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思已进止道理

《菩提道次第广论修心法(六)》 ︱ 宗喀巴大师 造丨 益西彭措堪布 讲授 ︱

第三,思已进止道理中分二:

一、总示 

二、特以四力净修道理

 

在思维总业果和别业果以后就要了解如何进止的道理,也就是在思惟后转入实修。思惟是要了解总业果和别业果的各分道理、业和果之间的对应关系、如何由善生乐、如何由不善感果,方方面面都了解以后,就开始放在自心上作实修。

“进止”二字的意思是说,在积极的方面要进取,在消极的方面要遮止。也就是在白业果上要修“进”字,在黑业果上要修“止”字,这又包括总的指示和特别以四力净修的道理。

首先总的指示有八大内容:一是昼夜都要恒时观修业果的道理;二是观修业果唯一必须要按照佛语来获得决定;三是要知道从空性显现业果的道理;四是说不思惟业果、只停留在知识层面的了解没有利益;五是指要返观自心认识过失;第六要在思惟以后遮止恶行;第七就是要知道什么该止,什么该做;第八是引用古德的教授说明修习业果的合理性。

总的这八段内容是在业果实修上的指示。

 

今初(总示)

如《入行论》云:“苦从不善生,如何定脱此?我昼夜恒时,理应思惟此。”

 

这是寂天菩萨按照《涅槃经》、《正法念住经》等经论的内容摄集成指导实修的一个偈颂。就是要一直放在自心上昼夜不懈地观察:苦既然是从不善出生的,那么我怎么能脱离这个苦呢?那当然是要脱离苦因,所以我应当昼夜恒时思惟,怎么才能够从恶业中解脱,这样做是很合理的。就像吃了毒药,毒素在身体里蔓延,我一定会受很大的痛苦,所以我必须要解决这个切身的问题。同样,我心中如果有恶业,那决定会出现恶趣的大苦,所以我现在最关键的是要在心中断除恶业,昼夜恒时都要思维,我怎么能从恶业中解脱。

智者了达了因果以后,他很明白要想不受苦果就必须遮止苦因,所以他会在因上下手。因上如果去掉了苦因,绝不会有苦果,如果不在因上去纠正、断除,那未来极大的苦患是不可避免的,这就是总的指示。

 

又云:“能仁说胜解,一切善品本,又此之根本,恒修异熟果。”

 

接着寂天菩萨又讲到,怎么能真正在自心上出离恶业、趣入善法呢?必须要有胜解。因为能仁说一切善法的根本,就是对善法的胜解。如果对善法生起了胜解,就有心力去断恶修善,发起一切善品。如果没有胜解,由于观念的力量没达到,自心就不会去励力地行持。所以胜解它是万法的根本,一切善的根本,也就是在修善上对于善起了胜解,他就有了信心,有了欲,然后会发起精进心。如果没有胜解就没有欲,也就不可能精进地去做,所以发起善法的根本是胜解。

要得到胜解就要恒时观修善恶业的异熟果,要修业果,不断地思惟业果,修习对业果的信解。这个信解加深到量就有了胜解,有了胜解这个心已经不会再被其它违品所转,他就一心地趣入正道的修轨里了。

 

谓既了知黑白业果,非惟了知即便止住,应数修习,以此是为极不现事,极难获得决定解故。

 

通过前面的学习基本已经了解了黑白业果,但不是了解就停住,而是应当数数地修习。光是了解是不够的,因为业果是极不现事,极难获得定解的缘故。

“极不现事”是说业果不是我们眼睛能看到的,它属于极隐密的事,不是现在你的眼耳鼻舌身五识的境前,也不是现在你的意识的境前。这个贯穿一切的业果律只有佛眼才能看到,它是极其隐密的,比空性更隐密。不要以为学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就已经通达了因果,这是极其困难的事,这就是宗大师强调要数数地修习的原因,否则确实是不生实效的。所以我们要在目前了知的 基础上,再加上几十倍、上百倍的量,这样才会有效果。否则它怎么会在心中起胜解呢?怎么会一直摄持着心在身口意的一切言行上依照正法来行呢?如果没有这样的力量,那怎么持戒?怎么在一切时处纠治颠倒心?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凡夫完全处在业果愚的状态,任性而为,行为的取舍都是跟随自己好恶,一贯如此,所以要意识到业果取舍在实际行持时十分艰难,必须要刻苦,否则难得实效。

总的来说,这是最切身的事,一切求解脱者要对业果生起胜解,毕竟自己是希求安乐不想痛苦。而要离苦得乐,它的根本因素就是对于业果生胜解。只有已经胜解一切乐从善生、一切苦从不善生,在自心上才能励力地断恶修善,否则就没有办法发起白净的道。但是你要想引起对业果的胜解,必须对它数数思惟。不可能坐在这里就出现这个胜解,它是极隐密的事,不经过数数思惟也是不可能得到的。比如农夫种田要数数地观察,商主入海也要对得失一再的衡量。同样,业果是决定一切利害的关键,任何一个地方都有业果,你要想得到利益就必须去行善,要想避免损害必须断恶。也因此,业果的取舍应该贯穿在一切身口意的行为上,任何时、任何处都要以业果的正见来摄持,这样才走上了缘起的正道,也因此这个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

那么你要修业果,由于它是极不现事,必须按照佛所说的来得到决定。佛是一切智人,他亲自见到了一切业因果报。如果你对佛语不起深忍信,那就毕竟无法对于业果律发起胜解,所以学业果的关键,就是依止佛所宣说的因果经典。

 

此复如《三摩地王经》云:“设月星处皆堕落,具山聚落地坏散,虚空界可变余相,然尊不说非谛语。”于如来语,应修深忍,若未于此获得真实决定信解,任于何法悉不能得胜者所爱决定信解。

 

这又像《三摩地王经》所说:天上的星星、月亮会坠落,具有山峦、聚落的地面会崩裂,虚空界可以变成其它的相,而世尊绝对不说非真实之语(意思是佛绝对不会说虚诳的话)。

佛经中一再说佛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这就说明世尊所说的都是谛实语,对于佛语应当修习深忍信。如果对佛所说的业果没有得到真实决定的信解,那无论你修什么法,都不可能得到佛所喜爱的决定解。

以上说到的修业果的方法,就是对佛语修深忍信。这里的理趣要这样理解:业果必须要依靠佛语引生信解、护持信解,因为业果是极隐密的事。就好像病人对于饮食、行动、医药等方面的取舍要完全依照医王的嘱咐,因为病理、病况是很隐密的事,病人自己没有办法了解,而医王是彻底了解的,所以要一心对于医王的叮嘱生深忍信,这个就是要依止佛语的道理。

再从反面来看,如果你对于佛所说的业果没有得到决定的信解,那么无论你修什么法,也都得不到真实的信解。因为一切都是在缘起上建立的,如果业果上得不到信解,那佛法里面更深、更广、更细的法类、修道的指示,你都没有办法趣入。所以,业果是一切白法的根本,也是一切内佛弟子必须具有的信解。

接着就要知道,从空性中显现业果的道理。

 

如有一类,说于空性已获决定,然于业果无决定信,不慎重者,是乃颠倒了解空性。解空性者,谓即见为缘起之义,是于业果发生定解为助伴故。

 

有一类人说自己对空性已经得了决定,但是对业果却没有决定的信心,做什么都不慎重,这就是颠倒理解空性的错乱之相。这就是一个极坏现相。没学空性以前,他还比较谨慎,学了以后反而更加放荡,这就说明他已经学出偏差了。假使真正了达了空性,也就是一切法无自性,你就会知道以诸法无自性故,依各自的因缘能现起各种果,这就是缘起。如果因缘有自性,它无法生果,正是由于它无自性故,毫厘不爽地会出现果报。因此真正解了空性、见到缘起义的人,修空会让你更加深信业果。如果修空不信因果,那就是大颠倒的相。

 

即彼经云:“一切诸法如水月,等于幻泡阳焰电,虽诸死已往他世,有情意生不可得。然作诸业终不失,如其黑白成熟果,如此理趣门贤妙,微细难见佛行境。”

 

《三摩地王经》里说:一切诸法都是像水月、幻事、水泡、阳焰、电影一般现而无自性(也就是无我的意思)。譬如水月看似有,寻找的时候不可得,所以叫做现而无有。其它的幻事也是,念咒加持木块就出现了大象、骏马等,但寻找的时候什么没有,所以这也是无我的、空的。其它的阳焰、水泡、电影也是这样,你去寻找什么也得不到,这就说明诸法无我。

虽然死了以后趣往他世,但去寻找有情的实体是得不到的,然而他先前所造的业终究不失亡,就按照黑白业怎么造作的来成熟相应的果报。这就是以空故名言上因缘和合历历不爽地会现前果报,连一丝毫的错乱也没有,造什么样的业,就出什么样的果,这个就叫做性空缘起。由于遍解一切法都是无我,也就遍解了一切法因缘聚合都有无欺的缘起。

这样空性与缘起互助不二的道理非常贤妙,不落断常两边,它既不是断灭也不是恒常。总而言之,一切世俗万法都是无自性的缘故,因缘缘起毫厘不爽。像这样只有佛能够周遍照见一切万法的缘起,因为佛远离了一切障碍。所以说性空缘起是很微细难见的,唯一是佛智慧现量的行境。

 

是故应于缘起二业及诸因果发生定解,一切昼夜观察三门,断截恶趣。若不先善因果差别,纵少知法,然将三门放逸转者,惟是开启诸恶趣门。

 

所以先要对缘起黑白两业以及各种因果的规则发生定解,而且这个定解加深到具有力量的时候,就能摄持心在一切处按照所定解的义来实行,由此就在一切昼夜都观察三门。也就是只要我们有这个心识在,就会有业果,业果就是在自己的身口意三门里出来的,所以要昼夜地在三门上观察。为断恶趣故要断恶趣因,也就是要断掉身口意的恶业。如果首先对因果的差别没有很好地了解,纵然稍微知道一点法,尤其是听了一点高法以后,就更容易发生问题。虽然你有一点知识上的了解,但是自己的三门却没有遵循取舍之道来做,日常在境缘里三门不断地放逸而转。凡夫的劣性很大,一遇到境界的时候,多数都是起恶趣的因,因此说唯一开启诸恶趣门。

我们平常就能看到,就是从这身口意的三个门不断地出各种恶业,如果不明业果,不知道这就是恶趣的因,还颠倒妄为,自以为是,再加上由于现在这个时代的原因,熏了各种断灭见、个人主义、享乐论、无过患论、随心所欲论,心就自然随着贪嗔痴的邪见转。实际上我们一整套行为逻辑都是由观念指使的,这个观念的根本就是业果愚,再加上很大的我执,再受到现代邪见的污染,就以为这上面有乐、有意义。然后这样去求取,或者认为完全可以根据我的喜好来做,这个过程里有非常多的邪见。所以首先要了解因果差别,破掉业果愚,生了定解以后,才能发现自己观念上的错误。譬如说,以前以为我身体做什么、口里说什么、心里想什么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要听从内心欲望的声音,没有人教给我们业果取舍的道理。当业果的正见没有深植在心里的时候,唯一是随着习性而转,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这多数是在开启恶趣的大门。

 

《海问经》云:“龙王,诸菩萨由一种法,能断生诸险恶恶趣,颠倒堕落。一法云何?谓于诸善法观察思择,作如是念‘我今若何度诸昼夜’。”

 

所以,世尊在《海龙王请问经》里面对龙王告诫说:菩萨有一个法,能够断掉生各种险恶恶趣,而不至于颠倒堕落。要知道恶趣就是从我们的心里发生的,要断掉恶趣就要在心上断恶,能够严密地取舍因果,励力地防范,乃至于身口意三门,下至于细微的等起都能止恶,这样就真正地断掉了恶趣。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外在的断恶趣之处。所谓的颠倒堕落,最初的情形就是我们的业果愚,它是胡乱而为,就像开车一样,本来明明告诉你一定要按照这个规则来做,但是由于自己的任性,不服从规则,以一种很颠倒的习气,硬要违背正道来干,这样就导致颠倒堕落。

现在只有一个法能够让你从恶趣里面出来,什么法呢?就是对于善法观察思择。心里一直想:我要怎么来度过昼夜?一直要考虑,我这一天要怎么度过,行为应该怎么做?这样就是开始有了业果的思惟。这个思惟是结合在自心上,就是如何进止的思惟,我该怎么进止?什么样的行为该做,什么不该做,我怎么来掌控自己的心,怎么好好地度过这一昼一夜?意思是从早上一睁开眼睛,一直到晚上闭上眼睛,整个白天和黑夜里都要想,我这一念一行应该怎么做?只有在每一念上截断恶业,下至于等起都要遮掉,不让这个心的车子往恶趣上走,才能截断恶趣的果报。不但醒觉位是这样,甚至延伸到梦里面,也就是在任何境界当中都不能造恶业。只有自己的心已经发起了这样励力断恶的欲,之后严密地在自己的身心上去观察、去抉择、去决定,我们才能养成取舍业果的性格,之后你才堪能持戒,才能成为真正的行法者。没有达到这个量之前,纵然你少许了知一点法,但是实际上你的内核不是业果正见的系统,没有把持力,所以就会发现自己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其实身口意三门不断地缘着境界放逸而转,从这里面出生各种的贪嗔邪见,以及以它支配的各种行为,像这些都是颠倒的,往恶趣里走的。

所以,内心业流的泛滥多么可怕!它有各种支分的相,比如自由主义、享乐主义、断灭主义、任性主义或者叛逆主义,这都是基于一种业果愚的邪见。而这种习气力量是无始以来在无数劫里熏成的习性,所以真正要扭转过来谈何容易!必须努力地在业果上数数思惟。首先要取得胜解,要让观念越来越深,越来越强,最终替代掉心里的业果愚,这时才有了一个彻底的改变。在这个方面必须要励力精进。

 

思维心中的法道

 

1、 思维八种异熟功德的殊胜效用,再观察以什么因缘才能得到这些功德呢?修持这八种异熟因时,能感得最殊胜异熟果的三种缘是什么?请一一思维这些因缘具体的行相,并且在实际行持的时候主动修集这些因缘。

2、 思维我们为什么要昼夜恒时观修业果?

3、 思维观修业果唯一、必须 要按照佛语来获得决定的道理。

4、 “从空性显现业果”是什么意思?结合教理思维其中的道理。