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贫人夫妇氎施得现报品第二十五

《贤愚经讲记 (二)》 ︱ 智圆法师 讲授 ︱

人夫妇施得现报品第二十五

如是我闻,一佛在舍卫国树给独园祇洹精舍,与大比丘围绕说法。尔时国中,有一者,其怀妊,月生女,端正殊妙,容貌少。其初生细软,裹身而生。

阿难尊者说,就像我所闻到的,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的祇洹精舍,当时佛在大比丘众的围绕中宣说正法。那个时候,舍卫国有一位长者,他的妻子怀孕了,十月期满生了一个女儿,世上少有的端正妙丽。在她出生的时候,有细软的白布裹着她的身体而降生。

父母怪之,召占相。曰:甚吉!有大福德。因作字,名曰叔离(秦言白也)。

父母觉得很奇怪,就请来了相师给她占相。相师说:“非常地吉祥!是有大福德的人。”因此给她取名为叔离。

叔离长大,氎随身大。此女瑰国内远近,竞来娉求。父母念言:女年已大,宜,即使工师为珞。叔离父:是金,用作何等?父告之言:汝年已大,欲嫁汝,故作玔。女白父言:我欲出家,不嫁去。父母念,不其志。

叔离渐渐长大,她身上的白衣也随着身体等量地变大。这个女儿是国中的瑰宝,在舍卫国远近的各个地方,都有人竞相来娉求婚姻。父母心想:女儿也长大了,应当要出嫁,就叫工巧师打造璎珞。叔离问父亲:“锻造这些金银干什么呢?”父亲说:“你已经长大了,想把你嫁给一户人家,所以要准备嫁妆,做一些耳环、臂钏等。”女儿对父亲说:“我想出家,不想出嫁。”父母也是很疼爱她,没有违背她的心意。

寻为,欲作五衣。女问:欲作何等?告言:汝作衣。白父母言:我此所著,悉已具足,更不须作,唯愿听我,往佛所。父母即,往佛所,面作,求索出家。佛言来!头发,所著白氎,寻成五衣。付大道,比丘尼,精不久,成阿罗汉道。

父母不久就拿出一些布来想给叔离做五衣。女儿见到又问:“想做什么?”说:“想给你做五衣。”叔离对父母说:“我的穿著已经具足了,不必要再做新的衣服,惟愿父母允许我现在到佛那里去。”父母就带着她一起来到了佛这里,头面顶礼佛足,请求出家。佛说:“善来!”头发自落,身上所著的白布立即成了五衣。然后就交付给大爱道,成了一名比丘尼,昼夜精进修行,不久就成就了阿罗汉果。

白佛言:叔离比丘尼,本种何功德,生者家,生与俱出,出家不久,得阿罗汉道?

当时阿难请白佛说:“叔离比丘尼前世是种了什么功德?生在长者之家,而且与生俱来就有白布裹身,出家不久又得了阿罗汉道呢?”

佛告阿听善思!吾今之。阿言:唯然。

佛告诉阿难:“你要谛听,好好地思惟,我现在给你讲她往世的因缘。”阿难说:“一定谛听。”

佛言:去久,有佛出世,名毗婆尸,与弟子,广度一切。王臣民,多,作般遮于瑟。有一比丘,恒行化,令佛所听法布施。

佛说:这要说到过去久远之时,有一尊毗婆尸佛出现在世间,他和他的诸弟子们度了无量众生。当时国王、大臣、民众都设立很多供养作无遮法会。有一位比丘恒时到这个国家的各个地方挨家挨户地劝化众生,让他们都到佛那里去听佛说法、布施。

有女人,名檀伽,极为贫穷,夫二人,共有一。若夫出行,被而往,便裸住坐于草敷;若妇出外求索,夫裸坐草蓐。

当时有一个女人叫做檀腻伽,她是极度地贫困,夫妻两人只有一匹白布。如果丈夫要出外,披着这个白布出门,妻子就裸体坐在草敷上;如果妻子披着白布出外乞讨,丈夫就裸坐在草敷上。

化比丘,次至其家,是女人,因之言:佛出值,难闻,人身得,汝听法,汝布施。广说悭贪、布施之

当时那位劝化比丘依次来到了这一户极贫困家庭,见到了这个女人,就劝化她说:“佛出现在世间是极难值遇的,佛所说经法是极其难闻的,这个人身宝是极其难得的,你应当亲自去佛那里听法,你应当在得人身的时候多作布施。”这个时候,比丘就给她讲人身难得、佛法难闻、佛难值遇的道理。也就是说佛出现在世间,如昙花一现般极难遭遇。佛已经出现在世间,宣说了甘露法门,你应当去闻,这才是得到人身的意义。而且你得了一个人身要好好行善,要多做一些布施才有意义。所以这个比丘就做了这些劝化。又给她广讲了悭贪和布施的果报,悭贪如何贫困,布施如何富裕的因果道理。这也是针对她来说的,因为她夫妇俩这一生是这样贫困,这就是过去悭贪恶业的果报。

女人白言:大德小住。入舍中,其夫言:外有沙佛、听法、布施。我等先世,不布施故,致此贫穷,今以何后世

当时女人说:“大德你稍等一下。”她就回到了屋里,对丈夫说:“外面有个沙门劝我去见佛、听佛说法、做布施。我们前世因为不布施的缘故,导致今生这样穷困,现在我们以什么来作为后世的资粮呢?”

这说明她有长远的眼光。虽然今世的贫穷是因为前世的悭贪、前世不布施的缘故,那么我们现在有了机会,就要给后世多做资粮。懂了这一点就要明白,我们在思惟业果后,一定要着眼于利用这个人身,为未来的无量世寻求义利。

这就跟顺世派的见解完全不同。他们认为没有后世,所以要利用这一生仅有的机会尽情地享乐。这完全是颠倒见,以这个贪著现世的心就无所不为,所以造各种的非福业,全部是恶趣业因。所以,只有因果正见才能使人生到善趣。如果不信前后世和因果,那就决定一直都是做各种恶业,完全成了堕落的因。

夫答之言:我家困如是,可有心,以何施?

丈夫说:“我们家是这样贫困,虽然我们有这份布施的心,但是拿什么布施呢?”

言:前世不施,今致是困,今复不种,后欲何趣?汝但听我,我欲施。

他这个媳妇比丈夫要好一些,比丈夫更有信念,妻子说:“我们是因为前世不布施,现在导致这样穷困,如果现在还不种福田,那我们将来怎么办?我们会到什么样的境地?”所以她是为自己着急。她就说:“这一次你就唯一听我的,我已经决心要布施了。”

夫心自念:此或能少有私,我听之。即可之言:欲施便施。

丈夫心里想:“她可能少许有一点私产,我就听她的,让她去布施吧!”就答应说:“你想布施就布施吧!”

曰:我意欲以此布施。夫言:我之与汝共此一,出入求索,以自存活。今若用施,俱守死,欲作何计

妻子马上就说:“我心里想用这块白布来布施。”丈夫说:“我和你就这么一块白布,每天都要轮流出去乞讨来谋生的。你如果把这个都布施掉了,那我们只好在这里等着死了,还能做什么?”

言:人生有死。今不施与,会当归死。宁施而死,后世有望;不施而死,后遂当剧

这就看到她的因果信念。妻子说:“反正人生了就有死的。现在不做布施也是要死。宁可布施而死,后世有福、有希望;不愿不布施而死,后世更加贫困。”

喜言:分死用施。

丈夫也很欢喜,说:“那宁死我们也布施。”

出,白比丘言:大德可止屋下,我布施。比丘答言:若欲施者,汝面施,汝咒愿。叔离白言:唯此被内无异衣,女形秽恶,不宜此。即于向下,身上,授与比丘。

妻子就出来对比丘说:“大德,请站在屋下,我马上布施。”比丘回答:“如果你想布施就当面施,我可以给你祝愿。”叔离说:“我只有披身的一块白布,里面没有衣服,女身秽恶,在这里脱不合适。”她就回到屋里,脱掉身上的白衣,远远地向下交与比丘。

比丘咒愿,持至佛所。佛言比丘:持此氎来。比丘授佛,佛自手受此垢污。众会,微心嫌佛受此垢。佛知心,而告之言:我大施,无过于此以施者。大众闻已,莫不悚然。夫人喜,即己身所著严饰璎衣,送与陀腻羁。王亦喜身衣服,送与其夫,命令诣会。毗婆尸佛,广为微妙法。时会,得度者

当时比丘为他们咒愿完毕,拿着这块白布来到了佛这里。佛对比丘说:“拿白布过来。”比丘就递给佛,佛亲手接了这个污秽的白布。当时国王和大众稍微起了一点心,怨佛怎么接受这么脏的布。佛知道大家的心,告诉大家说:“我看这一次的布施里面,没有比这块白布更清净的了。”大众听说了这件事之后,心中震惊。国王的夫人——王后很欢喜,脱掉自己身上穿著的有各种装饰的璎珞宝衣送给了陀腻羁(檀腻伽),国王也欢喜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送给他丈夫,叫他们都一起来会场听法。毗婆尸佛为大众广博地演说了微妙正法,与会的大众得到度脱的很多。

佛告阿:欲知尔时贫穷女人陀腻羁者,今叔离比丘尼是。由于尔时以清布施故,九十一劫所生之,常与生,所乏少,意悉得。于彼佛,深妙法,愿解故,今得遇我,成阿罗汉。是故汝等,勤精进闻法布施。

佛告诉阿难:“你要知道,当时的这位贫穷女人陀腻羁,就是今天的叔离比丘尼。由于当时以清净心布施白布的缘故,她在九十一劫当中,无论生在哪里,都是生下来就有白布裹身,无所缺少,一切都能称心如意地得到。又因为在毗婆尸佛那里闻了深妙法,愿求解脱的缘故,今天能够遇到我,成就阿罗汉果。所以你们都应当精勤地闻法和布施。”

,得道者,莫不喜,戴奉行。

佛说了这段因缘后,当时得证道果的人很多,大众无不欢喜,顶戴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