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附录二 释迦姨母大爱道泥洹记

《前行实修引导讲记二·寿命无常》 ︱ 晋美朗巴尊者 造轨 益西彭措堪布 译讲 ︱

王园精舍,大爱道比丘尼,即佛姨母也,将欲灭度曰:“吾不忍见世无如来、无所著、正真道、最正觉,及诸应真灭度,吾当先息灵还于本无矣。”

王园精舍大爱道比丘尼就是佛的姨母,在快要涅槃时说:“我不忍心见世上没有如来、应供、正遍知、无上正等正觉,以及诸阿罗汉灭度,我应当先行息止灵神,还于本无之地。”

 

佛一切智具照其心,即告阿难:“大爱道念曰:‘吾不忍见世尊并诸应真泥洹,欲先灭度。’”阿难闻教即稽首言:“今闻尊命四体萎堕,心塞智索,不识四方之名。”

佛一切智完全知晓大爱道的心,于是告诉阿难:“大爱道心想:‘我不忍见世尊和诸阿罗汉涅槃,想先取灭度。’”阿难听后就稽首说:“现在听世尊这样说,我四肢无力,似乎内心已经闭塞,智慧也耗尽,搞不清东南西北了。”

 

佛告阿难:“汝谓大爱道灭度,将戒定慧解脱度知见种、四意止,乃至八品道行去耶?”对曰:“不也!但惟佛生七日太后薨,慈母至有弘恩在佛所耳。”

佛告诉阿难:“你认为大爱道灭度,相续中的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四念住乃至八圣道行也会随即消失,你为此而心识迷闷吗?”阿难说:“不是,世尊!我只是想到佛生下七天太后驾崩,慈母对佛有很深的恩德。”

 

世尊叹曰:“如汝所言,慈母于吾实有乳哺重恩,此惠难报吾已报之。我亦有难算之恩在母所也,由我开示归命三宝,苦习尽道眼明朗,尽诸有结获无所著。若人能悟愚者之惑,令入真正苦习尽道者,恩过须弥。是故阿难!吾有重恩于大爱道为无量也。”

世尊叹道:“就像你所说的,慈母对我确实有哺乳深恩,此恩难报,我已报答。我也有难以衡量的大恩在慈母处,由我开示,她才归命三宝,灭除苦集,开启道眼,断尽三有烦恼,达到无所耽著。如果有人能晓悟愚者的迷惑,让他们趣入于真实的四圣谛中,这种恩德比须弥山还重。所以,阿难!我对大爱道有深重的恩德,无法计量。”

 

于时大爱道与除馑女[1]五百人俱到佛所,皆头面着佛足,礼退叉手立白佛言:“不忍睹佛及诸应真灭度,欲先泥洹。”佛默可之。

当时,大爱道和五百比丘尼一同来到佛处,都头面顶礼佛足。礼拜后倒退,双手合十,站着对佛说:“不忍心见到佛和诸阿罗汉灭度,我们想先涅槃。”佛陀对此默然允许。

 

大爱道以手摩佛足曰:“此晚睹如来最正觉,自今不复睹矣。”五百除馑陈辞如上。佛可之,为说身患灭度之安。诸除馑女莫不欢喜,绕佛三匝稽首而去。

大爱道用手抚摸佛的双足说:“今晚最后见如来无上正等正觉,以后不再见了。”五百比丘尼也如此诉说。佛听许,为她们讲说五取蕴过患、涅槃的安乐。比丘尼们无不欢喜,最后绕佛三匝,顶礼而去。

 

还于精舍布五百座皆各就座。大爱道现神足德,于自座没从东方来,在虚空中作十八变,八方上下亦复如是,放大光明以照诸冥,上耀诸天。五百除馑变化俱然,同时泥洹。

五百比丘尼回到精舍,布置五百个座位,各自就坐。大爱道显现神足功德,在自己的法座上隐没,从东方而来,在虚空中示现十八种变化,在其他九方也是如此,又放大光明普照冥暗处,光明向上朗照诸天。五百比丘尼也如是变化,一同趋入涅槃。

 

佛告阿难:“汝明旦入城到耶游理家所,告之曰:‘佛母及五百耆年除馑,皆已灭度。佛劝理家,作五百舆床,麻油、香花、樟楠、梓材事各五百,真妓正音当以供养。所以者何?斯诸除馑皆六通四达,获空、不愿、无想净定,今得泥洹为佛所叹,一时供养其福无量。’”

(“理家”指优婆塞。优婆塞受戒在家,故名“理家”。)

佛告诉阿难:“你明早进城到耶游优婆塞那里,告诉他们说:‘佛的姨母和五百长老比丘尼都已涅槃。佛劝理家们做五百车床,麻油、香花、樟楠、梓材,每一种都五百个,再用真正的音乐作供养。为什么呢?这些比丘尼们都证得了六通四达,获得空、无相、无愿三摩地,现在得以涅槃,是佛所赞叹的圣者,一时供养就能获得无量福报。’”

 

阿难稽首敬诺。平旦入城,至理家门。闻阿难来心怖毛竖:“今来甚早斯事非恒,将以何故?”

阿难顶礼,恭敬奉命。第二天清早,他进城来到理家门口。理家们听说阿难到来,心中惊恐,汗毛都竖立起来,说到:“尊者今天来得很早,不像往常,发生什么事了?”


[1]梵语比丘尼,一译为除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