与客尘

“所净诸垢并非于心之自性中本住,即以增而减之有法客尘忽然而现,即如同空中浮云般。”“并非于心之自性中本住”,是说客尘不是在自性中本来安住的法,或者说自性里没有它。自性中本住,就是如火中的热性、水中的湿性那样,无法从中分离出来;而客尘法并非如此。又如污渍不是衣服本来具有,如果是本有,那就跟衣服不二,也就洗不掉它;或者,消除污渍时,连衣服也一起除去了。又譬如梦里显现的法,不是性中本有;如果是性中本有,那就无法息灭。

“增减自性”指它作为增减变异的自性,会有比如变厚、变薄、变重、变轻,或者更加染污、更加清净、更加苦重、更加清明等等情形。“忽然而现”,指原先没有,因缘和合时忽然现起。“空中浮云”是比喻。意思是,浮云不是虚空自身本有的法,不是浮云与虚空不二,因为浮云有相,虚空没有相;浮云有生灭,而虚空没有生灭等等。二者完全不同。与此类似,客尘不是自性中本有的法。浮云有逐渐浓厚或减薄等增减变化,比喻客尘是有增减的自性。

在《楞严经》里讲到客尘的涵义:比如偶然有人来到旅馆住宿或用餐,吃住后就离开,并不会常住。如果是主人,便常住不离。因此,不住的叫做“客”,常住的叫做“主”。又如雨过天晴,阳光照在缝隙中,会看到光柱里有很多尘埃上下摇动,虚空却寂然不动。因此,寂静的叫做“空”,摇动的叫做“尘”。以上说到,“客”是不住,“尘”是“动摇”,而本性是常住、无动无摇的[1]。

因缘所生法全部是客尘,全部是虚妄。“忽现尘障”即是如此,有动摇、生灭、来去等相,所以是尘,是客。

比喻对应的意义:世间现相全都观待心而现起,有了心的造作,才有心的变现和世间的现相。轮回里的一切因果现相都只是无明妄现的幻事,没有丝毫实法可得。

由于现相是观待因缘而起,只在因缘和合的那一刹那忽然显现,过后就一无所有,因此是不住,是客,是忽然性。或者说不是主,不是本性,仅是“忽然一现”。而且它还会随着因缘变动,发生各种增、减变异,有所谓的生灭、来去等种种转变,就像银幕上的影像不断迁变那样,是动摇的、尘的体性,不是寂静,不是无动摇,不是本性,称为“增减自性的客尘”。

(二)业由妄心造作,故是客尘

“因缘所生、自无始轮回以来所集起的自性罪与佛制罪,障碍生起觉受、现证的彼等诸业。”一切时方所摄的现相,无非因缘合成。缘聚时显现一刹那影相,过后了不可得。如果不晓得这些事是虚妄的,就会不断地分别计较、追逐求取,发生各种造作、各种癫狂的行为。

世人一直被妄相蒙骗,在妄相中不断地建立各种意义,进行各种取舍。还会考虑:怎样才能把这些改善得更好?让它们的作用变得更多?继而为此做出各种努力,让妄相显现更丰富、更便利地满足人类。等到能集聚因缘来创造它,或者能够控制这些假相时,他就自认为已经有了大智慧。

其实,这些妄心的错乱分别,根本不相合法界理体。不仅如此,迷在现相中的分别心会造下各种有漏业。一切业果的根源即此妄心。

虽然妄心自以为有智慧,认为凭借造作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事物,但由于是基于一种私我的欲望,也就是以满足自我为根本,因此这类以我执为根源,所引生的一切行为或虚妄的造作都叫做有漏业,只能增加轮回流转。

其中,如果一心想求得今世的安乐,就会不择手段,甚至不惜损人利己,由此积下杀生等成为非福业的业障。

如果想求得后世的安乐,并懂得“善有善报”等因果律,就会通过上供下施等付出,以谋求来世的幸福。虽然会有一些利他的行为,但目的还是为了自己得到快乐,只不过造作的方式高明一些。他所积下的布施等有漏善业,其实也是障蔽出世正道的福业。

还有些人认为追求外在的五欲乐受很不值得,不仅过程辛苦,而且得到的安乐受用太低劣,尤其最终落在痛苦当中等等,有各种过患。所以,他宁可选择从内在引生的喜乐。智慧更高一层的人,还会舍弃内在的喜乐,求取无苦无乐的境界。这两类人都会修习禅定,形成有漏的不动业。

以非福业会障蔽人天善趣的安乐,其他福业、不动业,会障蔽解脱或菩提。

小乘行人观见无我,证得人无我空性,由此止息一切私我的欲望,在一切时处当中,都不会缘“我”发生造作。因为没有我,便不会在“我”上建立得失成败等,无论遇到何种境缘都不会以执著自我而起烦恼,从而止息了一切有漏业。但由于没有证得诸法无我,他仍会执著有实法存在。因此,小乘行人安立极微和刹那是万法的实相,叫做胜义谛。这种更微细的障碍虽然不障善趣和解脱,却会障蔽本性的开发。也就是说,只要这种缘法产生的分别心没有寂灭,就见不到无二法界。

这一切无不是基于一念无明而起的各种或粗或细、或苦或乐的妄现,因而都是客尘,所积集的一切造作也都是障蔽本性的业。就像浮云遮蔽虚空的本面一样,各种各样的业也原本没有,只由一念无明,导致误入幻梦。这轮回大梦中似有很多生灭、来去、增减,又好像有苦乐、染净等等,但都是相对二边的虚假之法。

什么是相对二边呢?就因果法而言,果唯一依赖因而成立,没有独立自性;因也同样。所以因和果是一对,离因无果,离果也无因,都是观待而安立的假法。由此认定,因和果显现的当下就了不可得,只是客尘的体性。

所以,对于彼等障碍,上师用“忽现障尘”四个字来说。“忽现”就是客,它有障蔽的作用,就叫做“尘”,“障尘”也是本来没有的。

又如梦中错乱显现一切幻相,醒来就清楚了知,梦心以及它所变现的事物都是真实中不存在的假法。识透了这一点,对梦中的一切就自然放下、不再执著。其实世俗生活里的一切都是白日梦,跟晚上做梦无不相同,因此将轮回称为长夜大梦。

了解生死的虚假性,就能知道从中现起的一切业——所净的垢染并非实法。它们在觉悟的当下都会消失,或者在缘起法中出现对治时,就会发生转变。客尘法不是一成不变。随着心的转变,它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也就是说,如果见到本性清净,它们会消失。即使暂时无法证得空性,也可以借助缘起的力量去改变它,如同衣服上浓重的油渍,在因缘上集聚洗衣剂、水,再配合手的揉搓等,马上就能清除干净。

懂得缘起、发起对治的因缘,就会发生转变。所以说,只要懂得空性和缘起的道理,就能进入如理的忏悔了。由于明了净障的运作机制,内心深极忍可本来清净,或者运用其他对治法消减业的力量。

一旦懂得障碍只是像迷梦那样虚幻的客尘,就能确信它会被净除,如同认识到梦里现的种种恐怖境界都仅是错乱时,就很容易消除怖畏。当智者明见空性,便可以不受障碍——既然现相只是一念妄心所起,当妄心停歇、根源断绝,所现的相也就自然消失。

所净的障垢不是心的本性中具有,所以正现之时即一无所得,犹如空中浮云。虚空本来远离一切相状,暂时的因缘聚会,忽然就现起了白云。但去寻找它时丝毫也得不到,这叫做“无基离根”。或者观察它到底从哪里来?结果根本没有来处。先前没有,在一刹那间忽然显现了;正现的时候,寻找它的住处也了不可得;消失后,追查它的去处,同样一无所得。由此可知,浮云本不存在,只是忽现的假相而已。

从譬喻遍推一切有为法,应当一概决定它们的体性不可得。因此,从无始轮回以来,由身口意集起的无量无边的自性罪、佛制罪等等,全部是客尘,都是忽现的虚妄法。虽然在不断地生起,但生即是无生;虽然在不断地显现,但现即是无现或妄现。

(三)业障碍觉受和现证

虽然浮云般的诸业本不可得,但作为虚妄分别的体性,以错乱的作用必然障蔽对本性的觉受和现证,就像尘垢虽然不可能影响到水晶镜自身,但是会完全掩蔽水晶镜,致使丝毫的光明清净本相都显不出来。

比如以有漏蕴的“五阴炽盛苦”,完全覆蔽真心。在无始至今的无量时间当中,就像虚空当中一直浓云密布,没有一刹那透出一线光明,本有的清净、明朗的虚空从没有显露过一样,众生心即是一直陷在迷梦当中,刹那刹那不断地现起虚妄的现相,陷在生灭轮转的错觉里,见不到不生不灭的本性。

本无的幻尘不断显现,本有的虚空就不显现。这时会觉得一切世间境界都是真实——一直生活于其中,怎么会有假呢?耳闻目睹的一切现相不都是真实吗?其实,把本无的法执为真实,就会产生幻觉。由于幻相现得太密集,连一刹那窥见本面的机会都很难出现。一直不知道本有的光明界是什么、一直把错乱中的现相当成真实,把四大假合的蕴身认作自体、把因缘现起的妄念执为自心。哪晓得空寂才是自体,灵知方是真心。“空寂灵知”即是自性光明界。见性成佛也是指见到它。

众生一直都在虚妄中讨生活、求实义,这就是根本的错乱。不仅不认识假相,还沉迷其中,不断增益出无数的分别,发生各种逐取的妄动,这便是“从迷入迷”。其中所有的各类业相,都只是忽然现的妄相。无始以来在三界六道里轮转,不断地行善造恶、享乐受苦等等,这一切全都是无实的幻梦。幻梦正现的时候,就遮蔽了本面,自性光明便显不出来。

客尘妄相虽不是实法,但从现相而言确实长劫以来掩蔽了本性。就像一个正常人忽然入梦,去了很多地方,见到各种恐怖的境相。其实他本来好好地躺在这里,根本没移动过。同样,入迷的时候,发生错乱,由错乱的作用导致不见本性,就假名为“掩蔽”。

错乱的作用有重有轻,但都不外缘起法则。错乱得越深重,离开发本性就越远;错乱已经薄弱下来,就开始接近开发本性。这时一般会主动返本归元,往自己的本性靠近。法界有一种染净缘起。受净法熏习时,自性就逐渐苏醒,逐渐回归;受染法熏习时,就会越来越错乱、狂妄、颠倒。这便是幻起的业的缘起力。

下文的“四力白布精勤以拂拭”,就是根据这个道理。往善的方面去做,去对治障垢,比如发菩提心、信解空性,对以往所造的罪业深生追悔、下决心截断业根、依止金刚萨埵等等,这些都是回归自性的路,能令内心开始觉醒,开始从迷梦中返回。

虽然自性罪、佛制罪都是虚妄的法,本不可得,但缘起的作用不会失坏。身心造下罪业,背离本性而行,那么这些颠倒的造作就会成为回归自性的障碍;如果内心随顺本性而修、集聚顺合本性的因缘,就能逐渐回归。忏罪即是把过去的错乱习性一概否定,一概翻转,不再顺从内心的无明。

无明也有业果愚和真实义愚。如果在业果上错乱、违背因果规律,就会深陷恶趣,长劫无有出期;真实义愚则是对于人和法执为实有,以此导致深陷轮回。现在只有反破过去的迷乱、颠倒,从此观省内心、痛改前非,才能走上回归自性的路,才会出现修法的觉受和证悟,最终还归本性。

总之,颠倒造作不仅会遭受因果律的惩罚,还会障蔽本性的开发。懂得了这个道理,就要“精勤拂拭”。也就是时时内观,当现起任何不如理的心念、行为时,都不随它而转。这样才能从业的缠缚中脱离出来,从而消除迷乱、显发自性。


 

[1]《大佛顶如来万行首楞严经》:骄陈那起立白佛:“我今长老于大众中独得解名,因悟‘客尘’二字成果。世尊!譬如行客投寄旅亭。或宿或食食宿事毕。俶装前途不遑安住。若实主人自无攸往。如是思惟,不住名客,住名主人。以不住者名为客义。又如新霁清旸升天光入隙中,发明空中诸有尘相,尘质摇动虚空寂然。如是思惟,澄寂名空,摇动名尘,以摇动者名为尘义。”佛言:“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