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附录一 释迦父净饭王泥洹记

《前行实修引导讲记二·寿命无常》 ︱ 晋美朗巴尊者 造轨 益西彭措堪布 译讲 ︱

舍夷国王名曰“净饭”,治以正法化德仁义,常行慈心。时被重病,身中四大同时俱作,残害其体肢节欲解,喘息不定如驶水流。辅相宣令,国中明医皆悉来会,种种疗治无能愈者。 

迦毗罗卫国国王名叫“净饭王”,以正法治国,仁义德行教化人民,常行慈心。当时国王患了重病,体内四大同时发作,摧残身体,四肢关节好像都被分裂一样,呼吸也如急流水般紊乱不定,时缓时急。于是,宰相宣令国中名医都来集会,但他们的种种治疗都不能使国王痊愈。

 

时王烦恼转侧不停,如少水鱼。夫人婇女见王如是,益更愁恼。 

当时,国王病得非常痛苦、烦恼,辗转反侧,如同浅水之鱼,命不久矣。夫人宫女们见到国王的病况如此,就更加愁恼。

 

时白饭王、斛饭王、大称王等及诸群臣同发声言:“今王丧崩永失覆护,国将虚弱!”王身战动,唇口干燥语声断绝,眩冒泪下。 

当时,白饭王、斛饭王、大称王等以及群臣们都在国王面前说到:“假使大国王现在寿终,我等将永远失去您的庇护,而国家也将变得岌岌可危!”国王听后,百感交集,身体颤抖不已,一时之间竟至口唇干焦、无法言语,只能潸然泪下。

 

时诸王等长跪叉手,同共白言:“大王素性不好作恶,经弹指顷,种德无厌,护养人民莫不得安,名闻十方,大王今日何故愁恼?” 

当时,诸王长跪合掌,共同启白说:“大王平素的秉性不喜欢作恶,即便是弹指顷中都能够无厌足地种植福德,您以德政养护人民,使得天下无不安宁,您的美名传遍十方,大王今天为何忧愁苦恼?”

 

时净饭王语声辄出,告诸王曰:“我命虽断不以为苦,但恨不见我子悉达;又恨不见次子难陀,以除贪淫世间诸欲;复恨不见斛饭王子阿难陀者,持佛法藏一言不失;又恨不见孙子罗云,年虽幼稚神足纯备,戒行无缺。吾设得见是诸子等,我病虽笃未离生死,不以为苦。” 

当时,净饭王发出声音,告诉诸王说:“我的生命即使断绝,也不会因此而苦恼,只是遗憾不见我的儿子悉达多;再者遗憾不能见到次子难陀,他已除去贪淫世间诸欲而证得圣果;又遗憾不能见到斛饭王子阿难陀,他能一字不失地总持佛陀法藏;又遗憾不见孙子罗云,他年纪虽幼,却具足神足,戒行不缺。假使能见到这些孩子们,我的病即使困笃而不免生死,也不会以此为苦。”

 

诸在王边闻如是语,莫不啼泣泪下如雨。时白饭王言:“我闻世尊,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去此悬远五十由旬。王今转羸,设遣使者,道路悬邈迟晚无益,唯愿大王莫大愁悒悬念诸子。” 

在净饭王身边的人听到这些话都涕泪悲泣。当时,白饭王说:“我听说世尊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离这里有五十由旬的距离,相当遥远。您现在的身体日趋虚弱,假使派人去迎请,由于路途遥远,只怕来到这里为时已晚、此举无益,唯愿大王不要太忧愁、挂念这些孩子们。”

 

时净饭王闻是语已,垂泪而言答白饭王:“我子等辈虽复辽远,意望不断。所以者何?我子成佛以大慈悲,恒以神通,天眼彻视、天耳彻听,救接众生,应可度者。如有百千万亿众为水所溺,以慈愍心,为作船筏而度脱之,终不劳疲。若我今日望见世尊,亦复如是。所以然者?世尊昼夜常以三昧,恒以天眼观于众生,应受化者以慈愍心,如母念子。” 

当时,净饭王听后垂泪答白饭王:“我儿子等虽然遥远,但我心里一直不断地盼望。为什么呢?我儿子成佛,具大慈悲,恒时以神通天眼彻视、天耳彻听,救济一切应度的众生。假使有百千万亿众生被水漂溺,佛陀也都以慈愍心为作船伐而度脱之,终不劳倦。我今天想见世尊,也是如此。为什么呢?世尊昼夜常住三昧,恒时以天眼观察众生,如母忆子般地以慈愍心对待一切应受化者。(所以,佛一定证知我心。)”

 

尔时世尊在灵鹫山,天耳遥闻迦维罗卫大城之中,父王悒迟及诸王言,即以天眼,遥见父王病卧着床,羸困憔悴命欲向终,知父渴仰欲见诸子。 

当时,世尊在灵鹫山,用天耳遥闻迦毗罗卫大城中,父王忧愁期盼以及诸王的话语、问答等,同时,以天眼远见父王病卧在床,瘦弱、困顿、憔悴、即将命终,知道父亲心心念念想要见到儿孙等。

 

尔时世尊告难陀曰:“父王净饭胜世间王,是我曹父,今得重病,我曹应往,及命存在得与相见,令王愿满。”难陀受教长跪作礼:“唯然世尊,净饭王者是我曹父,能生圣子利益世间,今宜往诣报育养恩。” 

于是,世尊对难陀说:“父亲净饭王胜过世间王,而且是我们的父亲,现在罹患重病,我们应当前往,在他一息尚存时与他相见,满他的心愿。”难陀受教长跪作礼,说到:“唯然世尊!净饭王是我们的父亲,能生圣子利益世间,现在应当前去看望,报答育养之恩。”

 

阿难合掌前白佛言:“净饭王者是我伯父,听我出家为佛弟子,是故欲往。”罗云复前而白佛言:“世尊虽是我父弃国求道,我蒙祖王育养成就,而得出家,是故欲往奉觐祖王。”佛言:“善哉!宜知是时,令王愿满。” 

阿难合掌上前对佛说:“净饭王是我伯父,允许我出家作佛弟子,所以我也要去。”罗云也上前对佛说:“世尊虽是我父,但弃舍国城,入山修道。我蒙祖王抚养成长,才得以出家,所以我要也去看望祖王。”佛说:“善哉!我们应当及时出发,使父王心愿满足。”

 

于时世尊,即以神足犹如雁王,踊身虚空,忽然而现在维罗卫,放大光明。国中人民遥见佛来,皆共举声涕泪而言:“设大王崩,舍夷国名必断灭矣!”城中人民向佛啼哭,白世尊言:“大王如是命断不久,唯愿如来宜可时往,及共相见。”国中人民,宛转自扑哽咽啼哭,中有自绝缨络者,中有取尘土而自坌者。佛见是已谏国中人:“无常离别古今有是,汝等诸人当思念之,生死为苦唯道是真。” 

当时,世尊以神足通如雁王般腾身虚空,忽然显现在迦毗罗卫国,放大光明。国中人民远远见到世尊到来,都放声哭泣说道:“假使大王驾崩,迦毗罗卫国的名字必定断灭!”国中人民向佛啼哭,对世尊说:“大王不久就要命终,唯愿如来即时前往,能与大王相见。”国中人民宛转扑地、哽咽啼哭,其中有的人自己扯断缨络,又有人取尘土洒在自己身上。佛见后劝谏国人:“无常离别之性古今都是如此,凡是聚会终将别离,这是有为法的法性。你们要忆念法性。生死是苦,只有法道才是真实!”

 

于是世尊,即以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诸佛之法,放大光明;更复重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放大光明;以从无量阿僧祇劫所作功德,放大光明,其光照耀内外通达,周遍国界。光照王身,患得安息。 

世尊当即以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放大光明;再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放大光明;以无量阿僧祇劫所作的一切功德放大光明,光明朗照,内外透彻,遍满全国。光明直照国王身体,苦患得以止息。

 

王遂怪言:“是何光耶?为日月之光明耶?诸天光乎?光触我身如天栴檀,令我身中患苦得息。脱是我子悉达来也?先见光明是其常瑞。” 

净饭王很吃惊地说:“这是什么光?是日月的光吗?是诸天的光吗?照到我身上就像天界的栴檀,使我身中的苦痛得以止息。莫非是我儿悉达多来了?即将见到世尊时总能先见到他的光明,这是佛所具备的瑞相。”

 

时大称王从外入宫,白大王言:“世尊已来,将诸弟子阿难罗云等,乘空来至,王宜欢喜,舍愁毒心。”王闻佛来敬意踊跃,不觉起坐。 

当时,大称王从外面入宫,对大王说:“世尊来了,带着弟子阿难、罗云等乘虚空而来,国王应该欢喜,舍弃愁苦怨恨之心。”国王听说佛陀到来,敬心踊跃,不觉坐起身来。

 

须臾之顷佛便入宫。王见佛到,遥举两手接足而言:“唯愿如来手触我身,令我得安。为病所困,如押麻油痛不可忍,我命将断宁可还返?我今最后得见世尊,痛恨即除。”

须臾之间,佛就入宫了。国王见到佛来,遥举两手迎接佛足说:“唯愿如来手触我身,使我得安。我为病所困,就像押麻油一样痛苦得无法忍受,我的命根即将断绝,岂可返回?我现在最后能见世尊,就没有任何悲痛遗憾了。”

 

佛知父王病重羸瘦,色变难识,告难陀言:“观王本时形体巍巍,颜色端正名声远闻,今得重病乃不可识,端正形容勇健之名,今何所在?” 

佛陀了知父王病重消瘦,相貌变得难以使人认出,于是告诉难陀说:“看父王原先形体巍巍,色相端正,名声远闻,现在患上重病竟然都认不出来,从前的端正容颜、勇健名声如今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