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七瓶金施品第十八

《贤愚经讲记 (二)》 ︱ 智圆法师 讲授 ︱

七瓶金施品第十八

如是我闻,一佛在舍卫国树给独园尔时诸比丘,各意安居。九十日,安居已竟,各佛所,咨受圣教。

阿难尊者说,就像我听到的,一时佛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当时比丘们都处在不同的国家,随意安居。经过了九十天,安居完毕,他们各自来到佛这里,请受教法。

尔时世尊,与诸比丘,隔别经久,慈心愍伤,神手,而慰之,下意问讯:汝等人,住在僻食供,得乏耶?如功德,世无俦类,今乃下意,瞻比丘,特怀敬。阿难见之,甚怪所以,即白佛言:世尊出世,最殊特,功德智慧,世之希有。今乃下意,慰谕问讯诸比丘,何其善耶!不世尊,兴发如是卑之言为远近耶?

当时世尊和比丘们离别时间很久,就以慈心哀怜举出千辐轮相的神手来慰劳比丘,而且谦下地问讯:“你们这些人住在很偏僻遥远的地方,饮食供养都不缺吧?”如来的功德世上无有同等,现在佛竟然谦下地瞻视比丘,怀着恭敬谦虚的心。阿难见了,对此觉得奇怪,就对佛说:“世尊出现在世间是最奇特的事,功德智慧在这世上稀有罕见。现在竟然谦下慰问诸比丘众,这是何等的善心!不知道世尊心发这样的谦卑言语,是近来还是遥远的事?”

世尊告曰:欲知不乎?明听善思,当为。奉教善听。

世尊告诉他:“你想知道吗?那就好好地谛听,而且善加思维,我来为你讲。”阿难说:“我们一定奉佛教法,善谛听闻。”

佛告阿去久无数无量不可思阿僧祇劫,此浮提,有一大,名波奈。有一人,好修家,意偏金,勤力聚,作役其身,四方治生,所得钱财金。因得一瓶,于其舍内,掘地藏之。如是种种,勤身苦体,经积不衣食,聚之不休,乃得七瓶,悉取埋之。

佛告诉阿难:这要追溯到过去久远、无量无数不可思议阿僧祇劫,那个时候在这个阎浮提地方,有一个叫波罗奈的大国。当时有一个人很喜欢做家庭的事业,心里很偏爱金子,所以他一直很精勤努力地积聚,自己到处去做工,做一些治生产业,所得到的钱财都用来买金子。因此积聚了一瓶金子,就在自己的屋子里挖地藏起来。像这样一直身体很勤苦地干活,经过很多年,赚来的钱终究不舍得吃穿,这样不断地积累,就得到七瓶金子,他都拿来埋在地下。

其人后,遇疾命,由其金,身作一毒蛇之身,其舍,守此金瓶。经积,其舍摩人住止。蛇守金瓶,寿命年,已复向。舍其身已,心不息,复受本形,自以其身,缠诸金瓶。如是展经数,最后受身,心复生,自计:是金故,而受形,有休已。今用施快福田中,使我世世蒙其福

再说这个人后来生一场病而死去,因为他一直贪爱金子,转生就受了一个毒蛇的身体,还是住在他的房子里,守着这个金瓶。经过很多年月,这个房子已经毁坏了,没有人居住。但是这个蛇还一直守着地下的金瓶,经过了一些年月,他寿命穷尽。舍掉这个蛇身后,由于他的这种贪爱心不止息,又重复受了蛇身,用自己的身体缠住这些金瓶。所以,人的贪爱就感召这样的果。

像这样辗转经过几万年,在他最后一次受蛇身的时候,生了一个厌患的心,他自己想:我这么长久以来为了这个金瓶的缘故,受了蛇的恶劣身体,无有止息。现在应当用这个金瓶布施到大福田里,让我世世因此而得到福报。

这个时候,他才生了觉悟,确实多少世以来都转生为蛇,缠绕在金瓶上。你看看,什么叫贪?贪欲的相就是著在一个所爱境上,像油沾在布上不能脱离那样。因为这种心,他就要变出一个蛇身,才能在地下一直绕着他的金瓶,守护不舍。你想,他生平不舍得吃穿,一心就是想储存金子,所以他的心念念缠绕在上面,怎么舍得让别人拥有呢?所以转世来还是变成蛇,一直守护这个金瓶,成了守财奴。后来他终于生了一念厌患心:就是因为自己这一念贪心,不断地堕恶趣,受恶劣的蛇身。所以,他就想用这个金瓶布施到福田里,真正由此生生世世得到福报。

思惟定,往至道身草中,匿身而看,有人,我当语之。

当时他这么决定以后,就爬到了道边,窜到草丛里,藏着身体偷看:假使有人来,我就跟他讲。

尔时毒蛇有一人道而,蛇便呼之。人闻唤声,左右望,不见有人,但闻,复道而行。

当时毒蛇见到有一个人顺着道走来,蛇便呼叫他。这个人听到有人叫,左右张望,没见到有人,只听到声音,他就又往前走。

蛇复形,言:咄人!可近我。人答蛇言:汝身毒恶,唤我用?我若近汝,傥为伤害。蛇答人言:我苟怀汝不,亦能作害。其人恐,往至其所。

蛇就又现出它的身形,对他说:“这个人!你可以走到我旁边。” 过去时候的蛇都会说话。人就回答蛇:“你这么毒恶的身体,叫我干什么?我如果走近你,恐怕被你伤害。”蛇就回答:“如果我真的怀恶心,即使你不来,我也能害你。”这个人就害怕了,乖乖地走到蛇那里。

人言:吾今此,有一瓶金,欲用相托,供作福,能之不?若不者,我害汝。其人答蛇:我能之。

蛇就对这个人说:“现在我这里有一瓶金子想托付你作供养,得一些福德,你能帮忙吗?如果你不干,我就害你。”那个人回答:“我可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