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思总业果

《菩提道次第广论修心法(六)》 ︱ 宗喀巴大师 造丨 益西彭措堪布 讲授 ︱

第二,引发一切善乐所有根本深忍信中分三:

一、思总业果 

二、思别业果 

三、思已正行进止之理

 

习近后世安乐方便这一科里有两个内容,一是趣入圣教最胜之门净修归依,二是一切善乐所有根本发深忍信。以上已经学习了趣入圣教的门径——修持归依,归依以后着重是要归依法宝,为了得到离苦得乐,要如理地取舍善恶业果,而这又源于对业果生起深忍信,因此下面开始讲解发生一切善乐的根本就是对于业果的深忍信。

这又要分成三个方面来修持,一是思维总业果,二是思维别业果,三是思维之后取得了定解,正行就如理地进行和遮止。也就是

 

对于善业果方面要进取,对于恶业果方面要遮止,如此就能实现今生和来世的各种善乐。

 

初中分二:

一、正明思总之理 

二、分别思惟

 

今初(正明思总之理)

 

首先要明确思维总业果的道理或者观察修的涵义。

 

初中有四。

 

思维总业果有四个部分:一、业决定理;二、业增长广大;三、未造业不遇果;四、已造业不失坏。

 

业决定理者,谓诸异生及诸圣者,随有适悦行相乐受,下至生于有情地狱由起凉风所发乐受,一切皆是从先造集善业所起,从不善业发生安乐无有是处;所有逼迫行相苦受,下至罗汉相续之苦,一切皆是从先造集不善而起,从诸善业发生诸苦无有是处。

 

业决定理就是要了解两点,一是一切乐从善业出生,一切苦从不善业出生,其次要知道,苦乐的种种差别是随着善恶业的种种差别没有紊乱而各别发起的。

首先总的来看苦乐由善恶生,不管是凡夫还是圣者,无论有什么样适悦行相的乐受,下至生在有情地狱由起凉风所发的乐受,这一切全部都是从先前造集善业而发起的,从不善业发生安乐无有是处。所有逼迫行相的苦受,下至罗汉相续中的苦,一切都是从前造集不善业而起的,从善业发生诸苦无有是处。

 

《宝鬘论》云:“诸苦从不善,如是诸恶趣,从善诸善趣,一切生安乐。”故诸苦乐非无因生,亦非自性、自在天等不顺因生,是为从总善不善业生总苦乐。诸苦安乐种种差别,亦从二业种种差别,无少紊乱各别而起。若于业果或决定相或无欺罔,获定解者,是为一切内佛弟子所有正见,赞为一切白法根本。

 

《宝鬘论》说:苦是从不善生,如是导致生于恶趣,从善而生于善趣,一切善都出生安乐。因此苦乐不是无因生,也不是自性、自在天等不顺因生,唯一是从总的善不善业发生总的苦乐。而且苦乐的各种差别也是随着善恶业的种种差别,没有丝毫紊乱一一对应而起的。也就是以善业相应地就感召乐果,以恶业相应地就感召苦报。这样对业果毫无欺罔的决定相获得定解,是一切内佛弟子的正见,赞叹为一切白法的根本。

总而言之,我们所谓的业果正见,就是对于一切苦乐都是由善恶业生,没有丝毫的紊乱、差错生起定解。在因上能够断定不是无因生,也不是由自在天、上帝、真主或者无心的自性、四大种等不顺因所生,它是由有情自心所造的善恶业所感的。其次,从支分上要看到,造什么样的不善业,就会出现对应的苦果,造什么样的善业,就会出现对应的乐果。整个世间万有都是由这一条业果定律支配的。这样对毫无欺诳的业果定律得到定解,就是内佛弟子的正见。由于起了这样的定解,就会励力地断恶修善,由此发生世出世间的一切白法,因此赞叹是白法的根本。

 

 

思维心中的法道

 

1、什么是业决定之理?为什么赞叹它是一切白法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