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快目王眼施缘品第二十七

《贤愚经讲记 (二)》 ︱ 智圆法师 讲授 ︱

快目王眼施缘品第二十七

如是我闻,一佛在舍卫国树给独园尔时世尊,大众围绕,而为说法。城中人民,听法者,往至佛所,前后相次。

阿难尊者说,就像我所听闻的,一时佛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当时世尊在大众围绕下宣说妙法。城中人民喜欢听法的,都到佛那里去,道路上,前后的行人络绎不绝。

城中有盲婆罗门,坐街道多人行步疾,即行人:此多人,欲何所至?

当时城中有一个盲眼婆罗门,坐在街道旁边,听到众人走路的脚步声很快,他就问行人:“这么多人,要到哪里去?”

行人答曰:汝不知耶?如出世,此值遇,今在此,敷演道化。我等欲往听其法。

行人都回答:“你不知道吗?如来已经出世,这是极其难遭遇的,现在就在我国宣演道化。我们想到如来面前听佛说法。”

此婆罗门,而有一生之中,有八种,悉能别识,知其相。何八种?一曰乌声,二曰三尺乌声,三曰破,四曰雁,五曰鼓,六曰雷,七曰金铃声,八曰梵

这个婆罗门有一种技艺,众生有八种声音,他都能识别,而且从声音能够知道这个人的状况、福禄等,也就是从声音能够看相。哪八种声音呢?就是乌声、三尺乌声、破声、雁声、鼓声、雷声、金铃声和梵声。

乌声者,其人受性,不识恩养,志不廉洁。三尺乌声者,受性凶暴,乐为伤害,少于慈。其破者,男作女,女作男,其人薄德贫穷。其雁者,志性剿了,多于友,接四。其鼓者,言辞辩捷,解道理,必为国师。其雷者,智慧深。散析法性,任化天下。金铃声者,巨富饶财,其人必亿两金。其梵者,福德高,若在家者,作转轮圣王;出家道,必得成佛。

所谓的八种声,第一种就是乌声,有这种声音的人秉性不知别人给予的恩泽养育,而且他的性情不廉洁。三尺乌声指禀性很凶残、暴恶,喜欢伤害人,很少有慈悲、柔顺的心。破声就是指男人作女人的腔调,女人作男人的腔调,这种声音表示这个人福德薄,贫穷下贱。雁声之人,品性非常了断,而且他的人缘很好,有很多亲友,他的感召、影响力很大,能够影响到远在四方的人。鼓声之人,言辞非常敏捷,有辩才,能够解释各种道理,这种人必定能当国师。雷声之人,有很深远的智慧,能够分析法性,有智慧掌握、教化天下人民。金铃声,那是一个大富大贵的相,会拥有很多财富,这个人一定能积累上千亿两黄金。梵声之人,福德极大,远远超出一般人,如果在家可以做转轮圣王,出家学道一定能成佛。

罗门行路人:我能识别人之语声,若是佛,有梵音。汝可我往至其所,当试听之,是佛不?

因为盲眼婆罗门有这种技艺,他就对行人说:“我能识别人的音声,如果真实是佛,那一定会显现梵音声相。你可以带我到他那里,我试听一下,看看是不是佛?”

时行路人,因牵将往。渐近佛所,闻佛说法,梵音具足,深远流畅。欢喜踊跃,两目得开,便得见佛,紫磨金色,三十二相,明朗如日,即时礼佛,喜庆无量。

当时路人也就好心带着他去。快到佛那里,他就听到佛说法的音声,梵音具足,具有那种深远、流畅的相。梵音的德相一个是清澈、流畅,一个是深远,在远方听就像在近前一样。这样,他就确信这的确是佛,一下子生起欢喜踊跃的心,两眼就睁开了,当即见到佛的紫磨真金色身,三十二种庄严相,像日轮般明朗、光耀。他当即礼佛,生起无量的欢喜庆幸。

要知道,对于佛生起信敬,那得到极大的加被。所以佛在世的时候,很多人因为对佛生了信心、恭敬,顿时就消了业障,所谓盲者得视、聋者得听,这并非虚谈。这里也是,这位盲人双眼开明,真正见到了如此殊胜、庄严的佛身,简直庆快平生!像这样一种对佛的欢喜、敬信之心,我们必须要有。有了这样的心,才会有真实的皈依,没有这个心,就完全在门外。有了这样的心,就会发自内心无比喜悦地礼佛、供佛、恭敬佛,会很欢喜地去做。也就是基于对佛功德的胜解,之后会不断开出这种善意乐、善加行,结果就清净业障,增长福德,一切圆满的安乐都会在自身上显现。所以,就在于我们的心是不是能够开启信心的莲花,如果信心已经开启,从此以后,那种功德的芳香就自然从心中流溢而出。

为说法,志心听受,即破二十亿恶,得陀洹。已得慧眼,便求出家。佛言:善!便成沙。佛重方便,广为说法,即复得阿罗汉果。

佛是无限的慈悲,只要我们有信心,佛会一直救度我们,直至成佛。所以,当盲眼婆罗门生起信心、恭敬心的那一瞬间,就跟佛悲心的力量相合了,佛的加持就入到他身上,顿消业障,两眼开明。现在佛又要给他开启法眼,所以为他演说妙法,他至诚一心听受,结果当即就破了二十亿恶,得了须陀洹果。已经得了慧眼,他便求佛出家。佛说:“善来!”他就成了释尊教下的沙门。佛又重新以方便给他详细地说法,他很快就证得了阿罗汉果。

一切众会,莫不奇怪。者阿难从座而起,跪叉手,而白佛言:世尊出世,益,拔盲冥,恩难称极。此婆罗门,一之中,肉眼既,慧眼清。佛于此人,恩何隆厚!

当时在场的会众都觉得非常地稀有、奇特。贤者阿难从座位起身,他代表大家长跪合掌,祈白佛说:“世尊出世实在是给众生带来无比的利益,能够拔济一切盲目、黑暗中的人们,这确实是有无限的恩德!这位婆罗门,一时之间肉眼开明,而且得佛说法,慧眼清净。佛对此人,恩德是何等深厚!”

佛告阿:吾与其眼,不但今日,去世,亦复与眼。

佛就告诉阿难:“我不但是今天给他眼目,我在过去生当中也是给他眼目。”

重白:不世尊,去与眼,其事云何?唯愿垂哀,具

当时阿难再次地请白:“不晓得世尊过去给他眼目的事情如何?唯愿世尊哀愍,为我等详细解说。”

佛告阿去久无数不可思阿僧祇劫,此浮提,有一大城,名富迦罗拔。王,名罗(此言快目)。所以名之为快目者,其目明,清妙比,壁,四十里,以是故,立字曰快目。

佛慈悲地给阿难讲述:这要回溯到过去久远无量无数不可思议阿僧祇劫以前,在阎浮提里有一个叫富迦罗拔的大城市。那时,有一位国王叫做快目王。之所以叫做“快目”,是因为他的眼睛非常清净明亮、微妙无比,能够透视墙壁,见到方圆四十里范围的事,所以就立名为快目。

领阎浮提八万四千国,六万山川,八十亿聚落。王有二万夫人婇女,一万大臣,五百太子。其第一太子,名尸拔陀提(此言戒贤)。

再说快目王领导阎浮提境内八万四千个小国,六万山川,八十亿个聚落。国王有两万个夫人和婇女、一万个大臣、五百个太子。他的第一个太子叫做戒贤。

王有慈悲,愍念一切,养育民物,如慈父,化以善,民其度。风时顺,四气和适,其,群生蒙

国王有大慈悲心,愍念天下的一切苍生百姓,养育人民就如同慈父一样,化导人民修持身口意的善行,人民都听从他的化度。因为天下普皆行善的缘故,感得风调雨顺,四季的季节非常地适合,结果这个国家物产丰饶,人民生活非常快乐,这都是仰赖国王的恩德。

尔时其王,退自思惟:我因宿福,今人主,财宝五欲,富有四海,言化下,如靡草。今世用,更无绍续,恐我苦是分。譬如耕夫,春日多种,秋夏收入,所得必广,复遭春,若当懒惰,秋于谷何望?是以我今于福田,及时广种,不宜懈怠。

有一天,国王在静处自己思惟:我是因为宿世的福业,今生当了人主,财宝五欲应有尽有,享有四海的富庶,而且我具有威德力,号令教化天下,一切民众都随顺听从,如同风过时,草都随风而倒一般。如果我今世受用却没有继续种福的话,恐怕我来世就会遭到穷困。这就像是农夫耕种,春天如果播了很多种,秋夏就一定有很丰盛的收获;到了第二年的春天如果变得懒惰了,那到了秋天就会一无所有!所以我趁着现在有福的时候,要继续在各种福田里广种福德,这样,来世的福德就会更加增广、源源不断,所以我不应当在此时懈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