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月光王头施缘品第三十

《贤愚经讲记 (二)》 ︱ 智圆法师 讲授 ︱

月光王头施缘品第三十

如是我闻,一佛在毗舍离庵罗树园中,尔时世尊,告者阿:其得四神足者,能住寿一劫。吾四神足极能善修,如今者当寿?如是至三,于难为魔所迷,世尊教,默然不

阿难尊者说,就像我所听闻到的,那时候佛住在毗舍离的庵罗树园当中,当时世尊对贤者阿难说:“获得四神足的人能够住寿一劫。我是极擅长修持四神足的,现在如来住世的寿量应当是多少?”这样问了三次,当时阿难的心思被魔所迷惑,他听到世尊的话,默然不回答。

又告阿难:汝可起去静处思惟。者阿坐而起,往至林中。

佛又对阿难说:“你可以起来去静处思惟了。”贤者阿难就从座位上起身,去了森林当中。

去后,魔波旬至佛所,白佛言:世尊世教化已久,度人周,蒙生死,如恒沙,年又老,可入涅槃。

阿难离开后,这时候魔王波旬来到佛这里,对佛说:“世尊处在世间已经教化很长时间了,度人的工作已经圆满了,得您的加持解脱生死的人像恒河沙数那么多,现在您年纪大了,可以入涅槃了。”

世尊,取地少土著于爪上,而告魔言:地土多,爪上多耶?魔答佛言:地土极多,非爪上土。佛又告言:所度生,如爪上土,余未度,如大地土。

当时世尊取了少许的泥土放在指甲上,对魔说:“地上的土多还是指甲上的土多?”魔就回答:“当然是地上的尘土多,不是指甲上的尘土。”佛又告诉他说:“我所度的众生就像指甲上的尘土,余下没有度的众生,像大地土那么多。”

告魔言:却后三月,般涅槃。于波旬,闻说是已,喜而去。

又告诉魔说:“再过三个月我会入涅槃的。”当时魔王波旬听到这么说,他就很欢喜地离开了。

尔时,于林中坐,忽然眠睡,梦见普覆空,枝蓊郁,花果茂盛,一切群萌,靡不蒙。其功德种种奇妙,不可称数。旋卒起,吹激其,枝坏碎,如微于力士所住之地。一切群生,莫不悲悼。

再说那时阿难在森林里静坐,忽然睡过去了,梦见有一颗大树普遍地覆盖着虚空,树上的枝叶蓊蓊郁郁,奇花异果极为茂盛,一切群生都在这树下得蒙树的恩惠而生存。这棵树有各种奇妙的功德,无法说尽。忽然间旋风刮起,吹击着这棵大树,树上的枝叶都碎成微尘,就这样消失在力士所住的大地上。一切众生无不沉痛、悲哀。

,怖不自宁。

阿难惊醒过来,心里非常恐慌,无法安宁。

又自思惟:所梦树者,殊妙量,一切天下咸其恩。何,碎坏如是?而今世尊,覆育一切如大将无世尊欲般涅槃?

当时他自己又想:“我梦到的这棵树是这样殊胜妙好无法称量,一切天下的众生都仰赖它的恩泽。什么缘故遇风一吹,这样地破碎?现今世尊以慈心覆育一切众生,就如同大树,这不是世尊要入涅槃的征兆吧?”

作是念已,甚用战惧至佛所,佛作,而白佛言:我向所如斯之事,将无世尊欲般涅槃?

他这样想了以后,心里慌得很,提心吊胆,来到佛这里,给佛作礼后对佛说:“我前面梦到了这样的事,是不是世尊要入涅槃了?”

佛告阿:如汝所言,吾后三月,般涅槃。我向汝,若有得四神足者能住寿一劫,吾四神足极能善修,如今日能寿几何?如是三,而汝不。汝去之后,魔来劝取涅槃,吾已之。

世尊告诉阿难:“正如你所说,我再过三个月,当入涅槃。我前面问你:‘如果得到四神足,这样的人能够住寿一劫,我极擅长修行四神足,如来现在能达到多长寿量?’我问了三遍,你都没有回答。你离开以后,魔来劝我要取涅槃,我已经答应他了。”

难闻此,悲迷荒闷恼惘塞不能自持。

阿难一听到这个话,他心里非常地悲痛,而且非常迷闷、堵得慌,无法控制这个心情。

弟子,展,各怀悲悼,至佛所。

那些佛弟子也辗转相告,各自怀着悲伤、沉痛的心来到了佛这里。

尔时世尊,告于阿弟子:一切常,得常存?我汝等,作已作,应说。汝等但勤精修集,何为忧戚?无补无行。

当时世尊告诉阿难和弟子们:“这世上一切法都是无常的,谁能常存于世?对于你们,我应该作的都已经作了,应当说的都已经说了。你们唯一应当精勤修行佛法,为什么要这样忧心忡忡?这也无补于修行。”

舍利弗于世尊般涅槃,深怀感,因而曰:如涅槃,一何疾耶?世,永失恃怙。又白佛言:我今不忍于世尊而取度,今欲在前而入涅槃,唯愿世尊,当见。如是至三。世尊告曰:宜知是,一切圣,皆常寂灭

当时尊者舍利弗听说世尊快要入涅槃了,他心里也怀着很大的悲伤、感叹,因而说到:“如来涅槃是何等迅速啊!世间眼目即将熄灭,众生将永远失去依怙。”又对佛说:“我现在实在不忍见到世尊入涅槃,我现在想在世尊前面先入涅槃,唯愿世尊能允许我。”这样请求再三,世尊告诉他:“应当要知道时机,总之,一切圣贤都会相继入灭的。”

舍利弗,得佛可已,即整衣服跪膝行,佛百匝,至佛前,以若干偈,赞叹佛已,捉佛足敬戴上。

当时舍利弗得到佛的许可后,就整理衣服,长跪在地,用膝盖走路,绕佛一百圈后,来到佛的面前,用若干首偈颂赞叹了佛后,就用手捉住佛的双足放在自己头上恭敬顶戴。

如是三,合掌侍佛,困而言曰:我今最后,于世尊。

这样做完了三次,就合掌侍奉在佛前,沉浸在哀伤之中说到:“我这是最后一次见世尊的金颜。”

叉手行而去。均提,诣罗阅祇。

这样,他就双手合掌恭敬、肃穆退却而离开了。他带着沙弥均提来到了罗阅祇这个地方。

至本生地,到已即敕沙均提:汝往入城,及至聚落,告王大臣故知识诸檀越共取

到了他的故土,就吩咐沙弥均提:“你去城里以及各个聚落,告诉国王、大臣以及过去的相识和诸位施主们,都共同来告别一下。”

尔时均提,礼师足已,遍行宣告:我和上舍利弗,今在此,欲般涅槃,者宜可往。

当时均提顶礼师父以后,就到处去宣布:“我的和尚舍利弗,现在来到这里,要入涅槃,凡是想见一面的,应当及时赶来。”

尔时世王,及檀越四均提,皆怀悼异口同音,而是言:尊者舍利弗,法之大生之之所仰,今般涅槃,一何疾哉!

当时阿阇世王以及国家里的一些豪贤施主、四众弟子听到了均提的话,都怀着很沉痛的心异口同音地说:“尊者舍利弗是佛法中的大将,是各类众生所钦敬皈仰之处,现在入于涅槃,怎么这么快呀!”

各自奔,至其所,前为作礼问讯已竟,各共白言:承尊者,欲舍身命至于涅槃,我曹等,失于恃怙。

当时人们都各自奔驰来到尊者的处所,上前顶礼问讯完毕,大家都共同地说:“我们听说尊者要舍弃此身,入于涅槃,我们这些人就失去了依怙了。”

舍利弗,告人言:一切常,生者皆。三界皆苦,得安者?汝等宿,生值佛世,难闻,人身得,念勤福,求度生死。如是种种,若干方便,广为诸人,病投

当时舍利弗告诉大家:“一切因缘生的法都是无常的体性,凡是有生都会有灭。三界完全是一种苦性,在这里面,谁能得到真正的安稳呢?你们宿世修了福、种了善根,这一生能值遇佛出现于世。经法非常难闻,人身是十分难得的,你们要想到这些而非常精进地修持福业,要一心寻求度脱生死。”像这样以种种方便,给在场的人们都做了应机的说法。

尔时众会其所,有得初果乃至三果,或有出家成阿罗汉者,复有誓心求佛道者。闻说法已,作而去。

当时在场的大众听到尊者说法后,有的得了初果,乃至有的得了三果,也有的出家证了阿罗汉果,还有一些立了无上的志愿,要求证无上佛道。大家听完了尊者说法后,都恭敬作礼而去。

舍利弗,于其后夜,正身正意,系心在前,入于初起,入第二第二起,入第三第三起,入第四第四起,入空定;起,入于识处从识处起,入不用不用,入非有想非无非有想非起,入灭尽定;从灭尽定起,而般涅槃。

当时舍利弗就在这一天的后夜端正身心,系心在前入了初禅,又从初禅起定入了二禅,又从二禅起定入了三禅,又从三禅起定入了四禅,又从四禅起定入于空处定,从空处起定入于识处,从识处起定入于不用处,从不用处起定入非有想非无想处,从非有想非无想处起定入灭尽定,从灭尽定起定而趣入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