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由何道理而归依者

《菩提道次第广论修心法(六)》 ︱ 宗喀巴大师 造丨 益西彭措堪布 讲授 ︱

第三,由何道理而归依者,

摄抉择中略说四事:

一、知功德 

二、知差别

三、自誓受 

四、不言有余而正归依

 

这是我们修归依的步骤:首先要了知三宝的功德从而忆念;其次要知道三归依处的差别体性,从而别别地作归依;接着自身要发誓受归依戒,而且要达到决断、唯一的地步,也就是不谈其他,唯一地归依佛法僧,这样就真实地引起了归依的心。

 

初知功德而归依者,须能忆念归处功德,其中有三:

一、佛功德 

二、法功德 

三、僧功德

 

在知功德而归依上面,必须要做到我们的心能够忆念归依处的功德,这又包括佛法僧三个方面,每一种都是别别地缘念。

 

今初 分四

 

即身、语、意、事业四功德。

 

身功德者,谓正思念诸佛相好,此亦应如《喻赞》所说而忆念之。

 

身功德就是要真正地从内心里忆念诸佛的相好,从而引起信心,这也要按照《喻赞》所说,以随文念义的方式来作修习。

 

如云:“相庄严尊身,殊妙眼甘露,如无云秋空,以星聚庄严。能仁具金色,法衣端严覆,等同金山顶,为霞云缚缠。尊怙无严饰,面轮极光满,离云满月轮,亦莫能及此。尊口妙莲花,与莲日开放,蜂见疑莲华,当如悬索转。尊面具金色,洁白齿端严,如净秋月光,照入金山隙。应供尊右手,为轮相殊饰,由以手安慰,生死所怖人。能仁游行时,双足如妙莲,印画此地上,莲华何能严!”

 

相好庄严的世尊色身上有殊妙的眼甘露,就像无云的秋空上以星聚庄严。而且能仁具金色之身,法衣端严地覆盖在法体上,如同灿烂的金山顶部为霞云缠绕那样。世尊怙主没有别的严饰,然而面轮极其地圆满、光泽,离云的满月轮也无法比及。当犹如妙莲花一样的佛口与莲花一道开放的时候,蜜蜂也产生疑惑,不晓得哪个是真实的莲花,它像悬索般的上下飞转。世尊的面轮呈现金色,有端严的洁白牙齿,就像清净的秋月光明照在金山的缝隙那样。应供尊的右手有轮相的殊胜严饰,由这样的妙手安慰生死中怖畏的人。能仁在游行的时候双足如同妙莲般印画在地上,莲花哪里有这种庄严呢?

就要像这样一句一句念到的时候心里浮现出世尊的庄严相好,再想到如此胜妙的功德是无量劫以来无数的福慧资粮所庄严,因此一心归依佛的殊胜色身。当我们的心中现出这般庄严的妙相时,心里一定会生信心、清净心,以此来引起归依。或者边念边引起内在对佛的信心、恭敬心,以此再再地发起归依心。

 

语功德者,谓随世界所有有情,同于一时,各各申一异类请问,能由刹那心相应慧,悉皆摄持,以一言音答一切问,彼等亦能各随自音,而生悟解。应思惟此希有道理。

 

接着我们要缘念佛的语功德,又有一音演法、随类得解的大功德相,以及佛说法能够止息有情的贪嗔等各种利他的相,从这两方面来作缘念。

首先缘念佛圆音说法一切得解的功德,也就是无数世界的所有有情,在同一时刻各个提出一个不同类的请问,而佛一时间能由刹那心相应慧,悉皆摄持在智慧前,以一个音声答一切问,而每一个有情都随着听到自身的语言而生起了悟、理解,应当思维这稀有的道理。知道佛的圆音,了解了佛的语功德,我们就发起信心、恭敬,一心归依佛。

 

如《谛者品》云:“若诸有情于一时,发多定语而请问,一刹那心遍证知,由一音酬各各问。由是应知胜导师,宣说梵音于世间,此能善转正法轮,尽诸人天苦边际。”

 

就像《谛者品》所说:如果一切有情类在一时间提出很多有根据的话来作请问,而佛一念间无余地周遍了知,由一个音声就能酬答各个的提问。要从这一点了解到殊胜的导师佛在世间宣说梵音,以如此胜妙的语功德能善转无量的正法轮,说法的效果是能够穷尽一切人天等众生苦的边际。也就是以佛说法的力用能够让众生彻底地远离生死之苦,达成圆满的解脱之乐。从这里也看到佛语不可思议的德相、体性、作用,由此我们是真实地归依无上的师父——佛陀。

 

又如《百五十颂》云:“观尊面可爱,从彼闻此等,极和美言音,如月注甘露。”

 

我们也是念着这些非常优美的偈颂,边念心里边观想,同时住在信心和恭敬当中。

我们观想世尊的面轮极为悦意可爱,就是从这个面轮听到了极其和美的言语,就像月轮倾注甘露那样。这里月轮譬喻佛的圆满面轮,从这个口里出示各种美妙音声,表示从月轮里倾注甘露。

 

“尊语能静息,贪尘如雨云,拔除嗔毒蛇,等同妙翅鸟。摧坏极无知,翳障如日光,由摧我慢山,故亦等金刚。”

 

接着思维雨云、妙翅鸟、日光、金刚四个譬喻,这是说明佛语的功德力。世尊的语言一说出来能够静息我们心中贪欲的尘垢,就像雨云中降下雨水的时候能够压尘,整个的世界无论是花草树木、楼房、街道等等都现出清净的相,也就是我们得到佛语的雨云流注在心中的时候,贪欲的尘垢就会止息。

其次佛语如同妙翅鸟,它能够拔除内心嗔恚的毒蛇,也就是我们原先嗔恚、狠毒的心态,一听到佛语就从根拔除。

又好比是日光,当它显现的时候整个天地间一片明朗。我们先前处在深度的无知当中,就好比患了翳障的人看不清面前的真相,但是一得到佛语日光的照耀,我们的无知翳障就一扫而光,能够非常明显地看到诸法的体相。

佛语又如同金刚杵,能够摧坏坚固的我慢高山,也就是我们听到佛语,自己的我慢就会被摧碎。我慢就是缘着自我有一种高举的相,是以萨迦耶见为根本,但是佛语的金刚杵一来的时候,已经揭示了诸法无我的真谛,我们看到这上面根本没有我,起什么我慢啊?

 

“见义故无欺,无过故随顺,善缀故易解,尊语具善说。”

 

由于佛智慧见到真实义的缘故,以见真实义的缘故佛语无有欺诳,所说都是真理,无论世俗、胜义哪方面都准确地指示万法的体性,这叫做无欺。

“无过故随顺”比喻佛没有无明以及贪嗔痴等的过失,并且能够随顺真理,或者随顺利他之道。

又佛的语言极其巧妙,具足六十四种妙音支分,能非常巧妙地组织语言,所以使得闻者特别容易理解。

以这三点为代表,世尊的语言是具有无数善妙功德的甘露。

 

“且初闻尊语,能夺闻者意,次若正思惟,亦除诸贪痴。庆慰诸匮乏,亦放逸者归,令乐者厌离,尊语相称转。”

 

最初听到世尊的语言就能夺走闻者的心意,也就是我们的心完全被佛的语言夺走了,接着如果如理地思维世尊的语言,也能除遣我们内心的贪欲和愚痴。它也是匮乏者的庆慰,放逸者的归宿,是乐著者厌离的因。总而言之,世尊的语言相合众生的心而转,由此就化导众生的心,让他们得到救护。

匮乏就是先前内心非常贫乏,但是听到佛语以后就得到了庆悦、安慰,这时候会知道自己真正看到了安乐之道,生命出现了最大的希望,也有了最富足的受用。就像一个无财者顿然间得到了无数珍宝那样,也是日夜飘荡在轮回中的人由此得到了慈航,回归真正的家乡,所以叫做放逸者归。

由于佛语让我们真正了解了归宿之处,止息了往恶趣生死中狂奔的行为,重新回到了自心上,回到了正道上,回到了本心上。也使诸多的乐著者发生厌离,也就是佛语指示了世界苦的真相,使一些迷惑不清的乐著者生起了厌离。乐就是乐著,以为这世上有真实义,现世里有真义可得,因此一直贪著不休,而佛语指示了世间法纯一是苦性,它只会发生无数的过患,这使得乐著者转变了心意。

 

“能生智者喜,能增中者慧,能摧下者翳,此语利众生。”应如是念。

 

佛语有利益上、中、下三种众生的不同作用,智者一听到佛语能够由衷地生起欢喜,中等者听到佛语能增长智慧,下等者听到佛语能够摧灭心中的无明翳障,这样的语言能利益一切众生。这样对于佛语生起很大的信心、恭敬,应当如是缘念。

 

 

思维心中的法道

 

1、 归依的因是什么?对此理反复思维。

2、 思维所归依的境是何种体性,为什么要归依它?

3、 由思维佛身和口的功德而发起归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