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四、能净之对治

《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讲记》 ︱ 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四、能净之对治

四力白布

以“四力白布”宣说。那么,能净除彼等罪障的对治为何者呢?一、对于往昔无始所作诸不善业,多起追悔,即破坏现行力;二、为净除所集起的彼等业,修习空性,即趣入无我光明法性,深极忍可本来清净,及如念百字明等诸殊胜陀罗尼,或读诵经等行善者,即对治现行力;三、受禁戒已,于彼等罪,不复再作,为恢复力,亦名遮止罪恶力;四、依止三宝及菩提心后,消除罪业而令减薄,为依止力。如是由四力能令罪障,消尽及减薄之故,即是对治。以“白布”即“无垢之布”表示。

刚刚由闻思进入实修时,在前行的过程中,经常会出现很多阻碍。这些都是往昔和今生造下的各种罪业在作障碍。罪业从心而生,心上有垢染,就会障蔽菩提。像前面所说,自心光明界就像无垢的水晶镜,现在被忽现的障尘完全掩蔽住了,所以现不出深、明等持的影相。这就是进入实修时很难出现修法验相的原因。因此,为了迅速现前修法的效果,获得成就,现在应当精勤修学净除违品——业障,忏悔还净的方便。

那么,这些忽现的障尘该如何净除呢?

首先要知道,过去造业是由什么因缘而起。由于无明,不了知诸法是虚妄的,从而计执人、法,起了各种妄执,从这里就出生了种种的染污。而且,每起一次都会严重地蒙蔽自心。尤其是以人我执引发,为了谋求自身的利益,不惜采取各种狡诈的手段,或者为了追求自己贪爱的事,发生各种的贪欲、求取;或者为了远离厌恶的对象,做出种种损害他人的行为;或者表现出种种骄慢、嫉妒、谄诳等等,以致于自心一直沉溺在这种妄动当中。这种错乱的造作已经在识田里熏入了业习,将来成熟时,必定会变现出各种染污境相,这就是我们一直深陷恶趣、轮回的根本原因。

如果这些业习没有净除,那么,它的势力一旦成熟,必定会出生相应的果报。就像已经种下了毒种,如果你不铲除它,有了雨水、阳光等的滋润,假以时日,它必定会不断地生长。一旦它的势力成熟,结出了有毒的果实,再遮除就非常困难了。所以,对于已造的罪业绝对不能放置不管。

那么,该如何净除它呢?现在已经知道,在缘起上,业障由心而起,所以,也要以心来忏,也就是要在心上发起对治的力量。这里能净的对治,就是反其道而行之。罪业就像污垢,所以能净的对治就用“白布”来表示。所谓“白”,即表示反染为净,也就是把过去的那些错乱的造作都反转过来。因此,这里说的能净治的“四力”,也无非是四个方面的相反而行。

“一、对于往昔无始所作诸不善业,多起追悔,即破坏现行力。”

“破坏现行力”,就是指对于过去无始以来,所造作的各种不善业,内心反复地生起追悔,也就是一种对罪业后悔的善心。就像服了毒物的人,非常想把毒吐出来,同样,对于过去曾经造下的罪业,内心深处非常后悔,并且毫不保留地在上师三宝前发露,一点也不覆藏。

过去从没认识到,造作的不善业完全是一种吞食巨毒、自我摧毁的行为。所以,我们的心对于它,或者是放纵、宽容、掩饰,或者还进一步地在支持它。以这样的心,就会使得业的势力不断地增长。

现在要破坏它的现行,首先必须对于过去所造的种种不善业,认清楚都是一些颠倒妄为,知道那完全是一种饮苦食毒的行为,这样来生起一种追悔的心。有了这种追悔心,就能破坏罪业的现行,或者说它具有破坏罪业现行的力量。心里有了追悔,就能净除过去对于罪业的支持、掩盖等等。

这就表示,所谓“破恶”,必须有勇气破坏自己过去的那些行为。或者说,破恶力产生的时候,它有一种反过来破坏自己的力量。相反,如果你不肯认错,就表示不想破坏过去虚假的自我。这样你还是在支持恶业,就会不断地掩饰自己,不愿意说出来。

我们现在要认识到,过去整个的运行系统都是基于无明而产生,所以这上面的每一点都是错的。也就是说,要认清它的过患,知道那些都是吞食剧毒的行为。其实,想想罪业能感召的异熟果、等流果、增上果等等,就知道这比现在吃一杯剧毒要严重得多。现在吞服毒物,最多只是毁坏你的五脏六腑,夺去你一世的生命。但识田中熏下的那些业种子,如果你还在支持它,那迟早会成熟为地狱等非常深重、漫长的苦报。

产生破恶力的关键,就是深信业果。多思维业果,就容易发起追悔的心。想到自己已经造下重罪,而因果决定不虚,已作之业必定感果,这样看来,自己将来绝对要堕恶趣。反复思惟罪业的果报,就会发起极大的恐怖心。之后,对于这些苦果的因——已经造下的罪业,自然能生起极大的后悔心。

对于罪业深深地生起追悔之后,就要在佛前发露。比如,我们都在修金刚萨埵,那就在金刚萨埵佛前发露罪业。肯发露罪行,就表示你有了破坏的力量。这种破坏力就能彻底打破你自己。破恶力的关键是你要能够认识错误,并且要敢于破掉过去那种虚假的自我。这样破了之后,就表示你不再支持它。以这种缘起力,它就没办法继续了。所以,“天大的罪过当不得一个‘悔’字”,就是这个道理。

发露忏悔的时候,要在佛前陈述自己过去所造的罪业。这时候,要像已经服食了剧毒那样,而且不只是一种剧毒,一检查就会发现,自己心里充满了各种恶业。所以,这时要非常地痛切,要真正认识到:自己过去多么愚痴,做出那些毁坏自己的行为,再不忏悔的话,这些业种一旦成熟,就会在长劫当中把我抛在地狱的火海里等等。

比如想:我过去因为无知,杀了那么多的生命。佛经中说,杀一个众生也要在地狱里住一个中劫。我很快就会死,而那些杀生的罪业还没忏净。如果我下一世以杀生业堕在八热地狱里,那时,脚下是燃烧的铁地,头上还不断降下火星。狱卒们用炽热的黑铁绳在我身上划四道、八道、十六道,然后顺着绳痕,用热铁斧切割,用铁锯截断,之后血肉狼藉,散成几百、几千块……受完这些苦,之后一出来,到了近边地狱。整个大地长满了锋利燃火的铁刺,每走一步,脚都会被戳穿、刺透,抬起脚时恢复如初,踩下去时又被穿透……像这样,在极为漫长的时间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种痛苦我能忍受吗?或者偷盗、邪淫等等,想一想,将来要在地狱、饿鬼里住多少年……

再设身处地地想想:如果我现在得了癌症,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更何况死后堕恶趣?或者现在有一群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短矛,凶狠地刺向我。而且不只一次,他们不断地这样刺,自己的身体被刺得血肉模糊,但这时我根本逃不掉,也死不了,也没有人来救我,只能在那里默默地忍受着……这种痛苦现在想想都感到毛骨悚然。但龙树菩萨说,这跟地狱相比,就连那里最微小的痛苦都比不了。

这样想了之后,就会感到非常害怕。知道自己相续里现在还有那么多的罪业种子,每一个都是定时炸弹,时机一成熟,立即会发生果位上的“大爆炸”。那些罪业有相当大的污染力、破坏力,会让我一直陷在恶趣的深渊里,脱不出来。想到那种大苦很快就会到来,之后要想:我现在必须赶紧发露忏悔,千万不能让它继续增长,一旦增长到成熟地位,那时,就连佛也没办法救护我了。

所要发露忏悔的罪业,总的来说,就是无始以来由贪嗔痴引发、身口意所造的各种不善业。就像阿琼仁波切所说的六类所忏的罪障,我们都要一个一个地多次起追悔心。

为什么要反复、多次地生追悔心呢?一方面,我们现在忏悔的力量还很薄弱;另一方面,当时造业的力量,以及后来支持罪恶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所以,现在反转过来,也要一次又一次地起追悔心,这一点非常重要。

发露时要具体反省,也就是仔细地回忆自己过去做过的事,检查哪些是不对的,然后在佛前说出来忏悔。其实,常常反省非常重要,每天都要仔细地观察自身的行为,否则就觉察不到自己的罪行。要知道,忏悔是一生的功课,每天都要在忏悔上用功,才会在修行上长进,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否则,不常常反省、忏悔,一直陷在恶业的现行中,那就很糟糕了。

过去的大德说:没有惭愧心,就不容易净除罪垢。所以,我们要像已经服了剧毒那样,非常后悔,生起一种极恐怖的心。这种恐怖心、追悔心要强烈到像当年阿阇世王那样。

《大涅槃经》[1]说:未生怨王为了夺取王位,杀死亲生父亲。不久之后,心生追悔,对于装饰、歌舞等没有丝毫的兴趣。而且由于内心非常悔恼的缘故,全身发热,因发热导致身体上下生出恶疮,臭秽不堪。他心想:“这就是杀父的花报现前,想必地狱的果报也快到了。”

当时有个大臣名叫月称,到王宫探病,他问到:“大王!为什么如此忧愁、憔悴,您是身痛还是心痛?”

国王说:“我现在的身心怎么能不痛呢?我的父王是无辜的,我却为了夺取王位杀害了他。我从智者那里听说,世上有五种人不能解脱地狱苦报,就是造下杀父、杀母、杀阿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的人。我现在已经有了无量无边阿僧祇的罪业,叫我身心怎么能不痛苦呢?”

他当时生起了极大的追悔心,内心充满恐惧、后悔。我们就要像这样,反复思惟罪业的过患,发起猛利的追悔之心。如果没有到量的追悔心,就没办法间断恶业增长,即使忏悔,也不过是口头上不痛不痒地念念而已,这样罪业是没办法清净的。

一旦有了真正的追悔心、恐怖心,那他一定会非常恳切地求救,恳切悲痛地在金刚萨埵佛前发露。就像一个人已经是服了巨毒,他真正认识到的时候,会非常急切地一心祈求医生:“毒性很快就要蔓布全身,那时我必死无疑。你再不帮我解毒的话,我就没命了!”有了这种迫切的心,才能彻底得到医生的救治。所以,我们自身上一定要多起追悔心,这样才能破坏罪业的现行。

为什么能破坏呢?就因为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过错,生起深深的悔恨。一想到过去的那些行为,那一桩桩的罪行,就感到实在太丑恶了,简直不堪回首。关键就是,对于过去的自己,一定要敢于打破它,不再包装、掩饰、覆藏它。这样,在缘起上真正生起了追悔心,跟过去的支持、保护罪业直接相反,就能破恶了。再加上在佛前毫无保留地发露,就是“破坏现行力”。
 

[1]《大涅槃经》:“尔时王舍大城阿阇世王……因害父已心生悔热,身诸璎珞、妓乐不御,心悔热故,遍体生疮,其疮臭秽,不可附近。寻自念言:我今此身已受花报,地狱果报将近不远……时有大臣名曰月称,往至王所,在一面立。白言:大王!何故愁悴,颜容不悦,为身痛耶?为心痛乎?王即答言:我今身心岂得不痛?我父无辜,横加逆害,我从智者曾闻是义,世有五人,不脱地狱,谓五逆罪。我今已有无量无边阿僧祇罪,云何身心而得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