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大光明王始发道心缘品第十六

《贤愚经讲记 (二)》 ︱ 智圆法师 讲授 ︱

大光明王始发道心缘品第十六

有知慧巧便人,以小缘故,能大心趣向佛道。懈怠惰人,有大意趣向佛道。是故行者,应强心立志勇猛善缘

有智慧、巧方便的人,以一个小的因缘,他就能发起大心趣向佛道。而对于懈怠懒惰者来说,虽然有大的因缘,还不能发心趣向佛道。所以,行者就应当有很强的心来立下志愿,在善缘上面勇猛地发心。

何以知然?

为什么说有智慧的人以一件小事就能触发他寻求无上佛道的大志愿心呢?这里就举一个例子,要说到世尊过去世是如何最初发起菩提心的。

尔时世尊,在舍卫国树给独园,与众、诸王臣民,前后围绕,供恭敬。

当时世尊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当时前后围绕着很多的四众弟子,国王、大臣、民众等,都对佛供养并发起恭敬心。

于是中,多有疑者:世尊本以何因故,初发无上菩提之心,自致成佛,多所利益?我等亦当发心成道利安生。

当时很多大众心中有一个疑问:世尊往昔是由什么因缘初次发起无上菩提之心,由此最终成就佛道,对众生作极大的利益?我们想知道世尊初发心的因缘,也效仿世尊发心、成佛道、利益安乐众生。

尊者阿,知所念,即坐起整衣服,前白佛言:今此大,咸皆有疑:世尊本昔何因大道心?唯愿之,广利一切。

当时尊者阿难知道大家的心念,就从座位起身,整理好衣服,近前请问佛说:“现在大众都有这个疑问:世尊往昔世是以什么因缘发了无上道心?唯愿世尊为我们解说,利益一切。”

佛告阿难:善哉善哉!汝所者,多所益。听善思,当为

佛告诉阿难:“很好啊!很好啊!你的提问会给大家带来很多饶益。你们大家要谛听善思,也就是要诚心地听受佛法,而且在心里要思维这个法义,不要漏失。现在我就给你们解说。”

,寂静无声河江水,百,皆寂无声。于是大,天鬼神,悚然乐闻,一心佛。

在世尊的教导下,大众都非常地认真,一时间会场上寂无声息。不仅如此,连风河江水、百鸟走兽都寂静,没有任何声响。在这时,大众和天龙鬼神都是非常郑重地欢喜听闻,一心专注地看着佛。

佛言阿去久无边阿僧祇劫,此浮提,有一大王,名大光明,有大福德,聪明勇慧,王相具足。

佛就告诉阿难:这要追溯到过去非常久远无量无边阿僧祇劫以前,在这个阎浮提的国土中有一个大国王,叫做大光明王,他具有大福德、聪明、勇敢、智慧,具足国王的德相。

尔时边境,有一王,与为亲厚。彼所乏,大光明王,随时赠送;彼所珍,亦复奉于光明王。

话说那时边境有一个国王和光明王关系很亲密、深厚。他的国中有所匮乏,大光明王随时赠送布施给他;他国家里的一些珍贵之物也都奉献给光明王。所以他们非常友好,关系也非常亲厚。

王,大山游,得二象子,端正姝妙,白如玻璃[1]山,七支拄地,甚可敬爱。心喜念言:我今以与光明王。念已庄校,金银杂宝,极世之珍,遣人往送。

当时那国的国王有一次在大山里打猎,得到了两头小象仔,这个象非常地端正殊妙,如玻璃山一样白净,有七支拄地,就是四脚、两牙和尾巴七支叉在地上,让人一看就很生喜爱之心。他心喜而想:我现在要以这个白象赠送给光明王。想了之后,就用各种金银杂宝、稀世珍宝给白象作了装饰,然后派人送到光明王这里。

光明王,此象已,心大欣有象,名曰散,王即告言:汝教此象,瞻

当时光明王见了这头象,生起很大的欢喜心。那时有一位象师叫做散阇,光明王就对他说:“你好好地赡养这头象,使得它性情调顺。”

奉教,不久调顺,众宝,往白王言:我所象,今已良,愿王观试

当时散阇奉命来调顺这头象,不久它的性情就变得很调伏,就用很多珍宝在它上面作了装饰,来向国王说:“我现在把这个象已经调得很调顺、驯良,愿国王观看。”

心喜,之,即金鼓,会诸臣下,令观试象。

当时国王听了很欢喜,就想见这头象,立即敲击金鼓,把群臣召集过来,说:“现在要观看大象表演了。”

既集,王乘是象。譬如日初出山,光明照曜,王初乘象,亦复如是。与诸臣民,出城游所。

当时大众都云集而来,国王亲自乘着这头白象。就好像日轮最初越出山峦那样,光明照耀,国王初次坐在这么洁白高大的象身上,也是如此。当时国王很高兴,跟这些大臣、百姓们一同前呼后拥地出了城市,要好好地游玩一番,即将要到观赏的场所了。

象气有群象于莲华池,食莲华根。已欲发,奔逐牸象,遂至深林。

当时这头白象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它见到一群象在莲花池里吃着莲花根。见了以后,它发了淫欲就去追赶母象,一直追到森林的深处。

王冠服,悉皆落,坏衣破身,出血牵发。王眩瞀[2],自惟必死,极怀恐怖,即问:吾宁有余命不耶?散白王:林中诸树,有可捉者,愿王搏捉,乃可得全。

当时这头白象疾速奔驰,国王坐在这白象上面,冠冕衣服都掉落下来,衣服也扯破了,身体也受伤出着血,头发也被挂掉不少。当时国王一片晕眩,他想这回一定会死,怀着极度地恐怖就问后边坐着的象师:“我还能保住命吗?”散阇对他说:“森林里有很多树,有可以抓的,国王一定要抓住,就可以保住生命。”

王搏树枝,象去王住,下树坐地,自视无复衣冠,身体伤破,生大苦恼,迷闷出林,不知从者所在。

当时光明王听了以后,他一下子抓住了树枝,结果象奔驰而去,国王留了下来,从树上下来坐在地上,自己看看也没了王冠、皇袍,身体到处受伤,生了很大苦恼,在一种迷闷的心态里出了森林,也不晓得随从到哪儿去了。

小前,捉得住,求,王愁恼独坐。

当时象师稍微在前面,也捉到了树停下来了,他回来找国王,只见国王非常懊恼、忧愁地独自地坐在那里。

,白王:愿王莫大苦,此象正尔,淫心息,厌恶秽草,不甘水,思肥美食,如是自

当时象师磕头对国王说:“愿国王不要很担忧、伤心,这头象现在是这样,它的淫欲心会歇下来,到时候他会厌恶污秽的草食,不喜欢污浊的水,它还会想到王宫里有那么清净肥美的饮食,这样它会自己回来的。”

即告曰:吾今不复思汝及象,以此象故,几失吾命。

国王生气地对他说:“我现在不再想你和象了,就因为这头象,我几乎丢了性命。”

尔时群臣,咸各生念:王已狂象所害。路推求处处,或得天冠衣服,或落血,遂乃王。

当时大臣们都这样想:国王已经被狂象伤害了。他们就沿着路到处去找,一路上有的得到天冠皇袍,有的见到有滴下来的鲜血,这样一路找来,才见到了国王。

乘余象,还来入城,城中人民,悉大王受如是苦,莫不忧恼

当时国王很狼狈地乘着其他象回到了都城,城中的人民看到大王受这样的苦,大家都是很忧伤、苦恼。

尔时狂象,在野中,食诸恶草,饮浊秽水,淫欲意息,即思王甘膳,行如疾本止

当时狂象在野外草泽当中吃着那些不好的草,又喝了浊秽的水,它的淫欲心渐渐歇下来的时候,就想着从前在王宫里是那么清凉、甘美的饮食,它又像风一样奔驰而来,回到了它原来的住处。

师见已,往白王言:大王知,先所失象,今还来至,愿王之。

象师见了后,就过来向国王汇报:“启禀大王,前面丢失的白象现在又回来了,愿国王看一下。”

王言:我不汝,亦不象。散阇启王:王若不我及象者,唯愿象之方。

国王还是怒气未息,说到:“我不要你,也不要那象。”散阇禀白国王说:“国王如果不需要我和象,也愿您看一看我调象的方法。”

 


[1]璃:原文[王*(黍-禾+利)],通璃。

[2]瞀:mao,原文为 [目*冒],通瞀,指眼花、目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