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思别业果

《菩提道次第广论修心法(六)》 ︱ 宗喀巴大师 造丨 益西彭措堪布 讲授 ︱

第二,分别思惟分二:

一、显十业道而为上首 

二、抉择业果

 

今初

 

如是了知苦乐因果各各决定,及业增大,未作不会,作已无失,彼当先于,何等业果所有道理,发起定解而取舍耶?

 

已经明白了苦乐因果各各决定,也就是苦由不善生,乐由善生,而且由不同的善不善业发生不同的种种苦乐果报,一一都是决定的,以及业增长广大,未作业不会遇果,作了业就不失坏等等,这是总的业果道理。那么首先对于哪些方面业果的道理发起定解而取舍呢?因为业果有无量无数,非常庞大,首先应该对哪些业果的道理发起定解而实行取舍之道呢?我们要有一个有效的趣入门径,也就是要以十业道为首要的趣入点。

 

总能转趣妙行恶行,三门决定。三门一切善不善行,虽十业道不能尽摄,然诸粗显善不善法、罪恶根本诸极大者,世尊摄其扼要而说十黑业道。若断此等,则诸极大义利扼要亦摄为十,见此故说十白业道。

 

总的来说,转趣于善行、恶行都是由三门决定,不是依靠其他的法,因此造业的门径决定为身口意三者。

从身口意三门发起的一切善与不善的业行,虽然以十业道不能完全摄尽,但是那些粗大的、显著的善不善业,成为罪恶的根本、诸极大的,世尊归摄扼要宣说了十黑业道。断除这十种极大的罪恶、发生极大义利的扼要也摄为十种,见到此理,所以宣说了十白业道。意思就是说,特别显著的善业、不善业的扼要都摄在十业道里。

所以,我们一开始就要掌握十业道黑白两分里,业的差别、果的差别、业果的关系,这样我们就把握到了断罪恶、摄义利的关要,这就是我们首先要趣入的方面。

也就是说了解了总的业果之理,也发生了一定要取舍善恶的心,那么哪里才是有效的趣入门径呢?对初学者来说,最好的方法是先学十业道,在这上面学会取舍就把握住了断除罪恶、摄取义利的扼要。

 

《俱舍论》云:“摄其中粗显,善不善如应,说为十业道。”

 

《俱舍论》中说:归摄一切业中粗大、显著部分的善不善业,如其所应,说是十业道。

 

《分辨阿笈摩》亦云:“应护诸言善护意,身不应作诸不善,如是善净三业道,当得大仙所说道。”

 

在《分辨阿笈摩》中也说到:应当善护自己的语言,善护自己的心念,身体不应作诸不善业,这样善自清净了三业道,就会得到大仙所说的道。

意思是说善为清净身口意的业行,就会得到佛法的正道。

 

由善了知十黑业道,及诸果已,于其等起亦当防护,使其三门全无彼杂。

 

在好好地认识了十黑业道及其所发生的各种果报以后,我们就明确了,原来由十黑业道会发生这么多过患,无论是异熟的根身器界,等流上的行为习性,以及所领受到的方方面面的报应,增上果都是这么不利,充满了险恶、苦患。自己就想到:我一定要防微杜渐,在等起上面严密地防护。

所谓“大风起于秋毫之末”,就是从毫末微微的颤动逐渐地增长广大,会发展出席卷整个大陆的台风。因此,最要防护的就是最初那一念的妄动,这个就是等起。由于这一念妄动以后,它会发出业流,而且感召非常大的果报,因此智者都知道防微杜渐,也就是在最开始的发起端就要防护住。

譬如前面来了一个美女,这时就想不停的看,这个叫贪的等起,当这个心一生起来,逐渐地就会发展了。现代人成家都是由于男女相爱,而相爱无非是从看到的第一念开始,之后源源不断的事就出来了。世间所有的斗争也是从最初的一念起来的。所有名利的追逐、财富的追逐,乃至于很多人要造房子,也是因为起一个念头,好比起了一丝微风,这一念心风没控制住,这就是等起,然后就发展出行为。这根本就是一个妄想,譬如我们想,我要在这里建一个大房子,房子外边再建个大花园,大花园里又怎么设计、美化。这个妄想如果没控制住,就要忙三个月、四个月,今年忙,明年还要忙,一直忙。如果这个妄想再大一点,想要建五层楼,他可能就要忙上十年。

就像这样,人们被一个等起骗了以后,就说我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这就是业的开端。譬如你一想到“我要去踢球”,这就是一个等起,这个一发起来,就拿着足球往操场里跑,其他的都不管了,一踢就是半天。我们看看,是不是这个道理呢?知道一切业的发作都是因为心里起了一个念头“我想要干什么”,以这个思心所驱使,马上就发生行动。因此要制止这个妄心的奔驰,最开始踩油门的那个地方一定要防护,不然开关一拧、油门一踩就飙出去了,一路狂奔下去,那就不知道飙出多远了。

要懂这里比喻的意思,过去都说心是“心猿意马”,现在就把它比喻成宝马、奔驰,心里的那个业道比喻你在哪一条路上穿梭,等起表示你踩油门,没防住它就往惊险处去了,那就叫翻车、坠崖。因此要注意你的每一念是怎么踩油门的,你的等起是怎么发动的,以及在往哪个方向走。

前面已经说了,十黑业道和它的业果,是我们首先要了解的最粗的内心缘起,或者说内心的道路。这个是特别紧要的,我们天天开着这个分别心的奔驰车到处走,作为司机,如果没掌握行使的方向,不观察前方是安全道还是险恶道,那就很危险。我们在开车的时候首先要明辨哪些是险恶之道,因为在这个轮回里处处都是死路、险路、坠崖的路、撞车的路,必须得一一分辨。分辨好了,再开车的时候,选好的路走,小心不要开到黑手党的屠杀区,不要开到悬崖边上,也不要开到死路、绝路里去。

懂了缘起,他会明辨交通规则,他是理智的,知道有什么样的道路,怎么往那条路上走,走的结果是什么。知道那是死路、险路就不能走,应该在最开端的等起上就要截断。哪些是好路,它能走向美好的花园、它会走向欢喜园、快乐地、大乐洲,走到黄金王国,走到帝释天堂。看到这些路标以后,就踩下油门往那儿走。只要等起调整好,业道按这样走,必然就到达人天善趣。因此所谓的学习十善业道,完全是要去观察我们内心的种种道路,好的道路叫善趣,坏的道路叫恶趣。应该这样懂得这里的意思。

大的原则清楚了以后,那我们就开始认识到心上的确是有缘起、有路的,那当然要有取舍。一个司机驾驶的时候如果没取舍那就跟猛兽在大街上狂奔一样,是要闯祸的。如果一个司机说“我不要交通规则,我要随便开”,这就等于说在世俗谛里不要取舍,这是最狂妄、最可怕的事。所以“豁达空,拨因果,莽莽荡荡招殃祸”,豁达空是什么?就是这个司机说:没什么道路,没什么交通规则,也没有惩罚,管它三七二十一,开着车随便走。这样做就成了马路杀手,这边撞倒了电话亭,那边又撞碎玻璃门,又从人群中冲过去,这样莽莽荡荡的结果就是马上被警察缉拿,严重的甚至被当场击毙。

所以我们要做一个非常优秀的司机,要有理智,要遵守世俗的缘起规则。表现在外,就是有一个完全遵循缘起律的理智行为,一种努力,一种要求。它会使得我每一次开车的时候都要先看好道路,开车行为也不杂染往恶趣里走的事情,这就叫做取舍因果。

这样就不能学现代派。现代派是指什么?认为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因果,我们就该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不就等于开着奔驰横冲直撞吗?这是完全没有理智的。为什么没理智呢?就是由于他被业果愚深深地蒙蔽了自心,完全被业果愚的黑暗所覆盖。比如我们在沉沉的黑夜中开车,什么也看不到,城市的道路也不在面前显现,泥潭、绿洲等也都看不到,这时开车就是到处乱撞,这个叫自由派。忽然之间天光大亮了,破除了业果愚,整个大地一片昭然明了,你可以看到道路纵横交错,有各种取向、果地等等。当人一旦明了有道、有因、有果,对此胜解以后,他就发生了一个要作取舍的心。而且当对缘起的辨认已经非常精微、了了分明的时候,他的取舍也变得格外地精细了。这个时候他就可以守戒了,会自发地遵守戒律。戒律就是交通规则,你知道只有这样做才能保护自己,对自己有好处。如果违越了这个制限乱来,就要受惩罚,会掉到坑里去,会撞墙、翻车等等。

世上一切的法全是按照缘起律来的,所以一切处都有取舍,下至一个念头、一句话都有它的道和果,这叫做业道。因此要严密到它的等起,下至于一念、一行、一语都要取舍。到此为止,这个人是非常严谨的,一改过去自由放荡派的作风。这才知道,为什么佛教要受持律仪呢?因为一切的身口意都要住在安乐之道里。这实际是在保护自己,是走安乐之道,不是束缚,不是压抑人性、绑手绑脚,不是这个意思。

 

习近十种善业道者,即是成办一切三乘及其士夫二种义利所有根本,不容缺少。故佛由其众多门中数数称赞。

 

“习近”就是不断地串习,每一天依止、不离开,叫做习近。

不断地修习十种善业道,就是成办一切三乘和士夫暂时究竟两种义利的根本,不容缺少。也就是说有了十善业道,就有了成办三乘、二种义利的依处,如果没有行十善业道,那就没有了成办这些义利的依处,绝不可能出生。所以,佛从各种的门径里数数地称赞十善业道是五乘的共基。

 

《海龙王请问经》云:“诸善法者,是诸人天众生圆满根本依处,声闻独觉菩提根本依处,无上正等菩提根本依处。何等名为根本依处?谓十善业。”

 

《海龙王请问经》里说:善法是人天众生得到人天圆满的根本依处,是得到声闻、独觉二种菩提的根本依处,是得到无上正等菩提的根本依处。总而言之,一切世间、出世间的美好果报全部都是建立在善的基础上,只有依靠善才能成办,不可能依靠不善而成办。所以学佛首先就是要改恶修善。如果你把恶改成了善,你就有了学佛的基础,在这个上面可以升华为天,可以升华为罗汉、升华为菩萨、升华为佛。如果你的心没有这样的改变,那就绝不可能凭空获得这些果位。恶人根本不可能获得修法的成就,因为恶是往下的势力,不可能往上建立的,这个道理要认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