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十善业道品之一

《正法念处经讲记(一)》 ︱ 元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 译 ︱ 智圆法师 讲解 ︱

首先,请大家共同在本师释迦牟尼佛前发心:弟子愿摄持引导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入十善业道,为此闻思修学《正法念处经》中的《十善业道品》。

 

正法念处经 卷第一

元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

十善业道品第一之一

 

如是我闻,一时婆伽婆在王舍城,游那罗陀婆罗门村。尔时慧命舍利弗于晨朝时,共众多比丘入王舍城,各各行乞。尔时众多比丘离慧命舍利弗而行乞食,遂尔往到遮罗迦波离婆阇迦外道所已,共相问讯。彼此欢喜说法语论,迭互相问。

这是我亲耳所闻的,很久以前,佛住在王舍城。一天,佛陀游行到那罗陀婆罗门村。那个时候,长老舍利弗和众多比丘在早晨的时候进了王舍城各处去托钵乞食。当时很多比丘离开舍利弗尊者另外在乞食,他们来到了遮罗迦波离婆阇迦外道那里。外道徒看到比丘们来了,就相互礼貌地打了招呼。他们彼此都有兴趣向对方探讨法的要领,因此开始轮番互相问法。

 

彼遮罗迦波离婆阇迦外道问诸比丘言:汝之释迦沙门瞿昙说如是法,欲为不善,是不可爱,非是可乐,非是可意,于他欲者亦不随喜,我亦如是说,彼身业是不可爱,非是可乐,非是可意,于他欲者亦不随喜。汝之释迦沙门瞿昙说,彼口业是不可爱,非是可乐,非是可意,不随喜他。我亦如是说,彼口业是不可爱,非是可乐,非是可意,不随喜他。汝之释迦沙门瞿昙说,彼意业是不可爱,非是可乐,非是可意,不随喜他。我亦如是说,彼意业是不可爱,非是可乐,非是可意,不随喜他。汝之释迦沙门瞿昙如是法律,为有何异?何意何胜?若汝释迦沙门瞿昙如是法律,与我何异?而汝释迦沙门瞿昙自说,我是一切智人?

那些外道徒问比丘们说:你们释迦沙门瞿昙讲这样的话,说欲望是不好的、不可爱的、不可乐的、不可意的,对于那些纵欲的人也不该随喜;我们也说:那身业是不可爱的、不可乐的、不可意的,对于那贪恋身体者不应该随喜。你们释迦沙门瞿昙说:那口业是不可爱的、不是可乐处、不是可意的,不要随喜他人的口业;我们也这样说:造口业不可爱、不可乐、不可意,不能随喜他人造口业。你们释迦沙门瞿昙说:那意业是不可爱的、不可乐的、不可意的,不要随喜别人的意业;我们也这样说:那意业是不可爱、不可乐、不可意的,不应该随喜他人的意业。你们释迦沙门瞿昙说这样的法规戒律,哪里有什么不同之处呢?哪里有更超胜的地方呢?你们沙门瞿昙说法跟我们的说法哪里有什么差异呢?但是,你们的释迦沙门瞿昙竟然自诩“我是一切智人”,这也太没道理了吧!

 

彼遮罗迦波离婆阇迦外道如是问已,彼诸比丘新出家故,于比丘法未能善解,心不随喜,是故不答。尔时众多比丘既乞食已,离慧命舍利弗,各各皆到那罗陀村,食讫已住。尔时慧命舍利弗亦乞食已,同共往到那罗陀村。尔时众多比丘往到慧命舍利弗所,具说如上。

外道这样发问以后,那些比丘由于刚刚出家的缘故,对于比丘应学的法还没能完全通达,面对外道这样的诘问,他们心里不高兴,因此并没有当面回答。

那时,众多比丘们托钵乞食完毕后,纷纷离开慧命舍利弗,各自陆续到了那罗陀村落。等到他们吃完饭安住休息的时候,慧命舍利弗也乞完食,也到了那罗陀村。当时,众比丘就到慧命舍利弗面前,详细说了之前遇到的事情。

 

尔时,慧命舍利弗语众多比丘言:若我慧命共汝相随王舍城内,同四出巷,同三角巷,即共汝等到遮罗迦波离婆阇迦外道所者,我则能以正法破之。然我在于异四出巷,异三角巷,而行乞食,故我如是不闻彼难。彼遮罗迦波离婆阇迦外道前所问难,世尊普眼,诸业果报一切现知,今在此处,最为尊胜,一切外道见则降伏。为诸声闻诸优婆塞诸天人等,善说一切业果报法,去此不远,汝可往问。彼当为汝善说一切业果报法。若天、魔、梵、世间沙门、婆罗门等所不能说,唯有如来能为汝说。我于彼法未善通达,唯有世尊第一善解业果报法,能为汝说。尔时众多比丘向世尊所。

当时,慧命舍利弗对众比丘们说:如果我跟你们一起进入王舍城里,我们同在四出巷、三角巷,那我就会和你们一起到遮罗迦波离婆阇迦外道那里,我能用佛法正理破除他们的谬论。但是,我不在四出巷、也不在三角巷的地方行乞,因此我没有机会破那些问难。

关于那外道之前所问难的事,释迦世尊具有普见一切的慧眼,他对于业因果报的一切法都能现量了知。现在佛正在这附近,他是最尊最胜的,一切外道见到佛都会被降伏。佛能为诸声闻、诸优婆塞、诸人天等善说一切业因果报的法。现在佛离这里不远,你们应该去祈问。佛会为你们善说一切业因果报的法理,这是天、魔、梵、世间沙门、婆罗门等都无法说清的真相,只有如来世尊能为你们说明。我对因果法也没有完全通达,只有世尊是第一善解业果报法则者,他能给你们解说。当时听了舍利弗这番话,那些比丘们就往世尊所住的地方来了。

 

尔时世尊依昼时法如须弥山,自光网焰如昼日明、如夜中月;如月清凉、如陂池清,甚深如海;安住不动如须弥山;心无所畏如师子王。一切众生之所归依,犹如父母。大悲熏心,一切众生唯一上亲。慈悲喜舍为依止处,以三十七大菩提分胜妙之法庄严其身。一切众生清净眼观,无有厌足,胜日月光。

此时的世尊在白天昼时就像须弥山王一样,自身的焰网光明像白天的日轮那样明丽,又像夜晚的明月。佛像皎洁月轮一般寂静清凉,又像水池般清净,甚深智慧犹如大海,安住不动如同须弥山,心中无所畏惧如狮子王,是一切众生归依仰赖的对境。犹如众生父母,因为大悲熏心而成为一切众生唯一可归投依靠的至亲。佛陀所具有的慈悲喜舍无量功德成为众生的依靠之处。这样以三十七菩提分胜妙功德法所庄严的佛身,使得一切众生以清净眼见到,都视无厌足,映蔽了日月的光辉。

 

释迦王子偈言:

世尊广普眼,无三垢净眼,

能巧说二谛,善知三种苦。

如是佛世尊,已修二种修,

现证于道果,灭谛智具足。

远离三界眼,而说异三界。

知十八界谛,观知解脱谛,

十八功德众,自功德相应。

解脱九系缚,具足十种力,

成就四无畏,亦成就大悲。

大悲心深润,成就三念处。

有诗偈赞叹说:世尊您具有极广阔的一切智眼,远离三种垢染的清净眼,因此能善巧地宣说世俗和胜义二谛,您彻知苦苦、坏苦、行苦的真相。这样的佛世尊已经修圆满了二种所修之法,也就是现证了道,现证了果。佛陀由于具足现见灭谛的智慧,远离了三界无明覆蔽之眼,因此他说了不同于世间外道的三界真相。佛陀了知十八界的真谛,也观知了解脱十八界的真谛,十八功德法积聚,自身圆满具足一切断证功德。解脱了贪等九种结缚,具足了十种力,成就了四无所畏,也成就了大悲。以大悲心深深润泽自心的缘故,成就了三念处,即是对于过现未三世一切法明明了知的智慧。

 

尔时众多比丘既见世尊,整服一肩,如法叉跪,右膝著地,礼世尊足,退在一面。正威仪住,低头敛容。

当时,众多比丘见了世尊以后,修整威仪,偏袒右肩,按请法的礼仪,双手合掌,右膝着地,顶礼世尊的双足后退在一边。威仪端正而住,低头收敛面容,非常恭谨肃穆。

 

尔时众多比丘推一比丘往近世尊,复更顶礼世尊足已,白言:世尊!我于晨朝著衣持钵,入王舍城而行乞食。如上所说,次第乃至共彼外道遮罗迦波离婆阇迦问难语说,彼问身业口业意业,皆如上说。

当时,众多比丘公推一位比丘去亲近世尊,他上前再次顶礼世尊双足后,启白佛说:世尊!我在早晨著衣持钵,进入王舍城乞食。就像前面所说那样,次第一一做了汇报,说到那些外道遮罗、迦波、离婆、阇迦,他们如何问身业、口业、意业的,包括他们的问难,都像上面那样叙述了。

 

尔时世尊先观察已,然后为说。尔时世尊为彼比丘、那罗陀村诸婆罗门而说法言:汝诸比丘!我所说法,初中后善,义善语善,法应具足,清净鲜白。梵行开显——所谓正法念处法门,谛听谛听,善思念之,我为汝说。诸比丘言:如是,世尊!彼诸比丘,于世尊所至心谛听。

当时,世尊说法都是先观察,再解答的。世尊作了观察后,为那些比丘、那罗陀村诸位婆罗门宣说了下面的法要:诸位比丘!我所说的法,初善、中善、后善,义善、语也善,具足法义,清净鲜白,我所说的法,开显了能到涅槃的梵行——所谓的正法念处法门,你们要善自谛听,好好地思维忆念法义,我来为你们解说。诸比丘们说:依教奉行,世尊!于是,那些比丘就在世尊面前至心谛听佛说的妙法。

 

尔时世尊为诸比丘如是说言:诸比丘!何者正法念处法门?所谓法见法,非法见非法。常念彼处,心不生疑。喜乐闻法,供养长宿。彼知身业口业意业,业果生灭不颠倒见,不行异法。

那时,世尊告诉诸比丘说:比丘们!什么是正法念处法门呢?所谓的对于法见到是法,对于非法见到是非法,常常忆念自己所做所行的善法,心里没有怀疑,喜爱闻法,供养法师、长老比丘,因为他们了解身业、口业、意业,对于业果的生灭法没有颠倒见,不行持其他非法的事,这就是所谓的正法念处。

如果心里时时能够记得这个是法,那个是非法,善法我去做,非法不去做,一切时处就处在身口意业不颠倒的见当中,不行与法相违的事,完全按照法轨来做,这就是了。这是心的法则,哪些是恶法,会得恶果,哪些是善法,会得善果,自己如实明知。知道自己身口意的行为,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善恶里有什么差别,应当怎么做,就如是行,这叫做“正法念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