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普贤上师言教

《普贤上师言教讲记一·听闻轨理》 ︱ 益西彭措堪布 译讲 ︱

敬礼诸具无缘大悲至尊上师前!

如来心印持明表示传,补特伽罗人中最胜缘,

蹑胜士迹究竟自他利,三传承诸上师我敬礼。

于法尽界得法身密意,于光明界见报身刹土,

于所化境化身行利生,一切种智法王我敬礼。

明智照见诸法真实性,大悲光明所化现吉祥,

深道乘顶教法能光显,持明无畏洲师我敬礼。

始自观自在尊现阇梨,说法安立有缘解脱道,

随宜调伏事业无有边,大恩根本上师我敬礼。

教法圆满遍智传承教,口诀心要一生成佛法,

正道前行共同外与内,教授支分捷径颇瓦法,

明显易解义深极稀有,无等上师亲传无错谬,

自心如定解义此所说,愿师本尊加持我相续[1]

此部大圆满龙钦宁体外内诸前行法,乃依无等上师口传而记录,以备遗忘。

 

大文分三:一、共同外前行;二、不共内前行;三、正行支分——捷道颇瓦之引导。

甲一、共同外前行 分六:一、暇满难得;二、寿命无常;三、轮回过患;四、业行因果;五、解脱胜利;六、依止善士。

乙一、暇满难得之引导中分二:一、听闻引导之轨理;二、所说修法之次第。

初中又分二:一、等起;二、行为。

初又分二:一、广大意乐菩提心之等起;二、广大方便秘密真言之等起。

今初(广大意乐菩提心之等起)

初、广大意乐菩提心之等起者,即如是起一心想:住轮回中的一切有情,自我无始以来,无一未曾作我父母。作父母时,大恩护持,好食予我,好衣赐我,极为慈愍,故纯是养育我的大恩人。此等一切恩人,虽欲求乐,然于乐因十善不知修行虽不欲苦,然于苦因十不知断除。所欲所行背道而驰,道已颠倒,沦为愚蒙,犹如生盲独留旷野此诸有情诚堪悲愍此次闻甚深法后修持有能成办彼等义利,故今发心,欲令为六趣苦所逼恼此等父母,远离一切六道中的别别业现诸苦及其习气,而当得一切种智佛陀果位。

如是等起,于一切闻法时、修法时,皆须珍重。原因是:随任何大小善根,方便持善根,即是加行发心殊胜;其善不,即是正行无缘辗转增长,即是结行回向印持,此即由三殊胜摄持,无有可缺方便闻法时也应先以闻法轨理为主,其中又以等起为至要。如:“唯内心善恶之差别,善恶不随影像大小定依据此义,若以自求地位、名声等励力求此生世间法之等起,则无论闻多少法,都不成为真实之法。因此,先向内返回调正自心等起,至关重要。若知如调正等起方便持善法,则成无量福德上士道之入径不知如是调正等起则纵外现种种闻法修法,亦唯成法之影像。闻法时、修法时,或修圣、或诵咒,或礼拜、或右绕,乃称念一句嘛呢以此等起菩提心摄持,至关重要

 

戊二、广大方便秘密真言之等起

其二、广大方便秘密真言之等起者,如《三相明灯》云:“一义亦不昧,方便多不难,依于利根故,秘密乘最胜。”谓此秘密真言金刚乘中,入门之道多,积集资粮之方便多,有不需自行甚大难行而能证果之甚深方便,究其根本亦在于变换欲乐。如云:“诸法唯缘性,枢要在欲心。”依此,说法处所及导师等,不应如彼庸常不净之相而观,而应明观五圆满后谛听。

也就是:处圆满,观为究竟法界宫;师圆满,观为法身普贤;眷属圆满,观为如来心印传、持明表示传之萨埵男女众,皆是男女本尊自性。或者:说法处所,观为铜色吉祥山莲花光明宫;说法导师,观为邬金莲师;我等闻法眷属,观为八大持明、王臣二十五尊,皆是勇士、空行之自性。或者:处圆满,观为东方现喜刹土;师圆满,观为圆满报身金刚萨埵;眷属圆满,观为金刚种性尊众,皆是萨埵男女本尊之自性。或者:处圆满,观为西方极乐刹土;师圆满,观为无量光佛;眷属圆满,观为莲花种性尊众,萨埵男女尊皆是男女本尊之自性。无论如何,法圆满为大乘法,时圆满为常相续轮,此即于本来如是,而起如是了知之心。如是明观,即法本如是而如是知,此外并非将不是观成是。

譬如,上师本是三世诸佛总集体性,上师之身为僧、语为法、意为佛,此即总摄三宝;身为上师,语为本尊,意为空行,此即总摄三根本;身为化身,语为报身,意为法身,此即总摄三身;又复为过去诸佛之幻变,未来诸佛之生源,现在诸佛之补处;再者,对于连贤劫千佛亦未能调化的我等浊世有情,从摄持的大悲、大恩角度而言,较一切佛尤为超胜。如云:“上师佛陀上师法,如是上师亦僧伽,上师一切普能作,上师具德金刚持。”

又,我等闻法眷属,也由本体为如来藏,所依为人身宝,助缘为善知识,方便为师长教授所摄受,故是未来之佛。如《二观察续》云:“诸有情即佛,然为客尘障,垢净即真佛。”

 

丁二、行为 分二:一、应断之行;二、应取之行。

初中分三:一、器之三过;二、六垢;三、五不取。

今初(器之三过)

器之三过者,如颂云:“耳不属如覆器过,意不持如漏器过,杂烦恼如毒器过。”共有三过。

第一,闻法时,自身耳识须不驰散他处,而与说法音声系属后听闻。若不如此,则如向覆口容器倾注汁液般,身虽住在闻法场所,自身却不闻一个法句。

第二,于如是所闻的法要,自以为闻法解义就放置了,其实内心并未持到。此如向漏器随倒多少汁液亦无法存留,闻多少法仍然不知置于自相续上修持。

第三,在闻法时,若以欲求名声、地位等有过失的等起而听闻,或者与贪嗔痴等五毒妄念相杂而听闻,则法不但无益于心,且法成了非法,如同于有毒容器注入胜妙汁液般。

所以,像印度当巴桑吉也说:“闻法时,需如野兽乍闻声;思维时,需如熟手剪羊毛;修习时,需如愚夫尝美味;修行时,需如饥牛食野草;得果时,需如杲日出层云。”谓闻法时,需如野兽爱著琵琶之声,猎人在旁刺以毒箭犹不觉知,怡然而听,需身毛悉竖、目泪满盈、双手合掌、不被其他异念间断而谛听。此外身体虽住说法之场,心却分别外境而驰散,开绮语藏门、做了口眼散乱后听闻是不行的。故闻法时,须放下念诵、数珠等善行之相而谛听法。

如是闻法后,还须将所闻法义持在心中而不忘,随后常时修持。世尊也说:“我为汝说解脱法,当知解脱依自行。”依此意,师长为学徒解说引导,即是教导其闻法之相、修法之相、除罪之相、修善之相、修持之相等等,故学徒也须不忘此等教导,谨记于心,随后修持实证。若心中并未持到法,则仅仅容有闻法利益,而于法之句义丝毫不知,故与未闻法无有差别。

再者,法虽持在心中,然若与烦恼相杂,则仍然不成真实之法。如塔波尊者云:“若不如法而行法,依法反成恶趣因。”谓上于上师、正法起邪分别,中于道友讥讽、骄慢、轻蔑等,有诸不善分别的话,则法反而成了恶趣之因,故须断除诸烦恼。

 

己二、六垢

六垢者,如《释明论》云:“慢及无正信,于法不力求,外散及内收,疲厌皆闻垢。”谓于法师思维我胜而起骄慢,于法法师不起正信,不励力求法,心散外境,五根内收,由法期过长等而起疲厌。此为六垢,皆当断除。

此复,诸烦恼中,慢嫉二者极难认取,故当精详观察自心。若自己于佛法、世法上随有少许功德,便念“我亦有此有彼”,特别执著,则不见自身过失,不知他人功德。故须断除骄慢,常处卑下。

若无有真实信心,则绝入正法之门,故在四种真实信中当持不退之信。

励力求法是一切功德依处,故由上中下三品励力,而成上中下三品求法者。若不励力求法,则根本不能成就法。世间谚语也说:“法本无主人,看谁勤奋大。”所言极是。我等导师也每为求得四句法故,于自身上剜肉成疮、插千灯芯,及身跃入火坑、于身上钉千铁钉等,是依百种难行之门而求请法。故应如颂云:“纵遇火聚刀刃亦直越,乃至趣死仍勤求正法”,需如此大励力而求,不顾一切艰苦寒热而闻法。

妄识驰散于外六尘,乃是一切轮回迷现之本,一切苦恼之源。譬如眼识著色,则如蛾死灯下;耳识著声,则如兽遭猎杀;鼻识著香,则如蜂闭花笼;舌识著味,则如鱼著铁钩;身识著触,则如象陷淤泥。此外又有随习气伺察过去、将迎未来诸烦恼、缘现在境相妄分别三者。此等一切,随于讲、闻、修正法之时,皆须断除。

此段颂文依于郭元兴译本改译。下遇郭本译文精当处,多有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