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锯陀身施缘品第十五

《贤愚经讲记 (二)》 ︱ 智圆法师 讲授 ︱

陀身施缘品第十五

如是我闻,一佛在罗阅祇耆崛山中。尔时世尊,身有患,祇域王,酥,用三十二种诸药杂合,令佛日服三十二

阿难尊者说,就像我所听到的,一时佛在罗阅祇耆阇崛山中。当时世尊身体有风病,祇域医王就给世尊和合药酥,用三十二种药物配合,让佛每天服三十二两。

提婆达,常怀嫉妒,心自高大,望与佛佛世尊服于酥,情中慕,欲同佛服。复敕祇域:与我合。尔时祇域,复与合之。

当时提婆达多常常怀着嫉妒佛的心,心里妄自高慢自大,想事事都跟佛相同。听说世尊服药酥,他心里也生起一种贪慕心,想和佛一样服这种药。然后就叫祇域:“你要给我和合这种药。”当时祇域也给他配合了同样的药。

之言:日服四。提婆达问:佛服几?祇域答言:日三十二。提婆言:我亦服三十二。祇域答言:如身者,不与汝同,汝若多服,必更患。提婆言:我若服之,自足能消,我身佛身,有何差但与我服。

祇域医师就对他讲:“你每天服四两。”提婆达多问:“佛服几两?”祇域说:“每天三十二两。”提婆达多说:“我也应当服三十二两!”祇域说:“如来的身和你不同,你如果服多了,会加重病情的。”提婆达多说:“我如果服了,自己就能消化,我的身和佛的身有什么差别?尽管给我服。”

即习效佛,日日亦服三十二在体中流注诸脉,身力微弱不能消转,举身支,极患苦痛,呻吟呼,烦愦

当时他就仿效佛,每天都服三十二两药。结果药在体内流注到各个脉里,由于体力微弱没办法消化,结果导致全身的支节都非常地疼痛,不断地呻吟呼叫,当时心思烦闷、辗转不安。

世尊怜愍,即申手以摩其头,药时即消,痛患即除。

当时世尊怜愍他,就从远处伸手摸他的头顶,当时就消除了药力作用,身上的病当时就除掉了。

病既得愈,看佛手,因而言曰:悉,世不承用,复学医道,善能使知。

病已经好了,提婆达多一看,认出是佛的手,就说:“悉达多其他的本事也不管用,不过也能看出他曾经学过一点医术。”

闻说情用恨,跪白佛:提婆多,不,世尊慈矜,之除患,方更吐此不善之言。有何情怀,能生此心,夜思嫉,向佛世尊。

当时阿难听到了提婆达多的话,心里很不舒服,长跪着对佛说:“提婆达多这个人不识恩德,世尊这样慈悲哀愍他,给他除病,他还说出这样不善的话来。他是什么心肠,竟然生这样的心?一向以来都嫉妒世尊。”

佛告阿难:提婆者,不但今日怀不善心,欲中我,去世时,亦常害于我。

佛就告诉阿难:“这里是有等流果的。提婆达多这个人,不但是今天怀着不好的心想伤害我,过去世的时候,也常常以恶心杀害我。”

所以,看到这里我们就要明白造作等流的严重,我们平时一念一行绝对不能起伤害心。如果你一再地起这样的心,将来就会辗转增上这种习气。像提婆达多生生世世都有害佛的心,所以到了这一世,还是一见到相应的情景,他就会起嫉妒、想要障碍。所以,勿以恶小而为之,一点一滴的心行,都要去观察,凡是有恶的心行起来时,都必须当下除灭。

白佛:不审过害之事,因云何?佛言:善听!当为。唯然世尊,一心听

阿难请白佛说:“不知道提婆达多过去伤害您的事,因缘的情况如何?请佛开示。”佛说:“好好听,我来给你讲。”“好的,世尊,我一定一心谛听。”

佛告阿难去久不可计数阿僧祇劫,此浮提有一大城,名波奈。尔时国王,名梵摩,凶暴慈,奢淫好,每怀忌,好为伤害。

佛告诉阿难,这要远溯到久远不可思议阿僧祇劫的年代,那时候在阎浮提有一座叫波罗奈的大城市。当时的国王叫做梵摩达。这是一个凶残没有慈心的暴君,他平时就骄奢淫逸、喜好享乐,每每怀着恶念嫉妒,喜欢作伤害。

尔时其王,欻于中,有一,身毛金色,其毛端,出金光明,照于左右,皆亦金色。

有一天晚上,梵摩达王在梦中忽然见到一只金毛兽,身上全是金色的毛,在毛端又出现金光,光明照到左右四周,都呈现金色。

已自念:如我所梦,世必有此,者求其皮。作是念已,召诸猎师,而告之言:我,身毛金色,毛出光,殊妙晃朗。想今界,必有此物,仰汝等辈广行求捕。若得其皮,与,令汝子,食用七世;若不用心,求不得者,诛灭汝等族党。

这个暴君醒来后自己想:就像我梦到的,世上一定有这宝物,现在要命令一些猎人去捕杀它,求到它的毛皮。这样想了后,召集了很多猎师,告诉他们:“我梦到了一只野兽,身体都是金色的毛,毛端还发出光明,非常明耀殊妙。我想现在国界里一定有这个妙物,拜托你们在境内四处求捕。如果能得到它的皮,一定重赏,使你们子孙七代都能坐享其成,得到一切饮食受用;如果你们不用心,求不到的话,那就要满门诛灭。”

时诸猎师,得王教已,愦愦复方,聚,共此事:

当时这些猎人听到国王的命令,心里非常忧愁、苦恼,又想不到别的办法,当时他们都陷在很大的压力当中,聚会在一起共同商量这件事。

王所梦兽生未曾睹,当于何所而求此?若今不得,王法犯,我曹徒类,活路。此事已,益增闷恼

他们都这样说:“国王梦到的这种野兽前所未见,应当到哪里去找呢?如果现在得不到,王法难以触犯,我们这辈人以及合家大小都没有活路了。”他们谈论到这件事的时候,更增加了苦闷、忧恼。

又复有言:此山中,毒虫恶兽,亦甚多,行求,必不能得,交当丧身,困死林野。且私募一人,令行求之。

又有一个人这样提议:“在深山野林里,到处都是毒虫猛兽,我们走远路去找金毛兽,一定是找不到,而且都会丧失生命,困死在深林里。不如私下招募一个人代我们去寻求。”

人言:善。更相简练晓劝一人:汝可广行求,若汝吉,我曹合物,汝;令山遇害不,亦以物与汝妻子。

结果大家都认为:“这是个好主意。”经过几番挑选,他们共同劝导一个人,想让他当替死鬼。他们对这人说:“你要尽力地到处去寻找,如果你能吉祥返回,我们所得的财物合起来,都重重地赏赐给你;如果你在山野里遇害回不来,我们也一定以各种财物给你的妻儿子女。”

其人此,心自念言:人,分身命。内计已定,即可行。行道具,涉而去。

这个人听到他们的劝说,自己心里想:“我理当为这些人舍弃身命。”他心里这么想定了,就答应马上出发。当时办好了一切行路的资具,就冒着危险往深山里走了。

行已久,身羸力弊,天盛暑,到沙道。唇干渴乏,郁蒸欲死。酸苦切,悲悴而言:有慈悲,矜愍我者?当见,救我身命。

当时走了很远的路,体力不支,全身虚弱无力,又赶上炎天盛暑,走到一个热沙地带。当时他唇干舌燥,又渴又累,闷热得快要死了。身体的苦逼得难受,他就悲伤地说:“哪个有慈悲怜愍我?快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